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十三章 瓶中物(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大爷大妈咱们挤一挤,挤一挤了啊,都上车,上啊……唉我去都这时候大妈您就别挑三拣四了,来来来年轻人和老爷子都坐后排……对!就是最后一排!坐不下就腿上坐两个,老爷子坐你们腿上……大妈您坐前头行了吧?……哎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一辆七座商务车前,三角眼像个导游似的,一番协调后,终于将11个人塞进了车,自己则上了驾驶位置。

    待商务车出了小区后门,警方的一辆越野车悄悄跟了上去。

    闫思弦问道:“就让他们走?”

    商务车刚走,吴端顾不上回答闫思弦的问题,毫不犹豫地回头,又进了四号楼2单元,与此同时他开始安排余下5名刑警的工作。

    吴端通过蓝牙耳机道:“我简要说一下屋里的情况,至少两名歹徒,是否有受害人,不确定,受害人是不是我们要找的记者,不确定。

    但这里疑似抬出去过死人,如果屋里还有被扣下的受害者,就危险了。

    所以,既然大爷大妈已经被转移,我们立即行动,先把屋里的歹徒拿下。

    所有人跟我一起进屋,尽量不鸣枪,不引起周围住户注意,大家务必注意安全。”

    说完,吴端率先上楼。

    附近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小轿车上,下来五名便衣刑警,快速进了楼道,踮着脚步上了三楼。

    五人上来时,吴端已经在目标住户的门锁上撬了几下。

    只听啪嗒一声,门锁开了。

    吴端第一个冲进屋,一进屋,他便听到那关着的卧室门里传来了一种声音。

    他从未听过这种声音,仿佛是一个人压抑的哭,又仿佛一个被鱼刺卡住嗓子的人,咳到嗓子都嘶哑了,也没能把鱼刺弄出来。

    那是一种一入耳就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吴端飞起一脚,只将卧室门踹出了一声闷响,却并未将其踹开。

    下一秒,闫思弦补上第二脚,这次又准又狠,门嘭地一声开了。

    闫思弦厉声道:“警察!都不许动!”

    这时,刑警们才看清了屋里的情况。

    总共三个人,两名歹徒,以及刑警们的解救目标刘建伟。

    刘建伟的情况可以说非常糟糕。

    有什么东西勒在他脖子上,他的脸已经呈绛紫色,眼珠凸起,嘴巴大张着。

    刑警们从门外听到的声音,便是他嘴里发出来的。

    也正因为有这声音,刑警们才能确定他还活着。

    他的身后,一名歹徒——正是卧室男——正用力地向两边扯勒在刘建伟脖子上的东西,使那东西矫得更紧。

    吴端终于看清,那是一截极细的铁丝。

    “你——”

    客厅男看到闫思弦,张口就要叫,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闫思弦一步上前,一记直拳,直捣在他下巴上,将他的声音打了回去,紧接着,闫思弦跟客厅男扭打在了一起。

    吴端则扑向了卧室男。

    卧室男这才想起撒手。

    他一撒手,刘建伟立即歪倒在地,没了动静。立即有刑警在他身旁蹲下,帮他取下脖子上的铁丝。

    卧室男后撤一步,躲过吴端的锁喉,反手向腰后一摸,手中登时多了一把锃亮的弹簧刀。

    唰——

    吴端只看到刀光一闪。

    他凭借本能向后躲了一步,佝胸,缩肚皮,险险躲过一刀。

    “小心!”

    躲避的同时,吴端不忘提醒同伴。

    立即有刑警拔了枪,对准卧室男。

    “刀放下!不然开枪了!”

    卧室男竟是充耳不闻,挥了几下刀逼退刑警,转身竟要跳窗逃跑。

    三楼。

    大概率他会摔伤、扭伤,丧失继续逃跑的能力,小概率摔死或者轻微伤,不影响继续逃跑。

    但凡还存有些许理智,便不会选这条路。

    吴端见过选这条路的罪犯,他们大多穷凶恶极,身上背着命案,深知自己一旦落网必死无疑。

    见对方这副架势,吴端便有了考量。

    他在心里暗暗地短促地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来晚了,苏明就是这人杀死的吧。

    闫思弦已在同事的帮助下制服了客厅男,似乎也吃了一拳,吴端听他低声骂了一句,却不敢分神看他。

    跳楼的卧室男这边,吴端并未上前劝阻,只看着他往下跳。

    在他撒手一跃而出的瞬间,吴端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

    与此同时,两名刑警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的上半身拖进了屋。

    弹簧刀脱手,掉在楼下草坪上。

    卧室男还在挣扎,但只剩下蹬腿的份儿,毫无气势,在被刑警们戴上手铐并完全拖回屋后,他知道大势已去,终于趴在地上不动了。

    抓捕来得快,去得也快,总共还不到一分钟。

    短暂的休克后,刘建伟也醒了。

    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他情绪十分激动,硬扯着哑得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嗓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直到闫思弦和吴端将他送到医院,打了一针安定,他才终于安静下来,可以做各项检查了。

    医院里,闫思弦忙前忙后,吴端则不断通过蓝牙耳机和各组人马联络,跟进着大家的进展。

    “笑笑,我给你那两个车牌号,一辆红色马自达,一辆商务车,查到什么没?……嗯,你说,我听着呢……商务车车主梁世靖,名下有一家老年健康管理公司……你查账了?是空壳公司?那这个梁世靖可能是传销团伙头目啊,至少也是个小头头……

    好我明白了,有他地址吗?不止一处房产?三处?没事你把三处地址都发我,还有梁世靖的资料、照片……这资料给钱允亮也发一份……务必盯住梁世靖,他要是有买火车票飞机票之类的出逃迹象……嗯嗯嗯,先这样,咱们保持联络……”

    ……

    “钱允亮!现在!立刻!把你的人分三路,去找一个人……叫梁世靖,笑笑已经把资料发你了吧?他在本市的三套房产,这三个地方要是找不到人,就查他可能落脚的地方,总之,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不,不抓,先盯住……”

    ……

    “小赖,怎么了?……红色马自达停郊区了?后备箱里编织袋拿出来了?干什么呢?挖坑?看清楚了吗?确定是埋尸?……不不不,别轻举妄动,让他们埋……等下这样,你那儿不是有两组人吗?一组继续跟踪,留一组挖坑,甭管埋的什么,统统挖出来带市局去……现在不行,等时机成熟了,咱们统一收网……”

    ……

    “两个歹徒交代了吗?……没杀人的那个交代了?行,有一个愿意配合就行……就一点,你们注意,万一有同伙给他俩打电话,让愿意配合的接一下,他俩被捕的事不能暴露,要抓团伙头目……

    让网监科的盯一下,咱们今天行动还是弄出点动静,我怕有好事的邻居在网上乱发消息……现场也留人看一下,万一有同伙回去……总之绝对不能走漏风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