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七章 如果(1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没说话,只静静等着闫思弦的下文。

    闫思弦:“老同志,能给点反应吗?”

    吴端:“呃……你真棒?”

    闫思弦:“……”

    闫思弦挑起嘴角,摇了下头,继续道:“刚才的谈话中,虽然林立想要表现出对李唤鱼出轨行为的的不满,但他言辞非常克制,两次用到’我老婆’这个称呼,第一次是一个说陈文涛纠缠他老婆,第二次是说因为受他的影像,他老婆也变成了怪物。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恨自己的妻子——尤其还涉及出轨行为,他绝不会这么称呼她,因为这称呼本身就是一种耻辱。

    他这么称呼李唤鱼,恰恰反映出,恨是假的,出轨的事很可能也是假的……”

    吴端打断他道:“我对心理学本身没有什么成见,只是,你仅凭一个称呼就得出这结论,会不会太……太玄乎了点?”

    闫思弦:“还有其它依据。

    林立是个有理财意识的人,在大部分人对商品房一知半解的时候,他已经入手了两套房子,并且凭借房子成了个小土豪。

    这样一个人,老婆偷偷把钱拿给外人,瞒他几个月,我信,可要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瞒了他七八年,怎么可能?

    所以,不是李唤鱼偷偷将钱拿给陈文涛,而是李唤鱼夫妇受到了陈文涛的敲诈,不得不给他钱。

    还有一点,李唤鱼的成长历程决定了,她出轨的概率本身就比较低。”

    “这又怎么说?”吴端道。

    “你想过吗,什么样的人容易出轨?”闫思弦道。

    “呃……有钱人?”吴端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闫思弦眯了一下眼睛,“你是不是对有钱人有什么误解?”

    吴端摆出十分无辜的表情,“小闫我对你绝对没偏见,真的小闫你信我。”

    闫思弦:30岁的人了,装什么无辜?!犯规啊你!

    吴端:29!明明只有29!

    闫思弦:“我认为出轨是件成本极高的事,不仅是经济上,精神上也是种折磨,偷鸡摸狗一时刺激,但后患无穷。会这么干的人,往往目光短浅,只顾眼前一时爽。

    要么就是……年轻时候光顾着为社会做贡献了,等年纪稍微大点,感觉自己啥也没玩过,这辈子亏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玩,索性包养个小三吧。

    可是纵观李唤鱼的成长经历,高中辍学,她交往过的男朋友,先是社会上的小混混,然后是名牌大学大学生,再然后,她的老公林立,是个收入稳定且有两套房子的小土豪。

    李唤鱼所交往的每个男朋友,都是她能在那个阶段的认知水平下找到的最优的男性,不能说她功利,但至少她有眼光有标准有规划。

    她不符合出轨群体的一般规律。

    当然了,凡事无绝对,我们再退一步来说,即便李唤鱼真的出轨,她会选陈文涛?

    像李唤鱼这样一个——说她历尽千帆洗尽铅华肯定不准确,但大致就是这意思,你领会精神吧——像她这样一个女性,在选择出轨对象的时候,没理由眼光倒退。

    综上,我的结论是李唤鱼根本没出轨,她的确被陈文涛纠缠,但不是林立说的那种纠缠,说敲诈更贴切,陈文涛需要钱。

    一开始,他的敲诈理由或许只是:将李唤鱼出轨的事告诉她老公林立。

    后来,他发现林立根本不在乎,他的敲诈如同打在一团棉花上。

    不久,他发现李唤鱼怀孕了,算算日子得话——虽然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算,但肯定有方法让他算出来那是自己的孩子。

    再加上,林立的第一段婚姻没有孩子,如果陈文涛有点小聪明,稍微联想一下,就能猜到这对夫妻在打什么主意。

    所以他有了新的敲诈理由,如果不给钱,就把龙凤胎的身世说出去,搞臭这一家子的名声,让小孩以后也没法做人。

    呃……顺便补充一句,我们有钱人比较喜欢开放性关系。”

    “啧啧,血缘。”吴端的感慨只有短短四个字。

    如果闫思弦的推测即事实,那就说明:与龙凤胎有血缘关系的陈文清丝毫不念情分,甚至不惜毁了两个孩子,也要敲诈钱财。

    这简直是对血缘最大的讽刺。

    吴端道:“可问题是,林立为什么要撒谎,他宁愿舍弃亡妻的名誉,究竟想隐瞒什么?”

    “好问题,”闫思弦略一思忖,“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该从林立那儿找答案,我们把他逼得够紧的了,小心物极必反。”

    “那……?”吴端又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你忘了吗,蒋心雨,那个李唤鱼的好朋友,在出轨问题上,她也撒谎了,她一口咬定李唤鱼出轨,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她又为什么诋毁李唤鱼呢?”

    “嫉妒?”

    闫思弦摇头,“不像,嫉妒的女人顶多拿些以讹传讹捕风捉影的事儿诋李唤鱼,像蒋心雨那么笃定的,可不多见。

    我倒认为,她跟林立有着相同的撒谎原因,看来这次她是躲不掉了,走吧,去拜访她。”

    两人在一家川菜馆随便点了两个菜,解决午饭。

    吃饭时吴端问道:“你端午节怎么过?”

    “跟平时一样吧。”

    吴端露出一个“孤家寡人我同情你”的表情。

    闫思弦:“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敲锣打鼓再亲自去划一趟龙舟?”

    吴端噗嗤一声笑了,“至少得吃粽子吧。”

    “嗯,公司发福利的时候,秘书应该会给我送一份,你要来吃吗?对了市局是不是也要发过节福利了?”

    “今天听说没有,财政缩减啊。所以我想请你去我家,端午我爸妈要过来,你到时候过来我家吃饭吧,我妈包的蜜枣粽子很好吃。”

    闫思弦思索了片刻,认真道:“我能要求吃肉粽吗?”

    “鄙视你们这些咸党,”吴端道:“真搞不懂,肉粽跟酱油拌饭有什么区别。”

    闫思弦:行吧,反正能蹭饭,你说什么都对。

    “对了,”吴端道:“什么是开放性关系?”

    闫思弦:“噗……”

    他真的要喷饭了。

    “那个……你有空自己上网搜吧……吃完了没啊,赶紧的,还要去询问蒋心雨呢。”

    吴端:诶诶诶……谁说吃饭要细嚼慢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