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八章 如果(1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蒋心雨虽然卫校毕业,但并没有从事护士工作,而是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做着库管。

    这天下午,她像往常一样走出公司仓库大门,打算搭乘地铁回家。

    手机响起,看到那号码,蒋心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还有些事,想跟你当面聊聊。”闫思弦开门见山。

    “电话里说吧,我真的……”

    “我们就在你公司门口。”

    “啊?”蒋心雨四下张望,看到马路对面停着辆挺高档的越野车,驾驶位置上的年轻男人正冲她招手。

    跟蒋心雨目光对上后,闫思弦便挂了电话,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

    蒋心雨有些犹豫,她不擅撒谎,所以之前拒绝了警方面谈的要求,此刻,她发现那名与她通话的老练的警官竟出奇的年轻。

    她知道事情已到了眼前,躲是躲不过去了,便一咬牙过了马路。

    闫思弦亮出警官证,“上车吧,一起吃个饭,聊聊,不用紧张。”

    蒋心雨沉默上车。这是个胆小的女人,总是缩着肩膀低着头,一看就不是那种会帮着路人抓小偷的热心群众。

    引起吴端和闫思弦注意的是,她眼睛下面挂着浓浓的黑眼圈,显然最近没睡好。

    吴端提醒道:“家里有人在等吗?用不用打个电话?”

    “嗯。”

    蒋心雨给老公去了个电话,只说自己有事,并不提具体什么事,并嘱咐对方给孩子做饭。

    “我就一点时间,吃饭就算了吧,你们有什么问题就直接……”

    “总要吃饭。”闫思弦打断了她,发动车子:“你家在哪儿?找个你家附近的地方吧,方便等会儿送你回去。”

    蒋心雨有些无奈,但还是报出了一条路。

    这是个不擅长掌控聊天节奏的人,想要攻克她不难。

    所以两人索性晾着她,摸不清状况,蒋心雨很快就会自乱阵脚。

    果然,饭越是吃到最后,蒋心雨越是如坐针毡,就在她往嘴里扒最后一口米饭的时候,闫思弦突然问道:“李唤鱼被陈文涛敲诈了不少钱,她跟你商量过对策吧?”

    蒋心雨手里的筷子一顿,口中还含着米,眼看她就要摇头否认,闫思弦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林立都告诉我们了。”

    吴端看了闫思弦一眼,心想这家伙诈起供来真是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这当然不符合规矩,但吴端并未点破,询问和讯问本就是斗智斗勇的工作,要是全都平铺直叙,案子猴年马月才能破。

    这招果然有效,蒋心雨脱口而出:“他他他……都说了?”

    紧接着,出乎两人预料,蒋心雨竟突然哭了起来,是那种情绪崩溃的嚎啕大哭。

    正是饭点,餐馆里几乎是满座,立即有数道目光向着他们这桌投来。

    吴端分明看到,一些目光对他和闫思弦充满了鄙视,仿佛他们中的某一个是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

    短短几秒钟,看客们已经脑补出数个不同版本的虐渣小说。

    吴端满头黑线,看向闫思弦,闫思弦保持了一贯的淡定,不仅如此,他眼中还有因为如此轻易就撕开了案件突破口而产生的兴奋之色。

    吴端用眼神询问闫思弦:用不用换个安静的地方?比如……回车里?

    闫思弦用一个斩钉截铁的眼神告诉他:不用!

    蒋心雨边哭边断断续续道:“我早就说不行……不行啊……我就不该……不该掺和他们的事啊……害死我了……李唤鱼可害死我了……”

    闫思弦也不说话,只一个劲儿给她递纸巾。

    一开始,蒋心雨的眼泪鼻涕流得很快,甚至有点来不及擦的意思,哭过那最汹涌的一阵子之后,她的情绪渐渐平复,话也连续完整起来。

    “我要回家!我要给我老公打电话!”

    她少有地提出要求。

    “现在不行。”闫思弦断然拒绝,一把按住她放在桌上的手机,“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会让你见老公孩子的。”

    蒋心雨因为情绪崩溃而提起的一点勇气,瞬间被闫思弦压制。

    她怕得要命,只会嚷嚷“我没干!我什么也没干!……人不是我杀的!”

    这下,围观者的目光更复杂了,甚至有人掏出手机拍了起来。

    吴端不想节外生枝,立即起身,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对闫思弦道:“走!回车里。”

    闫思弦没说话,但脸色不太好。吴端也顾不上许多,单手架起哭的不成样子的蒋心雨,就回了车上。

    换了地方,蒋心雨倒没受什么影响,继续哭她的。

    吴端也不知道怎么得罪闫思弦了,一上车,他就在副驾驶位置上闭了眼睛,脸色是真的不好。

    吴端在心里骂了一句:耍脾气也不分个时候!跟谁玻璃心呢?!

    他干脆不理闫思弦,对蒋心雨道:“李唤鱼怎么死的?”

    蒋心雨被吴端盯得实在招架不住,答道:“陈文清杀的……”

    ……

    吴端和闫思弦再次抽空探讨起这个案子,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吴端必须承认,蒋心雨的讲述既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细想之下,又在情理范围内。

    甚至,蒋心雨本人也参与其中。

    如此一来,他便只能将蒋心雨送到市局,暂时拘留起来,并让女刑警李芷萱通知了她的家属。

    他忙活这一圈时,闫思弦始终没下车。

    这让吴端不免有些窝火,他看不惯一个大男人矫情,有什么不满的,大可以直接说出来,给谁脸色看呢?

    直至他忙完了,回到车上,正想开口损闫思弦两句,却发现他不仅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一层汗,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淌到高高的鼻尖,他皱着眉头,似乎并未发觉。

    吴端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试探地问道:“你没事吧?”

    闫思弦没睁眼,只吐出两个字:“胃疼……”

    吴端想起,手上受了那么重的伤,闫思弦都没皱一下眉头,如今这样,看来是疼惨了。

    吴端登时慌了,又慌又愧疚,不免责备道:“你早说啊。”

    说着,他便发动了车子,“这就送你上医院。”

    “回家,家有药,老毛病了。”闫思弦此刻能省一个字是一个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