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十六章 瓶中物(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没等唐浩凡的答案。

    因为耳麦里传来了闫思弦的声音。

    “有一种人,生理上虽然成年了,却没学会像成年人那样解决问题。步入婚姻生活后,他们很快发现和恋爱时不一样,没法适应,于是迅速开始另一段感情,一弥补心理上的缺失。

    至于会不会伤害别人,是否符合伦理道德,成年巨婴们才不会考虑。”

    “按你的总结,这种人酿成的悲剧还不少。”吴端道。

    闫思弦:“可不是,有一份调查报告,不知道你看过没。”

    “什么?”

    “25年前,全国破获的凶杀案里,为财害命的占7成,为情为仇害命的,占3成。

    到现在,数据颠倒过来了。

    经济条件好了,人真的开始思考上层建筑的事儿,这么说吧,近年来,婚外情已经挤进了作案动机前三甲。”

    吴端虽没看过什么报告,但办的案子多了,心里也有数,知道那报告上的数字是靠谱的。

    闫思弦看看表,“按时下班一次不容易,今天都早点回去,睡个好觉。”

    市局,地下车库。

    自从闫思弦的手受伤,吴端便成了他的司机,早上接晚上送。这天吴端却没上闫思弦的车,而是走向了市局的一辆警用巡逻车。

    “你干嘛去?”闫思弦问道。

    “你不是能开车了吗,自己回吧。”

    “那你就公车私用?不怕被人揪小辫子?”

    吴端只好解释道:“我今天看新闻,油价要涨了。”

    “所以呢?”

    “去加一箱油。”

    闫思弦表示无话可说,“你也太……会过了吧?市局的钱你也省?”

    “市局的钱就不是钱了?市安是我家,爱护靠大家。”吴端回答得理直气壮。

    闫思弦:妈呀你真高大,我的灵魂被你涤荡,思想被你净化,市局不给你发个优秀员工奖都对不起你,好想给你鼓掌啪啪啪啪……

    吴端已钻进了警车,“走了,你自己开车小心。”

    吴端先去吃了个饭,然后排队加油,还好这是个周末,不存在大家下班后一窝蜂加油的情况,等待的时间不算太久,尚可接受。

    吴端开着车回家,在一处十字路口一边听着广播里的相声,一边等红灯。

    却突然有一名中年妇女从旁边的一辆现代上冲了下来。

    妇女一下车,便一个猛子扑到了吴端的警车引擎盖上,伸手抓着雨刮器,焦急地对车里的吴端大喊道:“警察同志救我!救我啊!绑架啦!”

    吴端吓了一跳,赶忙下车。

    此刻已变了绿灯,后面排队等红灯的车跃跃欲试,但碍于前头挡道的是辆警车,都没敢鸣笛。

    不能影响交通秩序。

    吴端赶忙下车,扶住那中年妇女,“阿姨快过来,太危险了。您别着急,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吴端说话时,旁边和他并排的一辆现代上也下来两个人。

    是两个年轻男人。

    一个年轻男人上来也扶住了中年妇女的手臂,“妈,您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妇女一把甩开他,直往吴端身后躲,“警察快救我,就是他俩,他俩绑架我!限制我人身自由!”

    年轻男人只好对吴端道:“警察同志,误会了,真是误会,她是我妈,您看看这是我们的证件,身份证,户口本……”

    说着,年轻男人真的从随身的双肩包里拿出了相关证件,并对吴端道:“我这就带我妈回家,就不麻烦您了。”

    另一名年轻男人也连连附和。

    “是啊,我们就是来接阿姨回家的,真不是绑架……阿姨,都是为了您好啊……”

    “我不用你们为我好,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中年妇女双手死死抓着吴端的胳膊,似乎抓着吴端她便能硬气起来,“你们赶紧走,等会儿警察该抓你们了,知道不?……”

    后面排起了长队,有车开始鸣笛。

    没办法,吴端占据了仅有的一个左转车道。

    吴端拍了拍中年妇女的手,“阿姨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先上我的车,咱们找个能停车的地方慢慢说。”

    中年妇女倒也知道自己影响了交通秩序,有些不好意思,见吴端并没有不管她的意思,便从善如流地上了吴端的车,坐上了副驾驶位置。

    吴端终于发动了车子,待过了十字路口,他便开口道:“阿姨怎么称呼?”

    “姓白。”

    “哦,白阿姨。”

    吴端通过后视镜看到,那辆现代就跟在警车后头。

    “那是您儿子吧?”吴端又问道。

    “不是!他们真要绑架我!”白阿姨这话说得信誓旦旦。

    “真是绑匪我就通知同事过来抓人了,先关几天再说……”

    吴端这么一说,白阿姨立即改口道:“不是不是……行吧,我承认,他就是我儿子……儿子也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说对吧?……”

    “他这是要带您上哪儿去啊?”

    “回京北。”

    “您家在京北?”

    “嗯。”

    “我看您这岁数……”谈论女人的年纪是不礼貌的,吴端道:“不好意思啊,我看您的岁数,应该已经退休了吧?”

    “退了。”

    “那怎么来墨城了?不在家跳跳广场舞养养老。”

    白阿姨撇撇嘴,“土死了,我才不跳。”

    吴端有点哭笑不得,老小孩,果然有道理。

    车拐了两道湾后,竟开到了闫思弦家小区附近。

    高档住宅区里路宽,马路旁边违章挺着几辆车,吴端干脆也将车停到了路边。

    后面的大众赶忙跟上。

    停好车,吴端招呼两个小伙子道:“你们也过来吧,上后座,说说情况。”

    两个年轻人赶忙照做。

    吴端同样问道:“怎么称呼?”

    白阿姨的儿子赶忙道:“我姓李,您叫我小李就行。”

    小李又介绍他身旁的人道:“他姓王。”

    姓王的小伙子也道:“您叫我小王就行,我是反传销组织的——我们是自发的组织,专门帮被洗脑的传销组织人员,进行反洗脑——这是我的名片。”

    出于礼节,吴端接过名片揣进口袋里。

    吴端大概明白了,这是一个儿子解救被传销组织洗脑的母亲的故事。

    民间纠纷。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