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三章 肉食动物(1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然而,那个谁都没见过的,只存在于警方推测中的人,始终毫无线索。

    吴端都快要生出心病了,又是一个查案的通宵,后半夜时,吴端有些扛着不住,胡乱找了间小会议室倒在沙发上想要眯会儿觉。

    刚一睡着,吴端做起了梦,一开始只是跟匪徒打斗,一番激烈枪战后,吴端险胜。然而就在他疲惫一转头的瞬间,一个小黑人——就是柯南动漫里用以指代凶手的小黑人——出现在了转角的屋后,只露出个脑袋,嘴角挂着招牌式冷笑,贼溜溜地盯着吴端。

    “草!”

    吴端大骂一声,瞬间惊醒。

    说实话,那个小黑人是吴端的童年阴影,梦到了并不稀奇,醒来就好。

    可偏偏这时候闫思弦路过,听到了小会议室里的动静,推门进来看了一眼。

    正看到吴端捂着裆——睡觉习惯,吴端一睡着,不自觉就成了捂裆派。

    “呃……”闫思弦平生少有地语塞,他的目光在吴端的脸和手之间逡巡了几个来回,“不好意思……呃……您继续。”

    嘭——

    闫思弦关了门,飞速离开。

    “哎哎哎……不是……我那个……”吴端语无伦次,惊慌失措地往起站。

    没站稳,摔地上了。

    好不容易同手同脚地爬起来,开了门,走廊上哪儿还有人。

    吴端估摸了一下,闫思弦此时应该是回办公室了,跟过去吗?这是个问题。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吴端一咬牙,进了办公室。

    闫思弦正眼睛不眨一下地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他身边是个图侦刑警。

    “吴队。”他没看吴端,只打了声招呼,看不出情绪。

    “忙着呢?”吴端道。

    “怎么了?”闫思弦依然不看他。

    吴端想了想,还是尽早把话说开吧,便对闫思弦招招手,“你来,我有事跟你说。”

    图侦的刑警对闫思弦道:“这视频我们反复看了几十遍,再看不出什么了。”

    “知道了,多谢。”

    图侦刑警一离开,闫思弦和吴端一同出了办公室。

    吴端来到走廊尽头的窗户边,吸了一口,想要尽量做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来,结果,一开口就破了功。

    “那个……刚刚……不是你想的那样?”

    “啊?”闫思弦十分诧异。

    “就是……我刚才就睡个觉,没别的。”

    “呃……”闫思弦更加不解,“我……应该觉得有别的吗?”

    吴端:“别装傻?”

    闫思弦:“哈?”

    闫思弦快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我刚才的意思是,你继续睡觉吧……你以为是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还是说……”

    闫思弦的目光再次在吴端脸上和裆口逡巡了几下,“不会吧?你真的在干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这可是市局……啧啧啧,吴队我敬你是条汉子,你就不怕赵局从天而降把你给吓那啥了……”

    吴端生无可恋地目视窗外,什么都不想说了。

    闫思弦终于绷不住了,噗地一下笑出声来,接着就是直笑到发不出声音,只有肩膀在不断抖动。

    “啊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哈……我错了……逗你的……”

    吴端:好想对他打一套军体拳。

    闫思弦直笑到眼角带泪,估摸着再笑下去吴端真要急了,才好不容易憋住,转移话题道:“哎,我跟你说……噗哈哈哈……咳咳……刚才图侦那边,有发现……噗……”

    吴端只想赶紧转移这个自己跳坑的话题,摆出一脸严肃,“什么发现?”

    “就是……噗哈哈哈……那什么……”

    吴端:“你有完没完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闫思弦快步跟着吴端回到办公室,将他拽到自己的电脑前。

    “哎哎哎,我错了,我再不笑了,行不?真有发现,你来看。”说话间,闫思弦又低头咳了两下,却真的止住了笑。

    “你看这儿……”

    只见他电脑上正在播放夜店前台处的监控,也是店里唯一的一处监控。

    夜店有一个门厅,进门先是门厅,门厅有负责存包和收银的前台,经过前台,再进一扇门,才真正进入喧嚣的环境。

    这处监控虽然拍不到夜店内,却也不会放过每一个进出夜店的人。

    闫思弦指着一个男人道:“你看这家伙,进去的时候是空手,对吧?”

    他指着的男人穿一件黑色卫衣,独自一人,进门并走过监控区域时,失踪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在发着什么消息,并无不妥。

    “嗯,空手的。”吴端确认道。

    “你再看这儿。”

    闫思弦将视频进度条向后拖了大约20分钟。

    “他又出来了,看到了吗?”

    “嗯。”

    “注意看他这个口袋。”闫思弦指着男子一侧的口袋。

    只见那男子依旧是低头看着手机,只不过这次从两只手拿手机,变成了右手拿手机,而他的左手插进了卫衣口袋。

    视频并不清晰,但能看出的是,男子虽然做出了随便将手插进口袋的姿势,却难以掩饰鼓鼓囊囊的口袋,他兜里似乎装了什么。

    “等会儿……等会儿……马上就来了,你看啊……就这里就这里!看见了吗?”

    虽然画面转瞬即逝,但好在有闫思弦这么个解说,吴端只看一遍,就发现了端倪。

    “那个反光!”他道。

    “没错!图侦那边对画面进行了清晰处理,是玻璃反光!你看出来了吗?这个人从酒吧带走了一样东西!而且是玻璃的!”

    “杯子!”吴端道:“鸡尾酒杯子!马段清用过的鸡尾酒杯子!”

    闫思弦打了个指响,“时间也对得上!他正好是跟马段清前后脚走进夜店的。在里面呆了20多分钟,这时间足够他找到机会往马段清杯子里滴上几滴花生油——服务生上酒的时候,就是个好时机——也足够他把有过敏反应的马段清扶进卫生间,眼看着他死亡。

    甚至,足够一击杀死一名警校女学生。”

    吴端又看了一遍监控,“可惜了,没拍到脸,有摄像头的地方,他都是刻意低头的。”

    “不要紧,这儿虽然没拍到,好在外面还有摄像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