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七章 肉食动物(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当时卫生间就你们两个?”吴端问道。

    “就就就可不就我们俩,要不我也不敢啊。”

    许是想到自己猥亵的姑娘已经变成了死人,金莫寒瑟瑟发抖,浑身鸡皮疙瘩,怎么抖也抖不干净。

    吴端瞄他一眼,“现在知道瘆得慌了?占人便宜的时候怎么不怕啊?看见人耳朵出血,不报警还抢夺财物的时候怎么不怕啊?”

    “你就别……别吓我了……”金莫寒想挤一个苦笑,却只挤出了一张哭脸。

    “仔细想想,当时有什么反常?”

    “反常……反常得话……没什么啊……”

    吴端刷刷几笔,画了一张夜店男卫生间的平面图,并指着马段清尸体所在的那个隔间道:“当时这个隔间门是锁的吗?”

    “锁的!妈呀那里面有人!”

    “你确定门是锁的?”

    “确定,我我还推了那门一下呢,没推开,不是有人从里面锁上了是什么?”

    “你为什么推门?”

    “我……”金莫寒大囧,“我本来……本来想把她带到那隔间里去……那个……锁上门再办事……”

    说完这极其的**的想法,金莫寒倒仿佛已经突破底线,卸下了负担。

    他犹豫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终于道:“好吧,我承认,我是跟着那女的进去的。”

    “什么?”

    “我当时是要去方便,可是刚走到卫生间附近,我就看见一女的——就是死的那个——她在男卫生间门口鬼鬼祟祟的。

    我见过男色狼,女的还真头一次见,她长得也不赖,有意思,群殴就躲暗处看了一会儿。

    然后……我就看见她进去了。”

    “进男卫生间?”

    “嗯。”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怎么说呢,觉得有好处有乐子吧,就跟进去了。

    之后的事儿,我都说过了,我一进门就看见她冲我傻乐。”

    “你们两个进男卫生间,中间间隔了多长时间?”

    “呃……大概……我也说不上,但肯定很短,肯定连1分钟……不,应该是连半分钟都不到。

    我喝得挺多,喝了酒胆子也大了,没多想,应该是一看见她进去我就也走过去了。”

    “你是从哪儿走过去的?”吴端又摊开了一张酒吧平面图。

    金莫寒伸手一指,“就这儿,这个拐角,我当时就站这儿,卫生间门口看得清清楚楚。”

    审讯室外,立即有刑警联络留在夜店继续勘察工作的同事,请他们进行现场模拟,以掐出一个准确的时间。

    吴端虽然一时无法拿到具体的时间数值,却也能判断出,两人进入卫生间的时间间隔非常短。

    于是他问道:“我这么说,你看有没有错,昨晚你躲在这个拐角处,看到卫生间门口的张婉晴时,她还一切正常,等你跟着她前后脚进了卫生间,她就只会傻笑了。”

    “没错!”

    “这期间没有人进出过卫生间?”

    “绝对没有!”

    “你推过那个锁上的隔间的门,里面有人,门一直锁着。”

    “对对对!你们应该找那个隔间里的人啊,他肯定知……”金莫寒终于反应过来,他嗷地一声尖叫,几乎昏厥,“他他他……凶手!凶手就在隔间里面!他跟我就隔了……一个破门!!!”

    金莫寒的声音无比尖利。

    任何人在意识到自己跟一个杀人凶手擦肩而过时,大概都会如他这般后怕。

    吴端故意吓他,“说不定凶手现在正后悔放你一马,等从市局出去,走路可要当心背后啊。”

    审讯室外的闫思弦:你可真是只老狐狸。

    金莫寒本就处在深深的后怕中,被吴端一吓唬,抖得摸了电门一般,吴端乘胜继续道:“所以啊,好好想想,当时那隔间里究竟有没有动静,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算。”

    金莫寒真哭了。

    “没有……真没有啊……”

    吴端摇摇头,看来真问不出什么了。

    出了审讯室,见大伙各忙各的,吴端将闫思弦拽到车上,那个疑问他实在是不吐不快了。

    不等他问,闫思弦却少见地先认起了错,“我们可能误会人家了,张婉晴留纸条,应该是真的想探讨学术。甚至,可能是求救。”

    闫思弦摊开手中的纸条,只见其上是两行娟秀的字:

    有一个案例不太懂,希望跟闫老师私下交流

    张婉晴134xxxxxxxx

    “她应该不是我们想的那种意思,毕竟——我就直说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塞纸条留电话这种暧昧行为,有点儿奔放啊,潜台词不就是’我想跟你一夜情’吗?

    这种行为怎么看都像是有性经验的人才干得出来的,可张婉晴没有。”

    这便是吴端不吐不快的矛盾点。

    闫思弦道:“我摆不正自己位置也就罢了,怎么你也脏心烂肺,往那方面想?”

    “因为……”吴端又拿出4、5张纸条,扒了两下,从中找出一张递给闫思弦。

    闫思弦一看,有些哭笑不得。

    那纸条上也是两行字:

    第一行:一树梨花压海棠

    第二行:是个微信号

    “诗是什么意思,你能想到吧……就是这张条子一下把我给带歪了,弄得我一看见留电话留微信的,就觉得有女生……”

    闫思弦抢过话头,“觉得有女生觊觎你的美色?”

    吴端被他调侃得有些恼羞成怒,“你的,你的美色行了吧!”

    闫思弦见他懊恼——因为错过了认真对待张婉晴递来的纸条的机会,而懊恼——赶紧收起调侃。

    “抱歉。”他并不习惯跟人道歉,因此摸了摸鼻子,继续道:“至少那小贼帮我们还原了案发时的大致情况。

    他说他看到张婉晴在男卫生间门口鬼鬼祟祟,这一点尤为重要。

    男卫生间里有什么,让张婉晴如此点击的?

    我们先假设张婉晴发现了男卫生间里有某种状况,某种令她在卫生间门口徘徊,甚至要进去一探究竟的状况。

    这种状况显然相当危险,否则她就不会丧命了……”

    “是马段清!”吴端道:“或许马段清的过敏反应引起了她的注意。”

    “或许吧。”闫思弦继续道:“先不论两名死者的死亡有没有必然联系,我们现在知道,张婉晴进了卫生间后,有一个身手相当干净利落的人——能用钉子一击命中在警校受过专业训练的张婉晴,凶手不仅是身手厉害,简直是个专业杀手。

    他瞬间就将钉子插进了张婉晴的耳朵,然后——应该是听到了金莫寒走近,他顾不得处理还没死亡的张婉晴,便躲进了那门锁完好的隔间,锁上了门。

    等金莫寒离开,凶手也离开了现场。

    问题是,当时那锁门的隔间里,死者马段清在不在那儿?”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