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四章 肉食动物(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卫生间内共有三个隔间,呈一字排列,其内是蹲式马桶。两具尸体分别在靠门的两个隔间里,姿势几乎一样,都是背靠墙壁面朝隔间门的坐姿。

    两名死者都是衣衫不整,但不整的方式不太一样,女性死者裙子和上衣被撩了起来,内裤被退到了膝盖处,看起来曾经受过猥亵。

    她身旁有个女士挎包,一管口红一盒粉饼从包里掉了出来。

    吴端检查了包里的物品,除了一些化妆品,还有一张学生证,一个钱包,钱包的按扣开着,里有身份证、银行卡,却一分现金都没有,没找到张婉晴的手机。

    学生证和身份证上的信息相吻合,并且照片明显就是死者,从这些证件信息来看,她名叫张婉晴,公安大学痕检专业大三学生。

    “不确定猥亵并拿走女性死者财物的究竟是凶手,还是在她遇害后进入卫生间的人,”吴端伸手理了理女性死者的衣服,大声冲一名刑警道:“调监控!所有进出过卫生间的人都给我找出来!但凡可疑的,先拘了再说!”

    除此以外,吴端还在张婉晴包里发现了一小包白色粉末状物质。

    难道她吸毒?

    带着疑问,吴端将这包东西装进证物袋,并交给了貂芳。

    男性死者的衣衫不整主要体现在胸口处的衬衣褶皱十分严重,似乎是被人用力揉在手里过,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都崩掉了。

    但他的随身财物都在。手机就掉在他手边不远处,是最新款的iphone,钱包则在他裤子口袋里,里面有八百多元现金,还有身份证、银行卡。

    通过身份证信息,确定男性死者名为马段清。

    貂芳开始对尸体进行基本检查。

    只见男性死者双唇肿胀,裸露在外的胸膛、脖子、手臂上有点点红斑状的弥漫性皮疹,伴有大水泡。

    貂芳皱眉道:“像是某种疾病引起的死亡。”

    “疾病?”吴端看向那男性尸体。

    “还不好说,现在的尸表现象没有什么明显特点,除了疾病,也可能是中毒、过敏,得回去做病理、毒理检验。”

    测过尸温后,她又走向女性死者。

    女性死者身上未见明显痕迹,但左侧耳朵里有少量血迹。

    貂芳拿手电照了一下女尸左耳,“啧”了一声,闫思弦和吴端凑上前来一看,皆十分震惊。

    只见她左耳内有一根钢钉,钢钉钉帽几乎已全部没入她的耳朵,看不出钉子究竟有多长。

    貂芳没有着手处理钉子,此刻不具备观察条件,贸然拔出来,可能会对刺入轨迹造成损坏,影响尸检结果的精准性。

    闫思弦和她一起将尸体装了袋,抬上了运尸车。

    因为案发时间在凌晨,法医人手不足,闫思弦便自觉跟貂芳一同回了市局,帮着给尸检工作打下手,吴端则留在现场勘察痕迹。

    现场痕迹条件非常差,一来夜店卫生间本就是公共场所,痕迹多且错乱,二来尸体可能被人动过,但吴端还是和其余两名痕检一起着手采集指纹、脚印痕迹。

    一名刑警正在外间的夜店大厅,向报案的夜店经理了解情况,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吴端听到夜店经理提起“门锁”,便检查了两名死者所在的隔间门锁。

    他发现男性死者所在的隔间门锁是好的,可以在里面锁上,其余两个隔间——包括女性死者所在的隔间,门锁都坏了,锁不上。

    吴端快步走到夜店经历和那正在询问刑警跟前,他冲刑警点了下头,意思是让他该怎么问就怎么问,他就在旁边听听。

    夜店经理:“……我被服务生叫过去的时候,卫生间里围的全是人……一开始只发现一个女的,因为女的这个隔间门坏了,锁不上……我过去的时候她衣服已经那样了,我还以为她是吸毒吸大了,嗨过去了……没办法,有的客人自己带药偷偷嗑,我们也发现不了啊……我报完警,还让服务员把围观的人往外赶呢……

    人赶出来以后,我们发现那个隔间——就是锁没坏的那个,在里面被锁住了。

    因为旁边就是死人,我害怕有客人猫在里头偷拍什么的,就让服务员踩了个凳子,从门板上面的空挡往里看看……结果就发现第二个死人……”

    夜店经理垂头丧气,一脸的晦气。

    刑警问道:“那隔间门是你们打开的吗?”

    “是啊。”

    “怎么开的?”

    “拿铁丝掰了个钩子,从上面伸进去,一勾就开了,隔间那种旋转的门栓,很容易弄的……”

    吴端搬了把凳子回到卫生间,踩上凳子去看了隔间门上方的痕迹。

    隔间门上的窄边落了厚厚一层灰,其上有几个刮蹭痕迹。

    吴端叫来当时开门的服务生,问道:“你开门之前,这上面的灰尘有痕迹吗?”

    服务生想了半天,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不能确定,让吴端有些烦躁。

    不过细想想,隔间的门锁原理非常简单,门缝又大,想要不留痕迹地在外面锁上,将现场布置成“密室”,除了从门上方着手,还有别的办法,比如用一根细绳套在里面的旋钮上,关门后拽一下细绳,使得旋钮转动,让门上锁。

    如此一来绳子会从旋钮上脱落。只要将绳子从门缝中拽出来,既完成了密室的布置,又不会留下痕迹。

    当然,关于“凶手布置了密室”的想法,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两名死者的尸表状态不同,死在“密室”中的男性死者有可能死于突发疾病或者过敏,说不定是他如厕时自己锁了门,然后暴毙。

    吴端摇摇脑袋,将这些杂七杂八的猜测暂且压下,继续集中精力进行痕检工作。

    市局,尸检室。

    吴端倒是经常协助尸检工作,做为办案经验丰富的刑侦支队长,他已经免疫了绝大部分死相凄惨的尸体,可闫思弦不同,他还是第一次给貂芳打下手。

    “要不你回办公室,结果出来了我告诉你。”

    “怎么?瞧不起人啊?”闫思弦冲貂芳眨眨眼,活动了一下已经戴上塑胶手套的手。

    他十指修长,貂芳看得几乎要流下口水,心想:行吧行吧,你帅你有理行了吧,等会儿要是吐了看在你帅的份上姐姐先原谅你。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