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十章 瓶中物(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跟小王联络后,吴端才知道自己对传销的了解是多么片面,对反传销组织,他更是今天才刚刚开始接触。

    这个名为红心联盟的反传销组织,是由一个母亲不幸被骗进传销洗脑的年轻人组织的,一开始只是开了个博客,写一些辨识、远离传销组织的文章,后来越来越多有相同经历的网友联络博主,请教解救和反洗脑的办法。

    博主干脆开了个qq群,把大家都拉进去,集思广益,也的确想出了一套办法。

    再后来,随着前些年传销组织在国内遍地开花,受害人呈几何倍增趋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红心联盟,一个qq群变成两个、三个……直至按照位置分为华中、华南、华东、华西、华北五个群。

    后来又细分到省份,变成几十个群。

    联盟成员足有2万余人。

    吴端联系的小王,就是一方群主。

    对警方的联络,小王并不意外,据他说,这已经不是红心联盟第一次协助警方破案了。

    吴端问道:“你们有家人被骗进传销组织,为啥不报警呢?”

    “警察不管。”小王直接道。

    这就让吴端不服气了,也太抹黑警察了吧。

    小王又解释道:“也不是警察不管,主要你们老想着干大事儿,抓传销团伙头目什么的,又是顺藤摸瓜,又是固定证据,一个案子办下来,小半年都过去了……我们受害小老百姓,就想把自己家人救出来,哪儿等得了那么久。”

    这倒也是实话,吴端有点哑口无言,只好转移话题,问道:“那你们去解救家人,就不怕有危险吗?”

    “前几年不好弄啊,北派传销很强硬的,动手那是家常便饭,我们就多组织点人呗,有时候直接租辆中巴,十几个壮汉一块过去,人往那儿一杵,总还有点气势,实在不行就报警呗。

    这几年好点了,都是南派传销的,那帮人讲究和气生财,你去接人,他就放人,可人已经被他洗脑了啊,有的就算接回家,还偷偷往传销组织跑呢,有个大爷,我们去接了三回了,愣是跑了三回,最后那传销上线都跟我们说,让我们别去接了,接也是白接,你说气人不气人……”

    吴端只觉得十分悲哀,法制建设逐步完善的今天,竟还有这样的奇闻。

    小王又道:“我看墨城的传销团伙还挺明目张胆的,不信你上工人广场看去,就那椭圆雕塑附近,赶上天儿好的时候,你去看了就知道,一队一队的人,看着跟老年旅行团似的,其实都是搞传销的,还有讲师专门讲解呢。”

    吴端记下工人广场、老年旅游团两个关键词,赶紧问正事:“我这儿有一个传销组织上线的联系方式,你能不能帮忙问问,看着这个组织所在的窝点在哪儿。”

    “发来吧,这就帮你问。”

    吴端赶忙将刘建伟笔记本上赵哥的联系方式发过去。

    不多时,小王通过qq发来一张截图。

    只见在一个qq群里,有人响应道:“我妈当时就在这个赵哥手底下!知道他们的窝点!”

    吴端很兴奋,难不成案子就要取得突破性进展了?

    可是接下来却等不到小王的消息了,吴端打电话询问,对方只说正在交涉,让再等一会儿。

    直等了近一个小时,小王终于回了电话,并解释道:“那阿姨也是刚刚解救回来,反洗脑还没成功呢,贸然问地址怕阿姨不给,或者给个假的——你别看这些叔叔阿姨,贼精贼精的——我们就编了个瞎话,说她以前待的那个传销窝点被警察连锅端了。

    阿姨不信,我们就试探她:’不就是荣和小区里那个窝点吗?’

    阿姨就上当了,跟我们说他们待的地方根本不是融合小区,是凤凰城小区……”

    “凤凰城小区!”吴端对闫思弦道。

    闫思弦点点头。

    小王继续道:“4号楼——我们就问出来这些,具体的几楼几户阿姨就不说了。”

    “多谢多谢!”能将目标缩小在一栋楼内,吴端已经非常满足。

    挂电话时,闫思弦已经拿起车钥匙向外走了,吴端则一边快步跟上,一边拨通了两名刑警组长的电话,让他们带人去凤凰城小区支援。

    车启动后,副驾驶位置上的闫思弦突然道:“你说人可真有意思,洗脑,反洗脑,好像脑子跟硬盘似的,下错东西,一个格式化全搞定。”

    吴端看了他一眼,问道:“要是真能格式化,你有没有要删掉的记忆?”

    闫思弦毫不犹豫,直接摇头,“没有。”

    “一点都没有?”

    闫思弦道:“像爸爸这种绝不回头看爆炸的铁血真汉子,事情做了就是做了,过了就是过了,从不后悔。”

    他又问吴端道:“你呢?要是让你格式化,你删哪段记忆?”

    “那可太多了……”

    “比如?”

    “比如……小时候和隔壁狗蛋一起偷看村里张寡妇洗澡……妈呀那画面,不敢想不敢想……”

    闫思弦:“噗——”

    说着闲话,两人很快到了凤凰城小区,进小区直奔物业。

    “4号楼的住户信息。”吴端亮出警官证,对物业工作人员道。

    物业不敢怠慢,赶紧拿出一个大本子。

    吴端一边翻一边问道:“有没有那一户行为比较反常,比方说,老是纠集一帮子人混住。”

    晚上值班的物业工作人员是个小年轻,看起来刚刚参加工作,吴端进屋时他正打游戏呢,显然并不清楚业主的情况,出了给吴端找出一个住户信息登记本,其余的再问什么都只摇头。

    吴端只好拿上本子出了门,两人上了跟4号楼直对的5号楼,通过望远镜从楼梯间的窗户向4号楼望去。

    吴端对拿着望远镜的闫思弦道:“你行不行啊?”

    “两只眼睛都是5.0,你说行不行?”闫思弦道。

    “那你看,我来记录。”

    “一单元一楼左,三口之家,孩子应该是个初中生,正写作业呢,排除吧。”闫思弦道。

    “嗯。”

    “一单元一楼右,黑灯,没人,待定吧……”

    ……

    观察了近20分钟,一个单元的都观察完了,并未发现可疑住户。

    就在两人准备换一个单元楼道继续观察时,却见4号楼2单元出来三个男人。

    一老两少,一起抬着一个大编织袋。

    编织袋里的东西看样子很沉,三个人抬得很费劲。

    见闫思弦拿着望远镜愣在那儿不动了,吴端问道:“那三个人有问题?”

    “是他们太的东西有问题,”闫思弦将望远镜递给吴端:“你看看,他们抬的编织袋里,像不像装了个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