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二章 肉食动物(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被拍了视频的23个女孩,除去自杀的安凉,以及你们已经见过的柳成荫,余下的21人中,有3人曾经报警,这是当时的报警记录,还有血检记录。

    ——因为三人都反映被凶手迷昏,醒来后自己就在宾馆里,一丝不挂,所以对她们做了抽血化验,发现血液中有三挫伦残留……

    其余18个,我们还在查。”

    负责寻找受害者的刑警组长将相关报案记录递给吴端,并问道:“需要联系她们吗?”

    “只有个报案呐。”吴端感慨一句,接过材料,拍了拍刑警组长的肩膀,“我想想吧。”

    思索片刻,吴端对闫思弦道:“你觉不觉得……嗯……不太对劲儿……”

    闫思弦挑挑眉,“怎么?”

    “受害女孩对是谁迷昏了自己毫无印象,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凶手谈何容易,即便张婉晴是警校学生,她怎么找到马段清的?”

    闫思弦道:“我昨天话没说完,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

    要直接找到凶手,或许有难度,但要找道报过强奸案的柳成荫,不太难。”

    “你是说,张婉晴看过柳成荫的报案材料?”

    “这办法一点儿也不难想,对于疑似惯犯作案,我们不也总是筛查类似案件,并案侦查,也能多获得一些线索。

    张婉晴毕竟是公大学生,这种基本套路,她懂。”

    “可她毕竟只是个学生,要接触到案宗……”

    “要是恰好某个相熟的学长已经毕业,进入公安系统,并帮她查到了柳成荫的报案记录呢?”闫思弦道:“有个你一直追求,求而不得的学妹,可怜兮兮地请你帮忙,你帮吗?”

    吴端摇头,“不帮。”

    闫思弦不屑道:“假正经。”

    吴端不介意他的评价,只问道:“那究竟有没有这么一位帮忙的学长呢?”

    闫思弦道:“幸亏咱们这系统有查询记录,我发现有个叫叶霖的实习民警,曾经浏览过柳成荫的案子。

    除了柳成荫的案子,他还搜索过其它条件类似的强奸案。

    最重要的是,他追过张婉晴。

    张婉晴在警校也算个系花了,她长得好看,再加上你们学校一大半都是男生,狼多肉少……”

    “怎么说话呢!谁狼了!”吴端表示不满。

    “网上可都说你们学校是和尚庙。”闫思弦摆摆手,表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继续道:“追过张婉晴的男生不少,叶霖不算拔尖,但算是最执着的,他比张婉晴高一届,几乎是从张婉晴一入校就开始追她,直到叶霖自己毕业去派出所实习。

    打了三年持久战,就算没能抱得美人归,也终归给美人身边的同学朋友留了些印象,所以负责走访张婉晴人际关系的刑警昨天就拿到叶霖的资料了,只是昨天这小子跟案件还没什么关系。

    现在看来,利用职务之便打探消息什么的,还真是备胎的作风。”

    “去见见叶霖!”

    吴端转身就要出门,却被闫思弦按住了肩膀。

    “急什么,”闫思弦道,“这两天爸爸腿都快跑断了,歇歇吧,咱们不用去,那小子过来。”

    “你通知过他了?”

    “嗯,我刚一说张婉晴死,他就坐不住了,请假往市局赶,估摸着快来了。”

    从叶霖工作的派出所到市局,打车约莫20分钟,闫思弦跟他通完电话,只过了18分钟他便赶来,满头大汗,可见心中真的焦急。

    叶霖敲了刑侦一支队的门,匆匆环视,问道:“闫副队在吗?”

    闫思弦抬了下手,叶霖看到,快步迎来,问道:“她怎么会死了?”

    闫思弦:“我还想问你呢。”

    “我?”

    “都干这行,就不绕弯子了,”闫思弦侧身,使得叶霖能看到他的电脑屏幕,“你查过墨城这几年的强奸案,为什么?”

    叶霖脸上的表情五味陈杂,有不解,有诧异,还有即将恍然大悟的少许通透。

    “这……”他没想到闫思弦会问这些,但还是组织了一下语言,答道:“我帮张婉晴查的,她说毕业论文需要这些资料。”

    “你把查到的资料全给她了?”吴端问道。

    泄露案情,尤其泄露强奸案被害人信息,这当然违反了相关制度,若追究起来,叶霖的公安大学就算是白上了,怕要一直留在基层,以后有什么机会领导也不敢提拔他,但他只犹豫了一下,便承认道:“是,我没有对受害人资料做模糊处理,全发给她了。

    我以为只是篇论文而已,再说她好歹也学过法规制度,总不至于泄露这些受害人的信息。”

    “什么时候的事儿?”

    “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叶霖又问道:“她的死,是不是……和我给她案件资料有关?……不会吧,难道她被……”

    “不是你想的那样,”吴端适时打住了他的胡思乱想,又问道:“张婉晴在学校外面租房住,你知道吧?”

    “知道,为了方便考验复习。”

    “那她的合租室友你见过吗?”

    “请她们吃过一次饭。”

    看来叶霖并不知道两个女孩的关系。

    见吴端和闫思弦沉默不语,叶霖问道:“我能去看她一眼吗?”

    犹豫了一下,吴端还是让女警李芷萱带他去了尸检室。

    叶霖一走,吴端对闫思弦道:“张婉晴看过柳成荫的报案记录,也就是说,她找到马段清了——可能已经跟踪马段清一阵子了。会不会是她杀了马段清?”

    闫思弦摇头,“还差一个步骤。”

    “定罪?”吴端一边思索,一边道:“找到强奸柳成荫的凶手,并不能证明和强奸安凉的是同一人,即便张婉晴要为女友安凉报仇,不惜犯法,也总得走个’审讯定罪’的过场,不然弄错了呢?

    可是……不对啊……她都打算杀人了,或许顾不了那么细致了,多杀一个也不在意了……”

    闫思弦摇头,“不像,别忘了,张婉晴随身带着一小包安眠药粉,而且剂量并不足以至死。

    我推测,她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马段清不是给女孩用迷药吗?那张婉晴也一样,迷昏马段清,先带走。

    只要人被她制住了,无论暴力逼供还是什么别的办法,她总有机会弄清楚马段清究竟是不是强奸安凉的凶手……

    最重要的是,张婉晴自己也死了,案发当晚的卫生间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才是关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