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一章 如果(1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自案发那天起,两个孩子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除了恶心——恶心自己竟有那样一个生父——他们并没有太多情绪。

    有些事,虽然气愤,不甘,可一旦明白并不能靠人为逆转,只能接受命运安排的结果,便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父亲林立告诉了他们三件事。

    第一,他们的母亲李唤鱼和陈文涛被分开埋在了两个地方,如果以后警方找到其中一人的尸体,也没那么容易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第二,即便警方查到什么,只需要对外统一口径,说李唤鱼和陈文涛私奔,李唤鱼离家之后的事,他们一概不知;

    第三,陈文涛先动了手,所以孩子们才和蒋心雨一起杀死了他,那不是杀人,是正当防卫,他们没犯法,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之所以不报警,只是为了避免他们的身世公开,以免他们成长过程中受到流言的伤害。

    那两条人命,将成为一家人共同背负的秘密。

    两个孩子接受了大人的安排。

    对于孩子们的身世,林立应该聊聊的,却实在难以启齿。

    就像这些年来虽然遭受陈文涛敲诈,他却不曾直面问题,从来都是妻子李唤鱼去周旋。在林立的潜意识里,自己跟陈文涛相比是有缺陷的,他害怕陈文涛,害怕对上对方看可怜虫的目光。

    林立后悔,自责,如果他能站出来保护家人,而不是将妻子推到前头,或许妻子就不会死,孩子们也不必在小小年纪背负这样的罪恶。

    令他没想到的是,反倒两个孩子安慰了他。

    “你还管我们吗?”林泽薇只怯怯地问他,又试探地叫了一声“爸?”

    这一瞬间,林立的眼泪夺眶而出,许许多多的委屈涌上心头。

    他每每想到陈文涛时的担惊受怕,他雨夜里送发高烧的孩子去医院,三天三夜不合眼的陪护,为了给孩子送忘带了的红领巾,而顾不上吃早饭,在厂里突然晕倒……

    现在,孩子们害怕失去他。

    所有的委屈、付出都值了。

    ……

    吴端在询问林泽浩时候,闫思弦则在另一间小会议室询问林泽薇,两人追问了几个细节问题,诸如当时两兄妹躲在哪个衣柜里,他们所躲藏的位置是怎样的,为什么客厅茶几上会有工具箱——凶器锤子就是从那工具箱里拿出来的——据两个孩子讲述,因为出租房的窗帘拉环坏了两个,父亲修理拉环的时候用到了钳子,所以拿出了工具箱。

    几处细节全部对上了,说明兄妹俩没撒谎。

    真相大白,兄妹俩和林立见了面。

    孩子们知道自己有“未成年人”这张免死金牌,并不担心自己,却十分害怕父亲会坐牢,也担心因为他们家的事而受到牵连的蒋心雨阿姨。

    ……

    刑侦一支队办公室,吴端一边整理案件材料,一边道:“你说这案子能看在陈文涛存在过错的份上从轻判处吗?”

    闫思弦:“你不是从不关心判决结果吗?”

    “只是觉得孩子可怜,万一爸爸坐牢,两个孩子可怎么办。”

    “翻墙逃学的时候,一点儿看不出可怜,”闫思弦分析道:“放心吧,林立和蒋心雨私自掩埋尸体,顶多侮辱尸体罪,又不是故意杀人,判不了重刑,再考虑到实际情况,我认为很可能给缓刑。”

    听他这么说,吴端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又问道:“我刚看见你跟林泽浩说悄悄话,说什么呢?”

    “我就是告诉他,带着妹妹好好读书,别成天逃学上网,更别去找那什么何宇的麻烦,之前划伤了他手的歹徒,也不用瞎猜了,那不是何宇找去的。”

    吴端一愣,“你吓唬他?”

    闫思弦耸耸肩,“不然你指望我怎么对付熊孩子?”

    对待熊孩子,吴端同样没什么经验,他决定转移话题。

    “不过这案子也够离奇的,10岁孩子杀死成年人。”

    “不稀奇,毕竟有两个人帮忙呢,”闫思弦道:“尤其凶器是锤子,只要照人脑袋上来一下,力气都不用太大,就能让人丧失反抗能力。”

    闫思弦靠在椅子上,低头抠着手——他手上的伤痂快要脱落了,正是最痒的时候,此刻的闫思弦像一只大熊,让人看了不免觉得好笑。

    吴端道:“对了,我后天要回公安大学一趟,你有兴趣一块去看看吗?”

    “你母校啊?”

    “嗯。”

    “干嘛去?回忆青葱岁月?”

    “受邀请回去给学弟学妹上一堂实践案例课。”

    “呦,”闫思弦挑挑眉,“要去给人上课了啊,吴老师。”

    说到“吴老师”时,闫思弦故意拐了几下腔调。

    吴端不理他的调侃,继续道:“你留过学,视野开阔,所以我想请你跟我一块。”

    “行啊,我去给你当助教,打打下手什么的,不过,你可得考虑好。”闫思弦一本正经。

    吴端:“考虑什么?”

    “像爸爸这么玉树临风,万一到时候学生只顾着看我——当然了,围观什么的爸爸早就习惯了——我就是怕万一没人听你讲课,你这老脸往哪儿搁。”

    吴端:“滚!”

    闫思弦笑得十分狡黠,“哎不过说真的,你们学校前两天上热搜了……”

    “热搜?为什么?”

    闫思弦:“说起来也够奇葩的,一个男生给校方提意见,说是夏天到了,女生去图书馆的时候衣着太暴露,穿裙子什么的,影响他学习……没想到,校方采纳他的意见了,规定女生进图书馆不准穿裙子……”

    闫思弦一边说一边从手机上找到了那条新闻,他将手机递给吴端,“你自己看吧。”

    吴端接过他的手机,迅速浏览一遍。

    “卧槽假的吧?!这这这尼玛都什么年代了!”越看下来,吴端越是目瞪口呆,“诋毁!绝对是**裸的诋毁!要说真有这样的直男癌晚期奇葩,我信,但要说校方也跟着出台规定,这不是瞎整吗?绝对不可能!我们那可是211重点大学!警界最权威的学府……”

    闫思弦噗嗤一下乐了,“你挺适合去学校招生办上班的……”

    吴端不理他的调侃,继续皱眉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得了,别想了,我也好奇着呢,到时候去问问学生不就知道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