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九章 如果(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一个事儿逼体质、动辄炫个富耍个贱的人,突然生起病来,吴端在第一时间就做好了被闫少爷各种支使的准备,毕竟他刚刚干出了把病号在市局停车场里晾了半小时的事儿,愧疚之心正在泛滥。

    谁知道闫思弦却病得十分安静,回家吃了一片药,和衣躺下,只说了一句“别管了,你该干嘛干嘛,我睡一觉就好”,便再没了动静。

    吴端在他床边坐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他是睡着了,还是单纯疼的不想说话,反正眉头一直拧着,对于“该干嘛”他思索了一会儿,没得出结论。

    吴端属于典型的糙老爷们儿,从没照顾过病号。

    闫思弦一躺下呼吸就很轻,甚至看不出呼吸带动的上身轻微伏动,这使得吴端总觉得惴惴不安,甚至鬼使神差地伸手探了两次闫思弦的鼻息。

    就在他第三次伸手的时候,闫思弦突然睁眼,眉头还皱着,眼里却有一点笑意,“你是想等我死了立马继承遗产吗?”

    吴端:“……”

    吴端:“遗产什么的就算了,硬盘里的***我倒是可以继承一下。”

    闫思弦:“行,父王都留给你。”

    见他还有心思贫嘴,吴端便觉得他这病不太重。

    走不走?这是个问题。

    闫思弦那么大一个人了,再说胃疼又是老毛病——他记得张雅兰在这里住的时候就曾大半夜给闫思弦买过胃药——既然是老毛病,那应该不会有事吧?

    吴端惦记着案子,好不容易从蒋心雨那儿找到了突破口,很多事还需要从速,再加上涉及未成年人,队里毛手毛脚的愣头青们能行吗?吴端心里有点没底。

    这么思索着,他已经走到了闫思弦家门口,开了门。

    出门之前,他脑海里又冒出了一个想法:要不……给他那个女秘书打个电话?或者帮他拆过纱布的女医生?总不好……真把病号一个人扔家里吧?

    吴端回头看看。

    闫思弦家是真的大,装修是真的简约硬朗,很容易就让人产生诸如“病号拖着虚浮的脚步下楼找水喝,一脚踩空滚下楼梯,后脑勺磕在扶手上,当即毙命”之类的联想。

    犹豫了一下,吴端没出去,关了门。

    他给赖相衡发了条几条消息,将蒋心雨的交代大致转述了一遍,又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让赖相衡跟他随时保持联络。

    赖相衡很快回了消息,最后还不忘问一句:闫副队来吗?

    他病了

    打上三个字,吴端又删掉,换成了:去不了

    闫思弦不是个矫揉造作的人,他从没跟人提过自己有胃疼的毛病。

    能看出局里对闫思弦的态度有点暧昧,请他做外聘专家,与其说看中他的专业技能,不如说是卖给闫家这个财政金主一个面子。

    但闫思弦自己很注意分寸,从不搞特殊,哪怕是有危险的外勤任务,他眼都不带眨一下。

    能看出来,他热爱这个职业,想干出点名堂来。

    在闫思弦心里,这点病是不是根本不值一提?吴端要是给他宣扬出去,反倒可能激发他的事儿逼本体。

    考虑到这个,才对赖相衡改口了吗?

    ……

    夜色彻底笼罩下来,距离睡觉却还有一段时间——况且吴端平时睡觉本就不规律。

    他决定打发一下时间,便坐在客厅沙发上,拿出手机玩了会儿射击游戏,毕竟有过专业训练,这游戏他几乎把把都能第一,但接连几把一挨上决赛圈,就被人抄身后打死。

    打游戏时,好几个问题老在他脑子里转圈。

    用不用给闫思弦烧点热水?病号不是都要多喝热水吗?

    还是喝红糖水?那好像是女的来大姨妈才喝的吧?

    要不叫个外卖,弄点粥?

    吴端只觉得异常烦躁,病号怎么就那么多事儿?

    昏睡中的闫思弦:我就睡个觉你为什么要疯狂吐槽?黑人问号脸麻烦来一沓。

    第二天清晨,闫思弦起床时已经没什么不适症状,就如他自己说的,睡一觉就好。

    吴端有点佩服他的,闫大少爷独自一人海外求学的时候,生了病也是这么硬抗吗?

    不过,闫思弦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让吴端为数不多的恻隐之心灰飞烟灭了。

    正在卫生间洗脸的吴端听到闫思弦起床的声音,一边嚷嚷着:“你怎么样啊?”一边迅速捧了几把水,把脸上的洗面奶泡沫冲掉,甩着满脸水珠子循声冲到楼。

    紧接着——

    “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吴端指着餐桌,“外卖餐盒不能用吗?为什么要把粥倒碗里?”

    对吴端这种为了少洗一个碗能把两三样菜一股脑倒进一个盘子里,或者干脆把米饭炒菜弄成盖浇饭的人,闫思弦这种做法简直应该立即拉出去枪毙5分钟。

    “你刷碗吗?!”

    在这个问题上,吴端突然展现出的执拗令闫思弦愣了一下。

    旋即,他一笑,“我有三个选择,第一,保洁阿姨,第二,洗碗机,第三,让保洁阿姨把碗放进洗碗机。”

    吴端垂下头,觉得一定是自己昨晚睡眠不足,外加还没吃早饭,才会导致智商下降。一定,一定是这样。

    闫思弦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一边喝粥,一边问道:“陈文涛尸体找着了吗?”

    “貂儿一大早就带人去挖,刚打来电话,尸体挖着了。但是尸体腐化比较严重,要彻底清理出来,带回市局,还需要点时间。

    林立已经归案,对杀死陈文涛的事儿供认不讳……小赖审了一个晚上,始终不改开,硬说陈文涛是他杀的,这人……”吴端叹了口气,“为孩子也算是拼了。

    不过我有点不明白,蒋心雨说陈文涛跟李唤鱼因为敲诈的事起了争执,是他杀了李唤鱼,而当时那个巧合……孩子们正好看到,为了保护妈妈,孩子们杀了陈文涛……

    算下来那个时候孩子还没到刑事责任年龄,不必负刑事责任,最划算的做法,应该是让孩子认罪。”

    “账不能这么算,”闫思弦道:“父母爱孩子,他们宁愿自己承担罪责,也不愿让孩子沾上杀人的污点。

    林立被拘的事,通知双胞胎了吗?”

    “我们的人正往学校赶。”

    “父母爱孩子,所以甘心牺牲自己,”闫思弦若有所思地愣了片刻,“可如果孩子爱父母,就应该站出来承认错误……等等看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