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五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觉得有股冷意从尾椎处升腾而起,沿着他的脊椎,游走至颈椎,至脑袋,直叫他头皮发麻。

    失散多年的兄弟相认,一个成了越南黑帮头子,一个则是大户人家的养子,两人还串通谋害了大户人家的继承人——即便这一切吴端都能接受,但最后的结局实在令人唏嘘。

    不是什么兄弟情深。

    不是什么从此携手闯荡江湖,黑白两道通吃。

    吴端听说过塑料花姐妹情,如今这对兄弟简直就是最好的诠释。

    他身旁的副驾驶位置上,闫思弦娴熟地拆着手上的纱布。

    他身体素质很好,加上护理得当,手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那根几乎断了的小指此时也长得结结实实,闫思弦动了动小指,伤口处还有点痛,但已经不影响日常生活了。

    他看着小指关节处的伤疤,轻轻叨念了一句:“我该买个戒指,把它遮一下……哎,现在这样会影响泡妞儿吧……”

    吴端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还是包上吧,护着点,我总觉得……”

    “万一哪天走大街上,指头掉下来?”闫思弦笑着接过话头。

    吴端深以为然,“可不是,那也太恐怖了。”

    “万一旁边正好有只流浪狗?”闫思弦笑容更甚。

    这描述让吴端浑身不适,他只好缩缩脖子,又左右晃了晃肩膀,以赶走这不适之感。

    闫思弦从身侧肩背式的枪套里取出警用手枪,“我不是怕万一有危险吗,毕竟有个特种兵出身真正上过战场的对手,怎么看刑警平时的训练都很儿戏啊……”他做了个瞄准的动作,“好在不影响用……”

    他突然噤声,因为远远看到金的车停了下来。

    吴端眯眼看着他停车的地方。

    “诊所!”吴端道。

    “还真病了,”闫思弦道:“不敢上医院,这能理解……但为什么选这家诊所呢?有什么特别的?”

    两人驾车路过时,恰好诊所的门开了一条小缝,金闪身进去,门迅速又关上了。

    就在那门一开一关的瞬间,虽然看得不甚清楚,但两人还是同时道:

    “宋飞!”

    “是他!”

    唐二身边的军师,宋飞。

    这个看起来相当无害,小心谨慎,向来只猫在越南大本营的男人,这次竟也跟着来了中国,可见他们对这趟行程的重视。

    “这是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吴端道。

    他没敢停留,而是自然而然地让车驶过了诊所。拐过前方路口,两人才敢在一家连锁火锅店门前的停车位停下来。

    闫思弦将诊所名及地址发给了冯笑香。

    十几分钟后,冯笑香回了电话。

    “红梅诊所,02年开业,备案信息里法人叫李红梅,是个妇科医生,诊所的诊疗范围,也都是围绕妇科……”

    “妇……妇科?”

    闫思弦和吴端大眼瞪小眼。

    “先别激动,”冯笑香道:“虽然登记的是妇科诊所,但实际上李红梅已经快80岁了,她坐诊的时间恐怕相当有限,而她的儿子——他们家也算是子承父业吧,李红梅及其老公都是医生,他们的大儿子,李瑶辉,也是医生,而且是崇岭市肾病医院的主任专家,手术经验丰富。

    而从肾病医院门诊科的坐诊记录来看,每周三上午和每周五下午是李瑶辉固定的坐诊时间,可他已经连续两周没去坐诊了。”

    “请假了?”吴端问道。

    “嗯,医院系统内的记录是病假。”冯笑香道,“这是我目前能查到的所有信息,跟闫哥之前的推断相互吻合。

    如果唐二得了肾病,到了肾衰竭的程度,他需要哥哥的肾,还需要一个有肾脏移植经验的医生,以及一个具备医疗条件的地方。

    李瑶辉家的诊所怎么看都是最优选择……”

    吴端接过话头,“李瑶辉很可能已经被他们挟持,并且手术已经准备就绪,只差找到李天行,从他身上摘下肾脏。

    一旦手术完成,这些亡命徒一定会对李瑶辉灭口。”

    冯笑香有些担忧,犹豫道:“要报警吗?”

    吴端思索片刻道:“再等等,唐二他们可比我们着急。”

    ……

    这一等,便是两天,期间金又给那掮客打过三通电话,依照闫思弦的安排,掮客推说外地的事情办得不顺利,还要再过几天才能回来,金几乎要跳脚骂娘,最后威胁,要是交易再拖延下去,他们就不需要李天行了,让掮客准备给李天行养老送终。

    那掮客这才“姗姗而归”,并在第四次通话时,跟金约好了交易的时间地点。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金出门去完成交易了,闫思弦不禁咂舌,感慨道:“虎落平原被犬欺啊,唐二和金从前怎么说也是中越边境响当当的人物……”

    吴端却嗤之以鼻,“屁的越南黑帮,纸老虎,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

    闫思弦:“是是是,在吴队面前,一切犯罪分子都是纸老虎。”

    吴端十分欣慰。

    闫思弦又问道:“你不怀疑崇岭警方了?”

    “一开始怀疑,仅仅基于唐二再次来到崇岭市这一异常情况,现在知道他为什么来,就不怀疑了。

    当然,公安部派专案组下来了,要是真有什么猫腻,也该公安部去查,我可管不了那么宽。”

    “所以这功劳你就打算拱手让给崇岭警方了?”

    两人说话时,已经有一队特警破窗强攻,进入了红梅诊所。

    战斗力最强的金被闫思弦的调虎离山支开,人质解救十分成功,半分钟不到,警方便控制了没什么战斗力的宋飞,以及病床上因为肾衰竭而全身浮肿奄奄一息的唐二,成功救下了医生李瑶辉。

    看着特警们押解宋飞,并将唐二的病床推上救护车,李瑶辉也被带出诊所,妥善安置,吴端惬意地双手交叠放在脑后。

    “我没想那么多,只要赶紧抓住唐二,解了我家的危机,其它都不重要。”

    闫思弦笑道:“赵局一心栽培你,想扶你上位,你倒淡泊得很,这要让老爷子知道,怕是又得中风。”

    吴端耸耸肩,“老爷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官儿迷。”

    “我也觉得。”

    两人相视一笑,据说最能促进同事友谊的活动,就是一起说领导坏话。

    “还剩一个金。”吴端道。

    “不,两个。”闫思弦补充道:“还有李天行,他参与了当初对华侨的绑架,可自从那天晚上仓皇出逃,就再也没人见过李天行。

    你说,他能躲哪儿去?”

    “不好说,如果他够警觉,恐怕早已经逃出崇岭市,不知在哪儿隐姓埋名,甚至,可能已经逃出国了,不过……”吴端皱起的眉头舒展开,“都是崇岭警方的事儿了,现在就等金落网的消息,他一落网,我今天就能睡个安稳觉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