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三章 肉食动物(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的课被安排在上午三四节,阶梯大教室,因为吴端是痕检专业毕业,学校要求所有痕检专业的学生必须到,对其余专业则没有硬性要求。

    教室里坐得很满,甚至还有学生站在走廊处旁听,这倒令闫思弦非常诧异。

    “你不是头一回来讲课吗?这么受欢迎啊?”

    吴端坐在教师休息室里,低头看着手机,“不是我受欢迎,是这门课,毕竟实践课程,学生都喜欢,再说了……”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老师们陆续都出门了,烟瘾很大的年级主任也溜到卫生间过瘾去了,便低声道:“再说了,来讲这门课的,多少在公安系统内都有点实权——比如我吧,就是替赵局来的,原定这课是他上呢——上课时候好好表现,说不定能给未来领导留个好印象,以后分配工作什么的——虽然概率非常低吧,但总归是个希望。”

    吴端笑笑,“没办法,我们小老百姓有点机会不容易,不像您这纳税大户。”

    “呦,一大早话里带刺,吃多了不消化啊?”闫思弦瞪了吴端一眼,他不喜被人拿身家说事儿,套用一句特别欠揍的话,“有钱又不是爸爸的错,警察干不好就得回家继承巨额财产,我也压力很大好吗?”

    然而对方是吴端,开了嘲讽技能后,闫思弦意识到对方应该是无心的,有点愧疚。

    好在吴端没理他,只顾低头看手机。

    闫思弦便有点儿没话找话的意思,“哎,你紧张吗?”

    “你紧张?”吴端反问。

    “那倒没有。”

    然而吴端的眼神已经传递出“大家都是第一次,紧张也很正常啊小闫同志”的意思。

    闫思弦:好吧,我紧张行了吧。

    吴端将手机递给他,“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缓解紧张的办法。”

    “看小说?”

    “嗯,《草莽警探》看过吗?”

    “就是那个在推理故事里加了一段武侠的傻叉作者写的?”

    吴端:“说话注意点,我还想多活几章呢。”

    闫思弦:“哦。”

    吴端和闫思弦本就自带逗逼体质,两人配合默契,再加上选择的案例极具代表性的,有延展讨论的空间,学生们积极参与互动,课堂效果很好。

    临下课之前有一个环节,学生可以向老师提问,提问方法是向前递小纸条,吴端拿到小纸条后,从中挑选有趣的问题。

    等课程结束,又应付了学校方面留两人吃饭的客套,两人驾车离开,副驾驶座位上的闫思弦一直盯着吴端。

    “我脸上有饭粒儿?”吴端问道。

    “拿出来,我看看。”闫思弦伸手。

    “什么?”吴端装傻。

    “手机号还是房号?”

    “你你你……!”闫思弦的直接揭穿,令吴端大窘。

    这货眼睛也太尖了吧!吴端赶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扔给闫思弦。

    “还真是手机号啊,”下一秒,看全了纸条上的内容,闫思弦大声道:“那妹子明明是写给我的!这你也截胡?!老吴我鄙视你!”

    “谁要截胡这破玩意儿了?!我这是帮你避免犯错,把犯错的可能掐灭在萌芽状态。”

    “我谢谢你啊,”闫思弦故意逗他,“兴许人家真有学术问题跟我探讨呢。”

    吴端想想,“也对啊,那你收着吧。”

    闫思弦:脑子是个好东西,吴队长要不要了解一下?

    吴端显然已将这事儿翻了篇,感慨道:“快端午了,但愿这两天别有什么案子。”

    闫思弦瞟了他一眼,“你不说还好,你这开光嘴一说……”他摇头,“啧啧啧……”

    还没等到端午节,当天半夜闫思弦就接到了市局电话。

    挂了电话,他轻轻将手臂从身边人的脖子下抽了出来,走出卧室。

    刚出来,吴端又打了过来。

    “通知你没?”吴端劈头问道。

    “嗯,夜店发生命案,洗手间里出现两名死者,一男一女,报案人是夜店经理,据说现场条件不太好,有不少客人进出卫生间围观……”

    一开始闫思弦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困意,讲着案子,困意渐消。

    吴端的声音里倒是全无困意,只道:“你不用急,我已经在现场了。”

    “这么快?!”

    闫思弦十分诧异,要知道,位于市中心的案发现场距离闫思弦租住的房子至少有半小时车程,离他家倒是比较近。

    “晚上被同学叫出来,一块喝两杯,没想到正好碰上命案。”

    闫思弦不禁咂舌,心想你还真是柯南体质。

    “行吧,知道了,我这就出门。”

    “你在家?”吴端前言不搭后语地问道。

    “不然呢?怎么了?”闫思弦被他问得有点莫不着头脑。

    “没什么,就是那名女死……”吴端停顿了一下,“算了,你来了再说吧。”

    吴端的反常令闫思弦有些焦虑,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现场。

    95度。

    案发酒吧的名字。

    看度数就知道这地儿挺躁得慌,酒吧内灯光昏暗,即便开了所有灯,依然是昏黄的一片。

    客人已经全部被清场,留下一片杯盘狼藉。

    酒吧中心有个挺大的舞池,闫思弦甚至在舞池一角看到一条豹纹款的女士内裤。

    “啧啧,玩这么大?”闫思弦收回目光,走向了尸体所在的卫生间。

    那是酒吧里的男卫生间,开着门,还有一段距离时,闫思弦便看到吴端蹲在一个隔间前,不知在检查着地面上的什么痕迹。

    待他走近卫生间,看了一眼那女死者的脸。

    “怎么是她?!”

    闫思弦记得很清楚,今早上课时,给自己递纸条并留电话的,就是这个女生,要不是他眼尖,还真发现不了纸条被吴端截胡的事儿。

    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吴端在电话里询问他是否在家的意思。

    这女生现在死了,还是四下一家夜店,怎么看这都是闫思弦会出入的场所。

    吴端怀疑他把女生约到这种地方,倒也情有可原。

    闫思弦立即表态道:“我今儿一下班就回家了,小区监控、给我送晚饭的酒店工作人员,还有……呃……上次你见过的那个女医生,都能证明,她现在应该还在我家。”

    “嗯,我叫笑笑查过你们小区的监控了,你不介意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