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章 如果(1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距离端午节还有5天,市局出现了两名特殊的嫌疑人。

    他们还不满14岁,是一对孪生兄妹。

    哥哥叫林泽浩,妹妹叫林泽薇,兄妹俩是在老师的陪同下,来自首的。

    不得不说,死贵死贵的私立中学还是物有所值的,至少在来之前,老师跟两个孩子充分沟通过,能看出来,两个孩子非常信任陪同他们前来的年级教员和班主任老师。

    在跟孩子沟通之前,班主任老师首先提出了孩子们的意愿。

    “他们现在只剩爸爸了,与其说两个孩子是来自首,不如说他们是来救爸爸的。”班主任老师道。

    “明白,”吴端不卑不亢道:“如果林立不是杀人凶手,那本身就不存在救这一说,没错吧?”

    班主任老师问道:“他们能看看爸爸吗?”

    “当然,但考虑到林立现在有顶罪嫌疑,为了不让他影响孩子自首的正确决定,等询问完了再让他们见面吧。”

    这样的安排,班主任老师挑不出什么不妥,便答应下来,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询问林泽浩的过程中,这位班主任全程都在。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还不到刑事责任年龄,加之充分的心理建设,两兄妹并不太慌张。

    不等吴端询问,哥哥林泽浩便讲述了起来:

    “是我跟我杀的陈文涛!他杀了我妈,就在我眼前,我只后悔没早点弄死他……否则,否则妈妈……”

    一提起妈妈,林泽浩刚刚假装出来的小男子汉形象瞬间濒临崩塌,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滚,但他迅速而凶狠地抹着眼泪,也不知是从哪儿学来的硬汉做派。

    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都这样吧。吴端想着。

    “说说吧,事发当天究竟什么情况。”

    林泽浩从老师手里接过纸巾,擤了一把鼻涕,用略显稚嫩的讲述还原了事情的大概:

    林泽浩家有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对外出租。

    有时候租客走了,网没断,林泽浩就和妹妹一起逃学去出租房里蹭wifi,打游戏——兄妹俩偷偷配了出租房的钥匙。

    那天下午两人正在屋里打游戏,听到有人开门,还听见妈妈李唤鱼在外面跟人说话。

    兄妹俩吓坏了,以为是妈妈带租客来看房子,他们赶紧躲衣柜里,只希望那租房子的人粗心,别打开衣柜。

    可是听了一会儿,兄妹俩开始觉得不对劲儿,当时总共进来三个人,一个是他们的妈妈李唤鱼,一个是他们熟悉的阿姨蒋心雨,还有一个听不出是谁的男人。

    那男人态度异常嚣张,李唤鱼和蒋心雨一开始还能跟那男人好好谈,后来,两个女人对他的羞辱和贪得无厌忍无可忍,双方终于从商谈变成对骂。

    除了敲诈勒索的话,他还骂他的妈妈“贱人”“婊子”“不要脸”,骂他的爸爸是“只会打鸣的公鸡”,还提到了他和妹妹的身世。

    并且,通过三人的交谈,林泽浩判断出,这种敲诈和羞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隐隐猜到,自己的家庭有问题。对一个十岁左右,刚刚开始有自我认知的男孩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绝对无法忍受。

    林泽浩的怒火蹭地一下就窜上了头,耳朵都要气到冒烟了。

    他没从柜子里冲出去的唯一原因是,他的妹妹林泽薇吓哭了。

    衣柜门缝透进来的微弱光线让他看到,妹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她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才没哭出声来。

    她询问和恐惧的目光投向了哥哥,似乎在问:我们真的是……那样……来的吗?

    这令林泽浩犹豫了,那个瞬间,他看到妹妹的世界观和他一样坍塌了,他不敢离开妹妹。

    只犹豫了——据林泽浩说是短短几秒,外面的吵嚷声里就裹挟了沉闷的叫喊和求救。

    当林泽浩从衣柜冲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妈妈已经倒地,头上全是血,后脑凹陷了一大块。

    他的妈妈像某种节肢动物,以无意识的扭曲姿态在地上蠕动着。

    蒋心雨阿姨吓得坐倒在地,大张着嘴,完全发不出声音了。

    而手握锤子的男人也愣住了——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杀人了。

    小小的林泽浩被愤怒彻底支配,他要给妈妈报仇,他要杀了那个男人。

    他大吼一声,冲上前去,不管不顾地扑向了男人。

    他还未满十岁,纵然使出了浑身力气,也不过只将陈文涛扑了个趔趄。

    一不做二不休,陈文涛知道已经没了退路,只有杀死所有知情人,他才能脱罪,他高高扬起了那只握着锤子的手,锤子抡向了林泽浩的脑袋。

    但那锤子最终没有落下。

    林泽浩奋不顾身的行为仿佛唤醒了吓得不成人样的蒋心雨,她也扑了上去,死死抱住了陈文涛抡锤子的手臂。

    一个孩子,一个女人,拼尽全力也并不能完全制住陈文涛,但他们的行为给了衣柜里的林泽薇莫大的勇气。

    女孩也冲了出来,不仅冲了出来,还在陈文涛握锤子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锤子落地,女孩习惯性地将它捡起,递给了哥哥——向来都是哥哥罩着她的。

    林泽浩这一架已经打红了眼,他只记得自己也抡了锤子,等他从发狂中稍稍恢复一点理智,他只记得自己和妹妹都被蒋心雨阿姨用力地搂在怀里。

    蒋心雨一个劲儿对他们说:“不要紧的,不要紧的,都会过去,会好起来的……”

    林泽浩的目光越过蒋心雨的臂弯处,他看到妈妈已经不再动弹,看起来竟有些安详,而那个凶手的脑袋已经被砸得稀巴烂,现在,换他以可笑的形态蠕动着。

    他们试着叫醒妈妈,最终却不得不接受妈妈已经死了的事实。林泽浩应该哭的,就像他的双胞胎妹妹一样,可他感觉不到太多痛苦,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的脑海是一片空白的。

    蒋心雨给他们的父亲打了电话,父亲林立很快赶来了。

    他不记得两个大人究竟交流了些什么反正最后尸体被处理掉了,父亲林立给兄妹俩请了三天假。

    在林泽浩印象中,那是父亲林立第一次将他们当成大人,与他们进行了一次成年人之间的谈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