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八章 肉食动物(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低头看着笔记本道:“目前工作重心还是放在查两名死者之间的联系,我派了一组刑警去公大,走访张婉晴的同学,至于咱俩,去见见当年告马段清强奸的女人吧。”

    “行,全听领导安排。”闫思弦十分狗腿道。

    吴端不理他,发动了车子。

    待车驶出了市局,闫思弦又道:“我有个问题。”

    “什么?”

    “你留那些纸条干嘛?”他虽问得一本正经,但眼神里已经透露出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吴队”的意思。

    吴端瞟了他一眼,“忘扔了。”

    “就这样?”

    “不然呢?你当我跟你一样……我还没问你,女医生究竟怎么回事儿?”

    “就是……纯洁的……呃……运动关系。”闫思弦强行把一个成人话题说得……更加成人。

    吴端:社会闫,你们有钱人真会玩儿。

    吴端:“我就提醒一句,常在河边走,小心湿鞋,马段清被人告强奸就是前车之鉴。”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再说也算得上知根知底,她干不出那种事儿来。”

    “所以,你也在钻女性不好意思报案的空子?”

    “不带这样的,吴队,怎么还学会给人挖坑了,我是那意思吗?再说了,就爸爸这颜值,挂牌下海怎么也得一夜五万,谁睡谁还不一定呢。”

    吴端:我不想说话,我想静静。

    ……

    3年前告马段清强奸的女人,名叫柳成荫,是个私企白领,如今刚刚结婚两个月,吴端电话联系到她时,她很紧张,显然她老公并不知道那段过往。

    柳成荫很抗拒跟公安机关打交道,话语中满是防备,但又怕警察登门事情败露,只好答应趁午饭时间跟吴端聊聊。

    吴端和闫思弦提前到了约好的茶馆,那茶馆距离柳成荫上班的公司有好几公里,想来她是怕被熟人看见,故意挑了个远地方。

    茶馆消费水平偏大众,点一杯50块的茶,就能坐一下午。闫思弦看了一眼茶水单,默默回车上拿了两块小金砖,让服务员泡了,并道:“手工费我照付。”

    茶馆经理本想拒绝,看了一眼那小金砖的包装,便将话咽了下去。

    闫思弦平时不喝茶,可一旦要喝,便十分讲究,吴端已在他家见识过几次,并不稀奇,只是默默揣测着小金砖的价格。

    12点20,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茶馆门口,车上下来一个戴墨镜的女人。

    闫思弦透过茶馆包厢的落地窗,正好看到,便道了一声:“人来了。”

    吴端起身,出了包厢,正好看见那女人进了门。

    四目交汇时,他冲女人点了下头,轻生道:“柳成荫吧?”

    “嗯。”茶馆大堂的开放环境让女人觉得不舒服,她快走几步,跟着吴端进了包厢。

    一落座,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答应过,这事儿不告诉别人。”

    “说话算话。”吴端道:“你不用紧张,就是跟你了解一下马段清这个人……对了,马段清死了。”

    “什么?!死了?!”

    突闻死讯,诧异的情绪令柳成荫的防备之心降低了不少,可是很快,她又有了新的担忧。

    “跟我可没关系!”她道。

    “你在担心什么?”闫思弦将话题往他们需要的方向上带,“谁也没说跟你有关系……还是……当初真的是强奸,你恨马段清,所以害怕我们将你列在嫌疑人名单上。”

    柳成荫的回答倒是痛快,“过去挺久的了,说不上恨了。”

    “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具体情况,就是我收了他的钱,所以改口了。

    他当时找到我,跟我说了很多好话,说有声张出去名声不好听,不如私了,他愿意赔钱。

    我本来就有顾虑,他那么一说,我就同意私了,收了他5万块钱。”

    柳成荫刻意避开了事发时的细节,而只说之后官司中的变故,可见她不愿旧事重提。

    可那些犯罪细节,才是两人想要追问的。

    闫思弦斟酌了一下用词,道:“我看了你当时的报案记录,你是在酒吧遇见马段清的,你说他跟你搭话,你们聊了几句,然后你就意识不清,等你醒过来的时候,马段清正在……”

    闫思弦没把话说完,因为他看到柳成荫的头越来越低。

    “别说了……别说了……”柳成荫道低声道。

    闫思弦突然转了个话题,“你后悔吗?收那五万块钱?”

    柳成荫一愣,随即道:“天道好轮回,他现在不是死了吗,我要没收他的钱,他进了监狱,说不定还死不了呢。”

    这女人的脑回路让两人有点回不过味儿来。

    闫思弦立马露出礼貌的微笑,“也对,挺有道理。”

    柳成荫叹了口气,“我报案时候说的都是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带出酒吧的,只是一醒过来发现他正……我……我快恶心死了,当时就报警了。

    他应该没想到我那么快能醒吧,也吓了一条,警察没来之前,他就给我跪下了,什么都敢承诺,什么给钱啊,还有……呵呵,他连跟我结婚的话都敢说。”

    闫思弦问道:“你醒来的时候,你们在哪儿?酒店?宾馆?还是他家?”

    “就……一个小宾馆……”

    闫思弦低头给冯笑香发了条消息:马段清的开房记录。

    他盯着手机愣了一会儿神,冯笑香没能像往常一般秒回消息,看来网监科还在爆炸状态。

    又聊了一会儿,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柳成荫下午还要上班,火急火燎地就要走。临走还一个劲儿提醒两人,千万别把那事儿说出去。

    待她走了,吴端叹道:“受过那种伤害的姑娘,不容易啊。”

    闫思弦少有地没接他的话,愣愣地看着桌上的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待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吴端的手机却响了,是负责走访摸排张婉晴人际关系的刑警组长赖相衡打来的。

    “吴队!你猜怎么着……”他以单口相声的形式开场。

    “怎么?”吴端迅速进入捧哏状态,对充满工作热情的同事,他总是有耐心。

    电话那头赖相衡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他嗫嚅了一下,问道:“吴队,你听说过那什么蕾丝百合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