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四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掮客的车离开后,金并没有立即跟上,而是等了5、6分钟。

    “看来他真的在掮客车上做了手脚。”吴端道。

    “让他白费力气去。”对自己事先预料到的事,闫思弦表示不屑。

    两人没急着跟上,金受过专业训练,反侦察意识必然很强,贸然跟踪怕会打草惊蛇。

    他们也不必跟得太紧,因为就在即将到达第一个路口时,一辆想要变道的奔驰小跑恰到好处地“不小心”蹭上了金的车。

    奔驰上下来一个衣着时尚的年轻女人,显然是马路杀手级别的,对处理车祸轻车熟路。

    她先下车,一边大声冲金道歉,并打着手势,大包大揽地承认责任全在自己这边,一边对两车刮蹭的地方拍了照,还拍下了金的车牌,并示意金跟她一起,先将车停到路边,不要影响交通。

    金略一踌躇,本想不予理睬,直接踩油门离开,可无奈那姑娘拍下了自己的车牌。

    为避免后患,他跟着姑娘到了路边。

    也不知两人交流着什么,似乎是私了的金额。

    “是你的人?”吴端问道。

    “嗯,”闫思弦看看表,“拖不了太久,太久金会起疑心,赶紧。”

    ——————————

    掮客家所在小区,一天前闫思弦在这里租了套房子。

    这是个老小区了,20年前的装修到了现在,已经非常破旧,但中介还是想尽办法将房子往精装上靠,甚至生搬硬套,非要说这房子风水清奇。

    闫思弦照单全收,如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中介说什么他便信什么。

    从看房到交钱签合同,总共只用了20分钟,他便拎包入住了。

    这房子实在看不出任何优点,除了——透过卫生间的一扇小窗户,可以看到那掮客的家。

    盯梢。

    又是盯梢。

    事实上,刑警的工作极度枯燥,除了与犯罪分子正面交锋的短暂瞬间,其余大部分时候要么是跑断腿的走访,要么是死抠没有生命的物证、痕迹,要么就像现在这样等待。

    “掮客回酒店了?”吴端问道。

    “嗯,我让他把车停回家,自己打车去酒店。”

    “你就不怕他跑?”

    “跑呗,反正他已经把金引出来了,任务完成了……不过,我赌一百块,他不会跑的。”

    “这么自信?”吴端知道闫思弦很少失手,但还是忍不住道:“行啊,我跟你赌。”

    闫思弦勾起嘴角笑笑,“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跑吗?”

    “为什么?”

    “他的妻儿,尤其是宝贝儿子,被我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吴端:“你直接说挟持了人家妻儿呗。”

    闫思弦伸手,“甭管我用什么办法吧,一百块。”

    “现在没有。”自从准备买房,吴端已成功加入“兜比脸干净”星,成为光荣的准房奴。

    闫思弦:“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也行啊。”

    吴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轮换盯着掮客的家。

    很快,吴端注意到金的车也驶进了小区。

    “可以确定,他肯定在掮客的车上装了定位,就是跟着定位过来的。”吴端道。

    金选了个视野好又隐蔽的位置,将车停妥,一直没下车,显然也是在盯掮客的梢,希望能跟着掮客找到李天行。

    金很有耐心,直到天黑,据掮客反应,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交易时间定在明天,地点在某处偏僻的废车场。

    “你怎么说的?”吴端问道。

    “跟之前说好的一样,我告诉他现在没空,我去外地谈一笔比较急的买卖,过两天才回来,到时候再约,他……他挺生气的……”

    盯了半天人家根本不在,能不生气吗。

    楼上的两人看着金开车离开,心中简直暗爽。

    金一走,吴端立即通过耳麦对冯笑香道:“我给你说的车牌号,快盯住啊。”

    冯笑香,“出小区了?”

    “出了。”

    “知道了,放心吧。”

    “咱们也走!”闫思弦对吴端道。

    吴端已经开门下楼。

    有冯笑香利用崇岭市的天网系统帮他们盯着金的车,两人隔着足有500米,远远跟在后头,不必担心被他发现。

    不得不感慨,牛逼的个人碰上更牛逼的团队,的确吃亏。

    跟了半个多小时,冯笑香道:“我怎么觉得他在兜圈子。”

    “好事,”闫思弦道:“他越谨慎,越怕被人跟,就说明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很重要。”

    “比如,去唐二的藏身之处?”吴端道。

    “但愿。”闫思弦突然一转话题,问吴端道:“你有没有想过,唐且歌,他为外号为什么叫唐二?”

    “什么意……”问题还没问出口,吴端便反应过来了,“弟弟!今天反复提到弟弟!”

    闫思弦勾起嘴角,挑了下眉毛。

    吴端便继续道:“不会吧……这也……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唐二是李天行的弟弟?”

    “我们对唐二知之甚少,从越南方面提供的资料来看,此人的家庭背景不祥,所以,即便他有个哥哥,而警方并不知道,这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从金和笑笑——也就是假李天行——的对话来看,几年前的那个绑架案,明显是串通好的,所以绑匪唐二杀死了被绑架的华侨,却留了一同被绑架的李天行一命。如果他跟李天行本就是兄弟,那就解释得通了。”

    “可李天行的身世背景很清楚啊,他从小在华侨家长大,是那华侨的伴读……伴读……”吴端突然反应过来,“他是个孤儿,被收养的……”

    吴端使劲摇了摇头,“不会……吧?太巧了吧?失散多年的兄弟什么的……这这这狗血啊……太假了……”

    “假?现实生活本来就比电视剧狗血得多,”闫思弦道:“我倒有个办法验证。”

    “什么办法?”

    “你说唐二为什么突然来崇岭?为什么突然迫不及待地非要把李天行找出来?”

    吴端:“???”

    “因为他病了,记得吗?我们最先得到的那条线索,唐二得了重病——而有有些重病——我是指可能涉及到器官移植的那种,直系亲属配型成功的可能性可要大得多。”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