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九章 肉食动物(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冲吴端勾了勾手,让他凑过来点,显然,他已经通过吴端那漏音的国产智能机听到了赖相衡的话。

    吴端向闫思弦的方向伸了伸脖子,连带着手机也向那那边凑了凑。

    做为一个内心很宅,但实际上没什么时间将宅付之行动的宅男,吴端虽然跟网络文化沾不上多少边,但一些极具代表性的词他还是知道的。

    于是他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张婉晴是……是……”他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说法,免得像赖相衡一样毛毛糙糙,“她是同性恋啊?”

    “昂!”

    回答完,赖相衡有点不知从何说起,卡壳了。

    吴端便接过逗哏的角色,问道:“她同学这么说的?”

    “是她女朋友的一个朋友。张婉晴毕竟上的公大,以后大概率是跟咱们一样,进公安系统,她有顾虑,所以关于性向问题,她没对身边人公开过,属于……深柜状态。

    倒是她女朋友,安凉——一个电影学院的女学生——咱们也不懂啊,可能搞艺术的比较前卫吧,安凉的很多同学朋友都知道她是同性恋,但并不知道她女朋友是谁。

    考虑到张婉晴的前途,她还是很保护对方的,只跟一个好友说了两人的事儿。

    不过,安凉自杀了。”

    “什么?”

    “快一年了,我核对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就是……安凉自杀后,张婉晴的成绩开始大幅度下降,频繁逃课、挂科。

    我觉得这件事有点……有点蹊跷,所以找这位自杀者的好友打听。结果,我一提起张婉晴的死,对方情绪就有些激动,把两人的关系告诉我了。”

    吴端沉默片刻,消化了赖相衡传递的消息,问道:“那当时她为什么不说?安凉自杀时,也有刑警做过调查吧?为什么这位朋友不把两人的关系说出来?”

    “为了张婉晴的前途,我这么说吧,这个人原本只是安凉的好友,后来三个人总凑到一块玩,跟张婉晴关系也不错。

    那种情况下,一个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另一个可能因为性向公开影响前途,出于朋友的考虑,她就把两人的关系瞒下来了。

    现在,张婉晴也死了,她也没必要瞒了。”

    见电话这边不再提问,赖相衡继续道:“对了,安凉就是在她和张婉晴租住的出租屋里自杀的,割腕,还是张婉晴报的警呢,和我们知道的情况一样,当时的报案记录上说,张婉晴和死者安凉只是合租舍友关系。”

    吴端一连串地问道:“自杀理由充分吗?原因呢?现场有没有疑点?”

    赖相衡很容易受吴端影响,也跟着加快了语速,“没没没有,呃……那个……据张婉晴反应,安凉有抑郁症,自杀前正在服用抗抑郁药物。

    当时负责调查的分局刑警也在她们的出租屋里找到了相应药物,而且当年办案的刑警还去给她开具药物的医院走访过,找到了安凉的医生,确定了抑郁症的真实性。

    再加上有遗书……”

    “遗书?”

    “嗯,就一行字:世界为何如此待我?”

    “世界……世界……”吴端喃喃重复了两次,“世界究竟如何待她了呢?”

    赖相衡道:“我也问了她那朋友,那朋友也不明白,不过,她信誓旦旦跟我说,张婉晴肯定明白遗书的意思。”

    “她怎么知道?”

    “说是感觉,”电话那头的赖相衡挠挠头,“虽然没什么依据吧,但我觉得……怎么说呢,熟人之间那种默契有时候还是挺奇特的,就好比你跟闫副队,不是经常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意思吗?所以……虽然不知道她的感觉对不对,但还是告诉你比较好。”

    吴端和闫思弦莫名被人举了例子,两人对视一眼,吴端看到淹死眼眼中揶揄的笑意。

    闫思弦:呦?这么明显吗?那你要不要猜猜我现在想的什么?

    吴端:滚!

    吴端集中精神,想了一会儿,又问道:“遗书鉴定过笔记吗?”

    “鉴定过,当时安凉父母也不相信女儿会自杀,别说笔记鉴定了,还自费做了尸检呢……

    在自杀案件里,安凉的情况算是调查比较细致的,我没看出问题。”

    闫思弦突然插话道:“当时的时间报告还在吗?”

    “有有有,我找找……”

    “不急,等会儿发我一份就行。”

    “好,我等会儿跟安凉自杀案的相关资料一块发你。”

    吴端又问道:“你跟负责安凉自杀案件的刑警聊过了吧?”

    “嗯,负责的刑警正好是我一同学的师傅,我现在就在他们分局呢,我开免提,队长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问。”

    吴端在心里给赖相衡竖了一下大拇指,这小孩儿看着皮实,实则心细如发,是块刑侦的好料子。

    “我就一个问题,当时张婉晴看不出什么反常吗?”

    “完全看不出来。”

    电话那头声音已经不是赖相衡的了,听起来要苍老一些。

    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她当时说跟安凉只是普通的合租关系,一室一厅的房子,安凉住卧室,她住客厅,睡沙发床。

    还说搬出来住是为了考研——学校每天晚上停电,她想多看一会儿书。

    我记得,张婉晴说她跟安凉不太熟,见面只是点头打招呼而已,知道安凉有抑郁症,还是有一次倒客厅垃圾桶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空药瓶——就是抗抑郁的药物。

    她想关心一下,但安凉不太领情。

    她也不知道安凉为什么自杀。

    总之吧,因为她当时的种种表现,就是真的跟安凉不熟,所以询问了一两次——具体是一次还是两次,我已经记不大清了——之后关注点就一直没放在她身上。”

    吴端看向闫思弦,再次露出“你还有什么问题?”的表情。

    “安凉有抑郁症,这事还有谁知道?”

    “她没跟任何人说过,所以她的父母才完全无法接受对女儿自杀的事,最后甚至自费做了尸检。”

    “也就是说,她有抑郁症这件事,只有她的女朋友——当时看来是合租室友——知道?”

    “对。”

    闫思弦始终向前伸着的身子缩了回去,他揉着脖子靠上了椅背,露出“我没有问题了”的表情。

    吴端向对方道谢,挂断了电话。

    “又扯出一个自杀的,乱。”吴端道。

    “乱中有序。”闫思弦道:“拼图就快完成了。”

    他给自己换上一杯热茶,继续道:“我问你,出于刑警的职业本能,你的至亲如果被人杀死,你怎么办?”

    “当然是查!查个水落石出!”

    “张婉晴也一样,警校生——就算她半个警察吧。”

    这算法让吴端有点想笑,可眼下的案子,他又实在笑不出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