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六章 如果(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怎么证明?”

    “其实我们的首选就是他,在我们认识的人里,无论长相、学历、性格,最优的选择就是他了。

    李唤鱼直接跟他摊了牌,大致就是……希望他帮我们这个忙吧,但他没同意……

    他已经结婚了,那种规规矩矩的人,即便没结婚,心里大概也接受不了吧……”林立苦笑一下,“有时候真觉得我是个怪物,把我老婆也变成怪物了……求你们了,别告诉孩子,要是他们知道了……我不敢想……”

    提起孩子,林立刚刚还算平复的情绪瞬间到达崩溃的边缘。”

    闫思弦不打算让他的负面情绪泛滥,强调道,“如果你希望保守孩子身世的秘密,我们一定会尊重你做为孩子监护人的权利,绝不多嘴。”

    紧接着,闫思弦又问道:“为什么选陈文涛?”

    林立好不容易又控制住情绪,他答道:“首先他外形条件还可以,其次他挺聪明的,虽然学历一般,但在厂里算是心思比较活泛的年轻人,他是对李唤鱼有意思的人里条件最好的。

    还有一点——现在来看,我们对这一点的判断大错特错了——当时我们觉得选他的话,后续不会有什么麻烦。

    一个单身小伙子,我们觉得他不过一时新鲜,占了一夜情的便宜也就差不多了,毕竟,要打破各种阻碍,跟一个有孩子的已婚妇女在一起,需要很大勇气的。

    我怎么都想不到,他会纠缠我老婆。”

    闫思弦突然问道:“李唤鱼为什么跟你结婚?”

    林立愣了一下。

    闫思弦解释道:“你比她大15岁,而且,就像你说的,有很多男人喜欢她,在结婚这件事上她为什么选了你?——抱歉,这种情况下,我很难不小人之心——是因为你经济条件比较好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对林立来说,这似乎是个非常有难度的问题,“她是那么年轻,漂亮,充满了活力……她一进厂我就注意到她了……

    可我从没想过娶她——我离过婚,又有问题,怎么敢想呢,可她太吸引人了……”

    闫思弦很想提醒林立,他向陌生人如此描述前妻,令现任妻子十分难堪。

    男人生存法则第一条:在老婆跟前,绝不夸别的女人。

    戚文娟再次攀上了林立的手臂,又再次被林立挣脱。她只好低头,隐忍着。可见,这女人在家里没什么地位。

    林立继续道:“她总是那么自信,自信到……我分析她有点英雄主意,喜欢扮演救人脱离苦海的英雄,在她眼里,我大概挺可怜的吧,属于需要拯救的那类人,她觉得她有能力让我幸福。

    这一点上,我承认,我有点利用她的性格,占了便宜。”

    闫思弦的少有地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眼神,他喜欢跟睿智的人打交道,林立此人,初见时给他的印象并不好,可后来得知他对孩子不错,对他的印象便有了改观。

    现在,听到他如此分析,闫思弦认为,至少他看问题算得上透彻。

    从刚才谈话,林立的眼睛就不断往桌上装着带血纱布的证物袋上瞟。

    此刻,他终于开口问道:“这是……他们受伤了?”

    “他们没事,放心。”闫思弦当然不能细讲昨晚他和吴端都干了些什么,岔开话题道:“最后一个问题,抛开出轨这件事不说,你觉得李唤鱼这个人怎么样?”

    “她……挺好的。”

    闫思弦起身,“或许还会来打扰你,抱歉揭你隐私,我们对外会保密。”

    两人刚一坐上车,闫思弦便笃定道:“不是出轨,是敲诈,至少敲诈的可能性更大。”

    此刻,吴端的大脑被林立一家的伦理问题搞得一直处于半游离状态,对闫思弦的推论并未表现出太多情绪。

    这使得闫思弦有些不满。

    他看了吴端一眼,“喂,你开车行不行?”

    “啊?”吴端回过神来。

    闫思弦干脆下车,走到驾驶室那边,拉开车门,对吴端道:“换换,我开。”

    “没事,我……”

    吴端话还没说完,几乎被闫思弦拎了出来。

    “我可不想死于车祸。”

    吴端撇撇嘴,坐上了副驾驶位置。

    闫思弦笑着问道,“你丢魂儿了?”

    “哎……我可能老了吧……”吴端感叹道:“跟不上这些人的想法了,你就不觉得有点……嗯……恶心吗?”

    “还好吧,”闫思弦解释道:“在国外,代孕是一个——不能说成熟,但至少在法律允许的范畴内,而且存在运营这项生意的正规公司,我妈之前还心血来潮跟我商量,万一找不上合适的结婚对象,要不要先找个代孕机构,把生孩子的事儿定下来……”

    吴端更加目瞪口呆。

    吴端:厉害厉害,你们有钱人咋不上天,原来贫穷不仅限制了我的想象,还尼玛限制了我的生育能力……

    闫思弦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当然了,我肯定是没同意。”

    吴端:这有什么好骄傲的?要不要给你发朵大红花?再鼓个掌啪啪啪啪……

    闫思弦知道一时半会儿怕是没法把吴端从三观崩塌的混乱中拽出来了,便继续道:“……所以,对林立李唤鱼夫妇的行为,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伦理上的确说不过去,但情理上——吴队,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他们无非是一对想要孩子而要不成的夫妻罢了,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就那么几条,没从人贩子手上买,我就觉得挺不错了,至于找人帮忙——说白了,那是人家夫妻俩的私事,只要他们和帮忙的第三方都ok,旁人有什么立场说三道四?”

    吴端低头思索片刻,“好吧,可能是我太狭隘了。”

    闫思弦笑,“没看出来,你这么保守啊。”

    吴端:“很明显好吧,这都看不出来,用不用给你挂个眼科。”

    闫思弦不理他强撑面子的嘴硬,继续道:“可惜,林立李唤鱼夫妇找到的第三方——陈文涛显然很不靠谱。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林立和李唤鱼一直都在同一战线,他们的敌人一直都是陈文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