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七章 如果(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dna检验结果出来了,死者正是李唤鱼。

    两位老人虽然早已知道结果,却还是狠狠哭了一场,或许他们需要的仅仅是宣泄情感吧。

    近4年的寻找,焦虑,担惊受怕,如今终于有了结果,可以死心了,也真的死心了。

    吴端内心极度不忍,李唤鱼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她死了,家中老人尚且如此伤心,若是做为独子的吴端殉职,父母可如何活下去?吴端不敢想,他甚至有点不敢去看两位老人。

    等将两位老人送走,一直在办公室躲清闲的闫思弦才露面——他实在不擅长安慰人。

    闫思弦问道:“什么情况?他们怎么说?”

    “说女婿就是凶手呗。”

    闫思弦挑挑眉,“你好像不相信他们的话?”

    “也不是不信,只是……”吴端想了想道:“两个老人说不上怀疑女婿的具体的原因,就是深信整个人有问题,从他们的讲述里,我看到的是妒忌和愤愤不平。”

    “怎么说?”

    “首先,李唤鱼的丈夫林立坚持认为妻子出轨,跟别人跑了,这种诋毁他们女儿名誉的行为,本来就让两位老人不满。

    其次,李唤鱼失踪后,林立也不去找人——两位老人当然希望他也能一起,穷尽所有办法去寻找李唤鱼。

    还有就是,林立比李唤鱼大13岁,还离过婚,十几年前社会不像现在这么开明,离婚可是件丢人事,李唤鱼的父母当年就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李唤鱼义无反顾嫁给了林立。直到龙凤胎出生,有了外孙外孙女,两个老人跟女婿的关系才慢慢缓解。

    这都不算什么,李唤鱼失踪大约1年后,林立再婚了,过得还不错,在两位老人眼中,这不就是背叛吗?他们的女儿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林立却已经从那件事里走出来,开始新生活了……”

    闫思弦点头,“明白了,这样的情况下,两位老人当然愤愤不平,为自己的女儿不值。”

    “是啊,他们对这个女婿意见很大。”吴端道:“不过,走吧,还是见见林立去,这个人——我不能说他可疑,但他让人觉得不舒服。

    小赖刚才打电话通知他,说李唤鱼的尸体找到了,林立态度非常冷漠。

    毕竟做过夫妻,现在人死了,总不至于……好像唯恐避之不及,生怕我们要他来把尸体领走处理后事。”

    ——————————

    林立家位于墨城中心的一个老小区,算下来,是墨城的第一批商品房。

    房子是15年前他和李唤鱼结婚时买的,那时候房价刚开始暴涨,有意识买房的人还不多,林立显然就是有眼光的那批人。

    他家不仅买了房,还一下子买了两套。

    也难怪,那时候钢材厂效益不错,林立又正好是厂里的小领导,而他老婆李唤鱼也是厂里的正式职工,夫妻俩的收入也算小康家庭。

    只是后来住房饱和,国家开始管控,加之钢材厂经营不善,倒闭了,夫妻俩一下子都成了下岗工人,年纪在那儿摆着,能力也有限,想要再就业谈何容易,只能在家收收房租,吃吃老本,一家人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两人敲开林立家门的时候,他本人并不在,倒是他老婆开了门。

    女人非常谨慎,通过猫眼看了半天吴端的警官证,又问了许多问题,直到吴端提起李唤鱼的死,说明来意,女人才开了门。

    那是个皮肤苍白的女人,给人一种“总是闷在屋子里,很久没晒过太阳了”的感觉。

    孤僻,缺乏社交,整日围着丈夫打转的家庭妇女……

    这便是吴端对她的第一印象。

    进屋落座,女人张罗着给他们倒水,被吴端婉拒。

    吴端环视一圈,发现这家的家具家电都很陈旧,都是十几年前的款式,皮沙发一角已经磨破了,露出里面黄色的海绵,沙发坐垫没能完全遮住那个破洞。

    吴端本想问问林立什么时候回来,女人却先开口道:“你们问我吧,问我也是一样的,我都知道。”

    她说这话一定鼓起了巨大的勇气,吴端看到她局促地搓着手。

    “哦?你都知道什么?”

    有人愿意提供信息,即便不是林立,吴端也很乐意听。

    女人咳了一声,清清嗓子,道:“跟李唤鱼在一起,他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那女人……死了活该!谁知道她跟多少人扯不清楚……”

    女人很为自己的丈夫打抱不平,她的讲述显然带着浓重的个人情绪。

    为了不使谈话太过跑偏,吴端只好打断她道:“你的意思是李唤鱼有婚外情?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呵呵……不怕你们笑话,我以前是这家的保姆,那会儿龙凤胎大概4、5岁吧,我就在这儿帮着带孩子。

    李唤鱼不止一次往家领男人,她把人领回来,就把我支开,让我领着龙凤胎上外头玩去。

    你要问我亲眼看见没有……呵,那龌龊事我可没眼看,可这不是明摆的吗,还用看吗?”

    “那你告诉林立了吗?”

    “我……”

    这一卡壳,吴端便知道答案了。

    她做保姆时,偷偷向男主人告过状。

    问题是,当时她为什么这么做?仅仅是替男主人打抱不平,还是……她已经有了上位顶替女主人的心思?

    吴端沉默等着她的答案。

    “我是不小心,说漏嘴了。”

    女人这样解释,吴端也不反驳,而是继续问道:“这么说,你见过李唤鱼领回家的男人?”

    “嗯。”

    “能具体说说吗?她每次领回家的人都不一样,还是固定的?”

    “这……”女人低头想了一会儿,“这我记不清了,但应该就是厂里的人……都是一个厂的,她这不是明着往林立头上放绿帽子吗,不要脸!……”

    吴端努力从女人的抱怨中挖掘出有用的信息,“你是说,李唤鱼的偷情对象,是原先钢材厂的人?”

    “对!我想起来了!有一个是跟她一块在厂工会上班的。工会嘛,你知道的,就是给工人放放广播,组织大家跳跳舞,都是文艺活跃分子,玩得开……”

    说这话时,女人一脸鄙夷,但除了鄙夷,吴端还看到了一些别的情绪,似乎是……妒忌?

    是了,吴端看过李唤鱼的照片,她不仅身材高挑,而且样貌很好,是那种老派的纯天然美女,即便到了30多岁,气质依然很好,比眼前的女人强了不是一点两点。

    想通了这些,吴端便明白了眼前这女人的心思。

    李唤鱼虽然失踪了,但她依然是眼前这女人心中的一块大石,她不断拿自己跟李唤鱼做比较,知道外形上明显不如李唤鱼,那便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描述她,放大她的缺点。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

    吴端看向闫思弦,意思是这可是你的专业领域,你就不说点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