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二章 如果(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下午6点,市局。

    一名实习女刑警端着两个一次性饭盒从小会议室里出来,饭盒里的饭已经吃光了,迎面正碰上回来的吴端和闫思弦。

    女刑警急忙立正,“吴队好,闫副队好。”

    这女刑警存在感不高,进刑侦一支队后,一直负责文书类的工作,吴端记得她叫李芷萱,李八月出事后,她便接手了大部分李八月的工作,是个胆子不大但做事认真的姑娘。

    吴端看了一眼小会议室,问道:“怎么样?”

    “一大早就来了,到处打听,问杀他们女儿的凶手抓到了没,问我们查到哪一步了,我说哪儿有那么快,他们就坐门口台阶上等,怎么劝都不回去。

    天那么热,我看他们中午只吃了几口自己带来的馍馍,连水都没有,怪可怜的,就把人带到会议室,下午从食堂给他们打了两份饭。”

    “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容易啊。”感叹玩,吴端又对李芷萱道,“辛苦你了。”

    “理解万岁吧,其实他们也挺害怕的,怕我们撵他,不让他们在市局呆。”李芷萱唏嘘不已。

    “撵他干什么,人家又不是来闹事,女儿死得不明不白,我们总得给个说法,”吴端道:“这事儿你做得对,这两天你就多照顾着点,买饭的钱从咱们队活动经费里支。”

    “哎,知道了。”

    交代完,吴端和闫思弦便进了大会议室。

    今天参与走访排查工作的刑警已经陆续回来,临下班时候汇总工作是惯例,貂芳做为这起案件的责任法医,也参与了会议。

    吴端进屋,扫视一圈,见只有赖相衡还没回来,便决定不等了。

    刑警们依次汇报了走访结果,许是因为某种“美女效应”,吴端发现,李唤鱼的熟人里,男性对她的评价大多是诸如有想法、胆大、独立之类赞扬式的,他们欣赏和尊重李唤鱼。

    女性熟人则要刻薄一些,话里话外总透着李唤鱼不检点的意思,但要真让她们拿出点实质内容,她们又说不上来,顶多就是她高中辍学后交过几个混混男朋友。

    女人们的嫉妒心还真是藏也藏不住,吴端默默想着:被询问者是带着情绪的,很难客观独立,这案子的走访工作,比想象中要难。

    最后发言的是冯笑香,冯笑香低着头,刘海将她与其他人的视线隔开。

    “疑似跟李唤鱼存在婚外情关系的陈文涛,的确失踪了,14年11月25号,他的父母发现儿子失踪,当即报了案。

    陈文涛是跟父母住在一起,据他的父母反应,平时陈文涛下班就回家吃饭,然后宅在家打游戏,几乎没什么社交活动。

    那天他没像往常一样准时回家,父母打电话也不接,一开始两位老人以为他跟朋友在外面玩,没在意,直到后半夜,家里担心得不行,就报了警。

    从那以后陈文涛就再没回过家。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派出所也组织人手对陈文涛的人际关系进行了调查,但李唤鱼并未进入警方视野。

    按说,如果两人有婚外情关系,应该能查到些蛛丝马迹,但完全没有——当然,也有可能当时警方调查得不够细致,只是将其作为一起普通的人口失踪案走了下调查过场。”

    冯笑香说话时,吴端翻着桌上的案宗,待冯笑香说完,吴端道:“陈文涛14年11月25号报失踪,而李唤鱼是14年12月20号报失踪,相差不足一个月。

    其中,陈文涛是失踪当天就被家人发现,并报了案,而李唤鱼——因为她已经结婚,与父母的联系不那么频繁,报案材料上记录,她的父母发现找不到女儿的时候,李唤鱼已经失踪近一个月了,这说明李唤鱼的失踪报案有一定滞后性。

    这样算下来,他们几乎是同时失踪的……”

    有人敲门,闫思弦起身去开,只见赖相衡回来了,他风风火火进了门,一脸的喜气洋洋。

    “重大发现!重大发现!”赖相衡道。

    吴端便让他先说。

    “林立的前妻说,他没有生育能力!”

    “什么?”由于是口头表述,吴端并不能分清赖相衡所说的“他”,是指男的还是女的。

    赖相衡便补充道:“林立没有生育能力!他跟第一任妻子就是因为这个离的婚!”

    虽然生殖疾病也是可以治疗的,但会议室里的众人还是不由自主想到了林立的一双儿女。

    如果他不能生育,这两个孩子是谁的?

    李唤鱼似乎离婚外情又近了一步。

    “还有呢,”赖相衡继续道:“我今天问她为什么跟林立离婚,她一开始还不说实话,净扯淡,说什么性格不合,幸亏我没信,问了半天,跟她讲事实摆道理,就差开一档普法节目了,她才终于说了缘由。

    你知道她一开始为什么撒谎吗?”赖相衡问吴端。

    对赖相衡这种相声式的汇报,吴端已经习惯了。

    吴端欣赏刑侦一支队里每个人的特点,他能无缝衔接地跟每个人配合工作,这便是吴端做为支队长的本事。

    此刻,他很自然地给赖相衡捧哏道:“为什么?”

    “因为林立跟她打了招呼!看通话时间,绝对是队长刚从林立家出来,他就给第一任妻子打了电话,在电话里求她,千万别把自己不育的事儿说出去。”

    “她答应了?”这一点尤为让吴端在意,“离婚了还愿意帮林立撒谎?”

    “离婚也不见得就得做仇人啊,”赖相衡道:“林立的头一任妻子挺念着他的好,据她说,当初离婚的时候,林立觉得是自己的原因导致家庭破裂,几乎是净身出户的,所以林立这回开口求她,就很难拒绝。”

    “这么说林立的第一任妻子离婚后又后悔了?”

    “有这个意思吧,反正她过得不太好,之后一直没结婚。

    她说当初林立提出过领养孩子,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总觉得不是自己生的,不亲,没办法,就离了。”

    调查至此,天平几乎不可逆转地倒向了“李唤鱼有外遇”这一说法。

    更可怕的是,如果林立早在第一次婚姻时就知道自己不能生育,那么自从他的第二任妻子李唤鱼怀孕,他就已经知道妻子出轨外遇了。

    这是一个怎样扭曲的家庭?这么多年,林立承受了多少心理压力?无人能想象。

    林立的作案嫌疑近一步上升。

    “看来有两个大概率的可能性,其一是林立长时间承受妻子出轨的压力,杀死了妻子李唤鱼及其出轨对象陈文涛。

    其二,陈文涛和李唤鱼——或许因为李唤鱼真的只是跟他玩玩,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总之,陈文涛杀了李唤鱼,并潜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