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六章 肉食动物(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清晨8点55分,市局会议室。

    闫思弦接替冯笑香的工作,进行着死者身份介绍。

    “张婉晴,公安大学痕检专业大三学生,根据学校反应的情况,她一年前申请搬出学校宿舍,在外租了房子。”

    “为什么租房子?谈男朋友了?”吴端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闫思弦继续道:“不过,校方从侧面给了另一组信息:算下来张婉晴已经在校外住了近三个学期,第一个学期成绩没什么明显波动,考试成绩在班里还能占据中上等。

    第二个学期挂了三门课,这是她入学以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到了第三个学期——也就是这学期,虽然还没有期末考试,但她多次旷课,已经有至少两门课的老师表示要挂她。

    除了成绩以外,因为大学老师不会过多关注学生生活方面,想要更细致地了解张婉晴,还得去走访她的同学朋友。

    至于马段清,这人是个广告公司小老板,有案底。”

    “什么案底?”吴端问道。

    “也不能算案底,说是纠纷更贴切。三年前马段清经因为强奸被捕,后来报案人又改口说是自愿的,两人闹矛盾所以才说是被强奸了。

    这种案子,只要报案人不想追究,改了口,她究竟是不是自愿,哪儿查得清楚。

    检查机关最后撤诉,对双方进行了教育罚款了事。”

    “能找到当时的报案人吗?”吴端问道。

    “能,虽然官司以闹剧收场,但案宗还保留的非常完整,可以查到报案人的资料。以上就是两名受害者的情况。”

    吴端又问道:“这么说来,还是没发现两命死者的交集?”

    “没有。”闫思弦摇头。

    “马段清有过疑似强奸的案底,那有没有可能他曾经对张婉晴……”

    貂芳接过话头道:“不大可能,考虑到张婉晴衣衫不整的情况,我对她进行了相应检查,发现***完好,无论是之前,还是案发当晚,她都没有遭受过性侵。”

    “她是个处女?”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均是非常诧异。

    貂芳道:“我再补充一点。经过检验男性死者马段清的确死于花生过敏,他衬衣前襟处的褶皱是自己抓挠留下的。

    因为过敏导致气喘急性发作现象,说白了就是他觉得喘不过气,因此会有手捂胸膛或者喉咙的动作。”

    交流结束时,几名刑警押着一个20多岁的年轻男人回了市局。

    有刑警跟吴端打着招呼。

    “吴队,”刑警道:“人抓住了!就是这家伙拿了张婉晴的手机!”

    那年轻男人瘦得麻杆一般,一张长脸,此时被市局刑警的阵势吓得够呛,一个劲儿嚷嚷,“东西是捡的!不是偷的!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初犯?”吴端问道。

    “嗯,查过了,没有案底。”刑警道。

    “叫什么?”

    “金莫寒。”

    “怎么抓住的?”

    “手机卡都没拿出来,就敢开机,三角定位找到他的时候,正在手机店里跟老板讨价还价呢,要卖张婉晴的手机。”

    “行吧,送审讯室,我跟他聊聊。”

    市局审讯室。

    对初次犯罪的金莫寒来说,这地方实在太过冰冷,令他忍不住浑身发颤,上下牙磕在一起,咯噔咯噔直响,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吴端将案宗往桌上一拍,“手机在你手里,人死了,说说吧。”

    听到“人死了”字,金莫寒吓的浑身猛一激灵,“什……什么?……死了?”

    紧接着,他大喊道:“跟我没关系!我不知道啊!那时候……她还没死啊!”

    “哪时候?”吴端问道。

    显然,这家伙可能是最后见到张婉晴的人。

    金莫寒嘴唇抖了几下,似要说什么,但最终他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吴端道:“你要卖的那部手机,机主名叫张婉晴,今天凌晨12点半到1点左右死在一家夜店的男洗手间里,夜店名叫95度,你不会正好也去过那儿吧?”

    金莫寒犹豫道:“我……我没杀人!”

    “那手机哪儿来的?”

    他都快哭出来了,战战兢兢道:“我我我去卫生间,男卫生间,突然有个女的冲我笑,吓死我了。

    我以为……就是嗑药嗑嗨了,走错地儿了,我就……我就拿了……是捡!手机是捡起的!她手机已经掉地上了!”

    金莫寒搜肠刮肚地寻找所知不多的法律知识,以期在回答问题时耍些花样逃避罪责。

    吴端没跟他计较,因为貂芳的声音通过耳麦传了过来。

    貂芳道:“他没撒谎。”

    吴端敲了一下耳麦,意思是自己在听。

    貂芳便继续道:“从张婉晴大脑受损的部位来看,她并不会直接死亡,而是可能先出现傻笑、抽搐等症状,一段时间后才死亡,所以,金莫寒说看到她傻笑,而且是类似吸毒症状的傻笑,这说得过去。”

    吴端抬眼看向金莫寒,是时候给对方一点甜头了。

    他给金莫寒扔了根烟。

    “这儿是市局,你知道吧?”吴端问道。

    金莫寒点点头。

    “什么意思知道吗?”

    金莫寒又瑶瑶头。

    “意思就是,只要不是杀人,就不归我们管,所以,你捡手机——还从人家钱包里摸钱了吧?——这些事儿我都可以当不知道。把你看到全说出来,她冲你傻笑的时候,衣服裙子还穿得好好的吧?”

    金莫寒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吴端乘胜追击道:“怎么,拿了东西不够,还要占人家便宜?见人家反抗干脆杀人?”

    “没有!”金莫寒使劲儿摇头,“我没杀人!”

    他已顾不得许多,为了洗脱杀人的嫌疑,一股脑儿将当时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是,我是想占点便宜,我听说吸毒的人等清醒了什么都不记得,就跟……就跟喝酒喝断片了一样的,我就想趁那个机会……可我还没干什么啊,真没干什么,她……她就……她耳朵里流血了……

    我就有点害怕,万一她嗨死了,是吧?我哪儿还敢……我就捡了她的手机,还有钱包里的——就一百多块钱……”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