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章 肉食动物(9)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喝完最后一口茶,肚子叫了一声,道:“这一肚子水,寡死人了,走走走,吃东西去。”

    吴端记得他不宜吃米饭,便找了家拌面馆子,点餐时特地让老板把面多煮一会儿,不过凉水。

    吃着饭,闫思弦问道:“马段清是独居吗?”

    “嗯,他没结婚,自己租房住。”

    “租房?”

    “正常,别看他是个小老板,其实他那广告公司……就是街边随处都能找到的那种,就是给店面做做招牌、灯箱、横幅什么的,打字复印的活儿也干。”

    闫思弦露出了然的表情,“派人搜他家了没?”

    “派了一组人过去,”吴端看看表,“不过到现在还没反馈,看来他家没什么发现。”

    “那等会儿去他公司看看?”闫思弦问道。

    吴端有点费解,但还是点了下头。

    马段清的公司位于墨城某装修建材城附近,果然如吴端所说,是一间十分狭**仄的门面。

    不过,因为占据着地段优势,看起来生意还不错,两人赶到时,店门口有两个青年正在制作一块广告横幅,也不知他们使用了喷漆还是什么,使得店门口的一小片区域非常难闻。

    两人快走几步进了店里。

    店里有两台大型打印机,两个20来岁的年轻姑娘,正坐在电脑前。

    电脑屏幕背对着门口,两人虽看不到屏幕上的内容,但能看出那姑娘有些慌乱地关闭了什么,看样子是在上班时间玩游戏呢。

    “打印复印?做广告?”姑娘问道。

    员工们尚不知道老板已经去世。

    吴端亮了一下警官证,那姑娘瞪大了眼睛,十分诧异,立即道:“我们老板不在。”

    闫思弦并不向她解释,只是指了指最里面一扇关着的门问道:“那是你们老板的办公室?”

    “嗯嗯嗯。”姑娘连连点头。

    闫思弦走过去,推门,门锁着,他又问那姑娘:“有钥匙吗?”

    “没有,办公室钥匙只有老板有。”

    闫思弦看向吴端,吴端只好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铁丝开始撬锁。

    小姑娘看得一愣一愣的,嗫嚅道:“你们……你们警察……这这这……”

    闫思弦只好解释一句,“你们老板,马段清,死了。”

    小姑娘半天没说出话来,趁这工夫,闫思弦已经脚底抹油进了门,他实在懒得干跟人重复解释的活儿。

    广告公司本就巴掌大点,这间办公室就显得十分局促,五六平米,里面一张办公桌,一把办公椅,一个小边桌,边桌上放着烧水壶、茶杯、抽纸等物。

    闫思弦坐下,开了桌上的电脑,有开机密码,他试了一下马段清的生日,竟蒙对了。

    电脑里除了游戏、电影等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闫思弦还是很仔细地点开每个文件夹检查。做起繁琐枯燥的工作,他也很有耐心。

    终于,在一个藏得很深的名为“旅行”的文件夹里,闫思弦发现了一些东西。

    “你来看!”他冲门外的吴端喊道。

    吴端快步过来,只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便皱起了眉头。

    “他还留照片了?简直畜生!”吴端骂道。

    “还起名叫旅行呢,”闫思弦解释道:“我想他也会留点什么,七成以上重复犯罪的人都会留一些’战利品’,以便事后回忆。”

    闫思弦一张张地翻着照片,突然停手,说出了一个名字。

    “安凉。”

    吴端点点头,“是她。”

    早些时候赖相衡发来的安凉自杀案案宗里,就有她的照片,所以两人一眼便认了出来。

    被马段清拍下来的女孩大多衣衫不整,有些甚至一丝不挂,照片足有数百张,从脸部样貌来看,共23个女孩。

    想到安凉抑郁,年轻的生命最终以自杀的结局收尾,吴端只觉得后背发凉,根本不敢去想其他的女孩怎么样了。

    吴端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有个想法。”他道。

    “你想找到这些女孩?”闫思弦问道。

    “嗯。”

    “然后呢?”

    吴端没答话,举棋不定。

    “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力上不做为的人,如果她们中有人——我相信相当一部分受害者会这样选择——不报警,那就说明她们无法承受这件事公开的后果。”

    “我知道,我知道……”吴端道:“不公开,当然不能公开……就是私下告诉她们,伤害她们的凶手死了,这样会不会让她们好受些。”

    “出力不讨好……”

    闫思弦只评价了一句,便噤了声,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文件夹。

    文件夹里竟是马段清侵害女孩时所拍的视频,每段视频上都标着日期,其内容令人作呕。

    吴端狠狠锤了一下桌子,“三年前柳成荫报警时,要是当时负责案件的人里有一个能多操点心,再查一查,而不是柳成荫一改口,相关案件负责人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赶紧把事儿了结……后面这些女孩说不定就……”

    有兢兢业业的,也有混吃等死的,各行各业都一样,刑警也不例外,每当遇到这样的同行,吴端便忍不住骂娘。

    真搞不懂这些人怎么想的,既然想混日子,随便去当个文员,和刑警工资差不多,还不必面临生命危险,何必在提头讨生活的地方瞎混。

    刑侦口子上,一个人不负责任,后果可能就是无端多出的许多受害者,不起眼的蝴蝶效应,细究起来,数据非常可怕,令人心惊。

    闫思弦拍拍他的肩膀,蹲下身着手开始拆电脑硬盘。

    “你还会这个?”吴端问道。

    他急需一个新的话题来压制心中的无名之火。

    闫思弦配合道:“这很难吗?”

    “倒是不难,只是觉得……你应该没什么机会干这种活儿。”

    “这不是新时代男性的基本技能吗,拆电脑装系统,手机贴膜,带妹上分,不然怎么找老婆?”

    这话从闫思弦口中说出,且还说得一本正经,吴端几乎要吐血。

    “有钱不就行了吗?”

    “万一我碰上一个清丽脱俗视金钱如粪土的姑娘呢?不还是得老老实实拆电脑装系统手机贴膜带妹上分……”

    吴端:更想揍人了啊啊啊……

    @思念qm,有读者群的,群号:213483064,欢迎来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