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章 如果(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陈请儒瞬间明白了吴端的意思,但他还是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吴端没回答,他知道陈请儒听清了。

    只是瞬间失态,陈请儒恢复了成熟礼貌,“我能了解一下吗,你为什么这样问?”

    “恐怕不行。”

    “好吧,她没问题,至少在我们分手之前,她作风方面没问题——当然了,分手之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这些年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她这个人,只是不喜欢被人管束,但自律能力还是有一些的,分得清好坏,否则我也不会跟她在一起。”

    “你们几年没见面了?”

    “我04年大学毕业,03大三,大三那年我们分手,之后就再没见过面,算下来得话……15年……”陈请儒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竟然15年没见了……

    哦,不对!我们见过一次!呃……说起来有点儿尴尬,我陪老婆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那会儿我们正准备要孩子,就陪老婆做一些妇科检查。

    谁成想,正好在医院碰见她,她跟她老公一起,那会儿她已经怀上孩子了,还是双胞胎,大着个肚子,我压根没认出她来,还是她认出我,跟我打招呼的。

    我们就随便聊了几句,互相说了说家里的情况……呃,我想想……倒是她爱人,看上去比她老很多,但对她真的很好,嘘寒问暖的,还有就是……她爱人知道我。”

    “什么意思?”

    “就是……他知道我跟李唤鱼以前有过一段——李唤鱼给我们相互介绍,我忘了她具体说了些什么,但总之有一层’她以前跟她老公说起过我’的感觉。

    我当时就是觉得……她还是老样子,胆子大,对她老公还挺坦诚的。”

    陈请儒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实在是过了太长时间,我能帮到你们的相当有限,不过有个人你们倒是可以去问问。”

    “谁?”

    “蒋心雨。我们共同的初中同学,以前上学的时候没觉得她俩关系有多好,后来我进重点高中,李唤鱼进普通高中,蒋心雨好像是进了卫校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分开了她俩关系反倒好了。

    后来李唤鱼结婚的消息,还是蒋心雨告诉我的。”

    “知道了,多谢配合。”吴端看向闫思弦,意思是“你还有没有问题”。

    闫思弦微微摇了下头,吴端便率先起身,和陈请儒握了一下手,“感谢你抽出时间协助我们调查,李唤鱼遇害的事,警方还没有对外公布,希望你能配合我们保密。”

    “好,我明白,”陈请儒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道:“如果凶手抓到了,你们能通知我一下吗?就是……毕竟是个熟悉的人遇害了……”

    “好。”

    “有点意思,”出了律所,闫思弦道:“前男友和老公的说法大相径庭,我都怀疑他俩说的是不是一个人。”

    吴端也道:“林立肯吐的信息太少,先从外围查起吧,等我们对李唤鱼有一个更具体的印象,再去询问他就言之有物了。”

    “也对,那接下来呢?蒋心雨?”

    “嗯,”吴端道:“你知道走访摸排工作的要领是什么吗?”

    “无非抓住一条线索摸到底,要么有所收获,要么确定线索确实断了,撞了南墙,就像……理清楚一团毛线。”

    吴端点头,“理论知识还挺扎实。”

    闫思弦挑挑眉,“这算什么?考我?”

    “不敢不敢,”吴端秒怂,“探讨,学术探讨。”

    ……

    李唤鱼的死讯是由闫思弦在电话里告知蒋心雨的。

    蒋心雨显得忧心忡忡,“确定是她吗?弄错了吧?”

    “已经做过dna比对了,的确是李唤鱼,”闫思弦道:“我们了解到你跟李唤鱼关系不错,毕业后还有联络,想跟你了解些情况。”

    “可以可以,你问吧。”

    蒋心雨答应得很痛快——闫思弦感觉到,不是那种替好朋友难过,从而竭力配合警察,希望揪出凶手的痛快,而是不愿意跟警察见面详谈,所以希望赶紧在电话里把话说清楚的痛快。

    于是闫思弦试探道:“您今天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找您面谈。”

    “这……你就直接问吧,不行吗?”

    验证了自己的猜测,闫思弦便不再强求。

    “行。据你们的同学反映,初中时期你和李唤鱼关系算不上好,为什么毕业后分开了关系反倒好起来了?”

    “这个啊……”

    闫思弦隐隐觉得电话那头的人松了口气,似乎是因为——他没问到令对方纠结的某个问题。

    他少有地着急烦躁,吴端听着免提那头蒋心雨的声音,对闫思弦做了个手向下按的手势,意思是让他控制情绪。

    闫思弦看他紧张专注的样子,觉得好笑,烦躁一扫而光。

    蒋心雨讲道:“直到毕业,我们的确不熟。李唤鱼……她在学校属于那种风云人物,用现在的话,应该叫她校花吧,长得好看,好多男生喜欢她,女生要是能跟她做朋友,混进她那个圈子,好像脸上也很有面子……

    我太普通了,长得——反正那时候完全不懂得打扮,成绩中下等,也没什么朋友,我不可能混到李唤鱼那个圈子里。

    后来她辍学,我进卫校。

    卫校就更乱了,你们知道的,那种三流学校,女生多,是非自然也就多,学生拉帮结派。

    我刚进校的时候经常被高年级的人欺负,有一次被那些人堵了要钱,正好碰到李唤鱼和他男朋友——她男朋友,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小混混——呵呵,我们现在都老了,知道混社会什么的,幼稚。可那时候就兴这个,觉得混社会的男生很厉害。

    我记得当时她男朋友一个劲儿在她面前表现,警告那些欺负我的人,要找人收拾她们。

    反正她救了我一次,对她来说是举手之劳吧,或者她也不是为了救我,就是想耍耍威风。

    我后来请她吃过饭,总要感谢一下人家吧,也不知怎么一来二去就有点熟了,偶尔见面聊一聊。”

    “那李唤鱼失踪的事您知道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