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五章 肉食动物(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已经拨通了电话,开始布置任务,调取杨湄杨韬姐弟俩亲朋好友的通话记录,必要时甚至可以去监视盯梢。

    待吴端将工作布置完,闫思弦依旧在揉脖子。

    “你没事吧?”吴端道:“也太娇贵了,以后哪儿敢叫你干盯梢的活儿。”

    闫思弦被疼痛折磨,连斗嘴的兴致都没了。

    “哎,我认识一个大夫,专治落枕,药到病除,正好下班,带你去。”

    闫思弦颇有些不信,“行不行啊?”

    这一下,便露出了有钱人惜命的一面,收获了吴端鄙夷的眼神。

    “你去不去吧?哪儿那么多事儿。”

    “行行行,你开车,去吧。”

    谁知,吴端竟将车开回了自己家。

    闫思弦:“你怕是个骗子吧?”

    吴端:“走啊,这就带你见大夫。”

    闫思弦只好跟着他下车回家。

    一进家门,却见到吴端的父母,吴道远先生和靳花花女士。

    吴端指着闫思弦,对靳花花女士道:“妈,他落枕了,你的祖传秘方给他用用?”

    靳花花女士刚握上闫思弦的手,想要开启以“小伙子多大了?有女朋友吗?想找个什么样的?”开头的长辈连击,发现闫思弦的确歪着头,便又撒了手往厨房跑。

    不多时,她便拿着一根擀面杖回到了客厅。

    她让闫思弦在沙发上坐好,又问清了具体哪儿疼,便在那疼的位置上来回擀了有四五十下。

    擀完了,她道:“怎么样?你活动活动。”

    闫思弦转转脖子,诚心实意道:“松快多了,不太疼了,谢谢阿姨。”

    倒是吴端没忍住,趁靳花花女士进厨房放擀面杖的时候,赶紧问道:“我还以为你受不了这土办法呢。”

    闫思弦笑笑,“虽然没试过,但见过,小时候我奶奶帮我爸擀过。”

    原来如此,吴端了然。

    闫思弦却道:“倒是你,一个单身汉,为什么家里有擀面杖这种东西?别跟我说你一个人还包饺子。”

    “还真包过饺子,我妈他们上次来的时候包的,下次再包饺子,你也来吃,今天嘛……”吴端往厨房看了一眼,想要侦查一下今晚吃什么。

    吴道远道:“今儿端午,你们都忙忘了吧?”

    吴端这才想起来,之前说好了让闫思弦端午到自己家吃饭,他是真忙忘了。

    赶得好不如赶得巧,两人倒是歪打正着了。

    闫思弦立马起身往厨房走,口中连连道:“阿姨我给你打下手,有什么我能干的尽管吩咐……麻烦什么,您哪儿的话,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来得匆忙,也没个准备,应该给叔叔阿姨带点什么的,真不好意思……阿姨这么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闫思弦这次倒是学聪明了,反客为主,轻而易举掌握了聊天的主动权,靳花花女士再也没机会提起“介绍对象”之类的话题,却也被闫思弦逗得十分开心。

    等到吃饭时,闫思弦已经深得靳花花女士的心,成为了长辈口中不知何时就会提起的“别人家的孩子”。

    吴端可就不那么好受了。

    “……你看看人家小闫,年少有为……人家比你小好几岁呢,人家不用急……你呢?快30岁的人了,让你早点打算,你要是早几年结婚,现在孩子都会跑了……趁我和你爸能跑能颠,还能帮你带带,再过几年你自己带吧……”

    期间,吴道远三次试图插话,被靳花花成功阻击,只得丢给儿子一个“爸真的尽力了,自求多福吧”的眼神。

    吴端似已习惯,油嘴滑舌地应付着。

    吃完饭,闫思弦便要告辞,靳花花女士又招呼吴端,把带来的玉米、熏肉等土特产装了满满一兜,让吴端给闫思弦拎下楼,送上车。

    两人出了门,闫思弦问道:“你那单身公寓,三个人怎么住?”

    “我回市局随便找个沙发睡呗,连带盯着点案子,有什么进展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反正也习惯加班了。”

    “你以前——我是说以前你父母来墨城看你的时候——你就在市局凑合?”

    吴端转向闫思弦,郑重道:“干嘛?这是要进入选秀节目的比惨环节了吗?别整这套,我没觉得惨,也不用你同情。

    再说,这不是马上就买房子了吗。”

    “呦,吴队内心这么敏感?我这还没说什么呢,”闫思弦道:“就是想跟你说,家住不下了你就上我那儿住去,又不是外人。”

    吴端没跟他客气,只道了一句“行”。

    如此一来,闫思弦开车,两人就要往他家去,吴端的手机却响起。

    是冯笑香。

    冯笑香先通报了寻找性侵案受害者的情况。

    “21个女孩里,除了3个报案的,通过人像识别技术,又找到了2个,还有1个,是通过身上的一处纹身找到的……现在总共找到了6个人,还有15个没找到。

    只有一张照片,一段视频,这工作恐怕是拉锯战。”

    “没关系,本来这块工作就有难度,是我那天太心急了,催得紧,慢慢来吧。”吴端道。

    “还有一件事,我查到杨湄杨韬姐弟俩的手机号码自前天下午就是失联状态。

    不过,失联之前杨湄曾给母亲打过一通电话。

    我就查了一下她父母的位置,发现两位老人竟然从老家自驾来墨城了,今天中午12点多刚过进墨城收费站,快2点的时候又出了出城收费站,往老家的方向走。

    算时间得话,应该还没出省。

    有两组刑警去追了,交警配合沿路设卡拦截,我这儿一直帮他们定位呢,不出意外得话,杨湄杨韬今晚就能归案。”

    听到这消息,闫思弦也顾不上回家补觉了,对着吴端的手机道了一声:“位置发来,我们也过去。”

    “行。”发了位置,冯笑香迟疑了一下,嘱咐道:“你俩疲劳驾驶,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上高速路,开了一会儿,夜幕降临,赶夜路其实挺枯燥,吴端便又掏出手机看起了小说。

    闫思弦问道:“还看的上次那本?”

    “没,那个看完了。哎,我问你,那种以非法的手段惩戒凶手的人,比如咱们查的疯子团伙,你知道书里管他们叫什么?”

    “什么?”

    “城市之光。”

    闫思弦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怎么?歧视农村人啊?”

    吴端:你这是什么奇怪的关注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