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一章 肉食动物(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查到的线索越来越多,一些事情水落石出,一些问题则更加扑朔迷离。

    眼下,已经清楚了张婉晴和马段清之间的关联:

    “时间对上了,安凉的视频被存入马段清的电脑后大约2个月,她开始服用抗抑郁类的药物。

    导致安凉抑郁,并最终选择自杀,不是别的,就是马段清!

    不过,即便张婉晴跟马段清有仇,她查他,跟踪他,甚至有可能想亲手报仇,两个人同时死在夜店男卫生间,这死法也有点……”

    刑侦一支队办公室里,吴端正跟同组刑警们商量案情,冯笑香火急火燎地进了办公室,对闫思弦道:“马段清的开房记录查出来了,很频繁,他……呃……是不是已经不需要了?”

    闫思弦冲他笑笑,“辛苦了。”

    冯笑香立即揭过此事不提,继续道:“我这儿还有一个坏消息。”

    “什么?”

    “扫黄科前不久联合行动,打掉了多个色情网站,我想防患于未然,就把马段清电脑里的视频跟那些网站的是内容做了对比,然后发现有重叠的……”

    “什么?!……他把视频内容传网上去了?”吴端大惊。

    “是,从后台记录来看,基本都刚拍出来就卖给色情网站了。上传的时间断断续续,我能查到最早的,2年前就开始上传了。”

    办公室的气氛越发凝重。

    对受害人来说,受到那样的伤害已经是巨大的不幸,需要数年才能消解。

    将所受的伤害深藏心中,无人能够帮其排解,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压力,若再被身边人发现了视频,遭到取笑或议论,让受害者知道那些视频被公之于众,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吴端隐隐觉得,安凉的自杀,可能就跟这些视频在网上传播有关。

    他再也无法顾及工作量等因素,对两组刑警道:“马段清的电脑里总共有23个女孩的受害视频,除去已经死亡的安凉,还有柳成荫,其余21个,我要知道她们的身份,他们是死是活,在工作还是上学,过得怎么样……”

    “明白,”接到任务的刑警组长道:“那我们先查以往的报案记录,看看这两年报案的人里,有没有符合本案条件的。”

    吴端点点头,又问冯笑香道:“网监那边怎么样了?”

    “基本忙完了,该删的删,该禁的禁,抓了三个疯狂转发传播死者照片的人,还发了新闻,算是起了点震慑作用。”

    有人插话:“这些人都他娘吃饱了撑的,闲的蛋疼吧!”

    吴端已顾不上埋怨,“忙完了就好。”他对冯笑香道:“找受害人的事,还需要你协助,你的那些什么人像技术什么高科技的,能用的都用……”

    冯笑香少有在说话时看向了对方,他看着吴端的眼睛,慢慢道:“你们查案吧,找受害人的事我来。”

    说完,她又迅速低了头。

    冯笑香向来话少,与人眼神交流几乎没有。她如此这般,便如同给出承诺,让吴端吃下一颗定心丸。

    冯笑香和那两队刑警立即去往办公室一角,着手开始找人的工作。

    吴端接着刚刚被打断的话,继续分析道:

    “……眼下,虽然有些事明了了,却也还有一些问题:

    第一,马段清死于花生过敏,那他吃过的当天吃过的食物查了吗?”

    貂芳道:“与食物无关,马段清的情况属于重度的花生过敏症状,再加上,他之前就有因为误食带有花生碎的食物,过敏症状发作送医抢救的情况。

    我这么说吧,误食两三滴花生油,只要几分钟,他就会出现过敏反应。无论是误食,还是有人故意害他,东西肯定是在夜店吃下去的,跟他之前正餐吃过的食物无关。”

    吴端眯了一下眼睛,“那问题就来了,究竟是误食,还是有人害他呢?夜店……花生……”

    一名负责清点夜店账单的刑警道:“夜店的小吃拼盘倒是有瓜子花生,但服务生清楚地记得,马段清没点那个,他只点了一杯鸡尾酒。”

    “他是一个人去的夜店吧?”闫思弦问道。

    “是。”那刑警答道。

    “嗯,符合强奸犯去钓下手对时的作风。”闫思弦又问那刑警,“服务生或者周围的客人就没看见点别的?比如有人跟马段清攀谈之类的?”

    “没,我让给马段清上酒的服务员好好想了,可是马段清选的位置比较靠边,很难被注意到,所以服务员提供不了什么信息。”

    “哎,”闫思弦少有地情绪外露,他撇了撇嘴,冷笑一声,“还真是钓鱼去的,倒把自己小命搭上了。”

    吴端道:“他清楚自己花生过敏,平日吃东西一定会留意,在酒吧也没点花生,最后却是死于花生过敏。

    看来真是被人所害,不是误食。

    这样说来,迟早还是要查那23个曾经受害的女孩,要说有人有杀死马段清的动机,这些姑娘首当其冲。”

    “有道理,可是张婉晴也死了,一根钢钉穿入大脑,死法还相当奇怪。”闫思弦沉默片刻,摇摇头,“不好说,现在还不好说啊。”

    待散了会,吴端单独问闫思弦道:“你刚欲言又止的,干什么呢?”

    “想了半天,还是没把握,算了算了,不说了。”

    “你是怕说错了天才的名头不保?”

    “还真怕,没办法,爱面子。”闫思弦似是想揭过这一页,便转移话题道:“找到那些女孩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告诉她们视频被网上了。”

    “你想要她们的命?”闫思弦有些诧异。

    “警方来通知她们这个消息,告知坏消息的同时,再带去凶手的死讯,好好劝慰,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总好过将来某天突然被身边人告知在网上看见她们的视频。”

    “有道理。”闫思弦点头。

    “还有,需要你帮忙。”

    “什么忙?”

    “心理学不是你的专业吗,我看美剧的时候,发现国外总有那种创伤人群的互助小组,我在想,我们能不能也组织这样的一个互助小组,就这些女孩。

    那段经历她们或许无法向最亲密的人开口,但要是向有同样经历的人倾诉,总能容易很多吧?”

    闫思弦一愣,“我没想到,你打算得这么细致。”

    “我只是想……做点有希望的事。

    我们的工作总是跟死者打交道,总是在尸体或伤害出现后,才介入,可对于已经受到伤害的人,即便抓到凶手了,对他们又有多大意义?

    能为活着的人做点什么,或许更有意义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