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二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掮客,替人介绍买卖,赚取佣金的人。

    随着互联网和现代营销手段广泛应有,人们似乎已经彻底告别了掮客这种职业。

    然而有些见不得光的买卖,却全靠这些人牵线搭桥。别人吃肉,他们喝血,别人分赃,他们捡漏,这是一群如秃鹫一般的人。

    他们消息灵通,机敏警惕,又极度缺乏道德底线,经他们之手周转的财富,无论其上沾了多少鲜血,无论将害死多少人,他们也不会有丝毫愧疚之心。

    闫思弦和吴端即将见到的这位掮客,便是个中翘楚,老油条,“大伯”承诺两人回酒店就能见到他了。

    回程路上,吴端才渐渐从见到了名人的诧异中回过神来。

    “你认识叶浅语?”他问道。

    “嗯。”

    “是不是……你家入股了经纪公司娱乐公司什么的……”

    “呦,都学学会抢答了?不过可惜,这次答错了,”闫思弦勾起嘴角笑,“经纪公司,你喜欢那个啊?要不我以后投一个试试?”

    吴端连连摆手,“别别别,别跟我说,你这动辄7、8、9位数的投资,我心脏受不了……呃……叶浅语,别岔开话题,你认识她?”

    “算是……跟她谈过一段恋爱吧。”

    吴端:“谈过……恋爱……我需要点时间消化。”

    闫思弦:“需要健胃消食片吗?”

    吴端翻了个白眼:“都说你们富二代喜欢包养嫩模网红,你怎么就……喜欢巨星?……呵呵呵,有品位有品位。”

    闫思弦懒得被吴端一点点问,干脆竹筒倒豆子,“我们就算是在一起玩玩吧,大概……两三个月?或者更久一点,那会儿她还没现在这么红,却也野心勃勃,她不需要我为她花钱,也不需要我帮他找什么资源——这是她最特别的地方,自信。

    但我向来——怎么说呢,我喜欢为对方做点什么,我一直认为付出的过程才是最幸福的。所以我托关系请到了业内的金牌制作人,算是帮她创造了一个机会吧,而她的才华对得起这机会。

    她拥有今天的成就,全靠自己,即便没有我,也是迟早的事儿。

    当时我没告诉她,分开后她才知道的,所以她现在很感激我。还有,我们是和平分手。

    没问题了吧?”

    “嗯……所以说,传言是真的——就是,关于叶浅语有黑社会背……”

    闫思弦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自己唇上。

    “嘘。”

    吴端立即低声道:“怎么了?”

    “黄赌毒黑社会,封书套餐了解一下吗小同志?”

    吴端哭笑不得,“所以越南可以有黑社会,国内不能有?”

    “就是这个道理。”

    “那叶浅语她大伯算什么?”

    “开玩笑,你见过穿大裤衩的黑社会老大?怎么看都是个无害的老大爷好吧?人家有正规名头,崇岭市酒吧行业协会会长。

    咱们警察要讲证据,不能一拍脑门就说人家是黑社会,人家尴不尴尬郁不郁闷……”

    吴端:厉害厉害都是大佬,好想给你们鼓掌啪啪啪啪……

    两人前脚刚进酒店房间,后脚便有人敲门。

    只见燃情岁月的酒保面无表情地站在房间门口,他旁边是个高瘦的男人。

    酒保冲闫思弦点了下头,“人给你带来了。”

    也不知是他在后头推了一把,还是那男人自己快步走进屋的,不待闫思弦说什么,酒保已经转身走向了走廊尽头的电梯。

    闫思弦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这酒保不会是冯笑香失散多年的哥哥吧?

    高瘦的男人进屋,却也不太紧张,他冲闫思弦笑笑,“有话好说,兄弟,有话好说啊,有什么用得着我的……”

    他其实也并不太高,至少比闫思弦矮大半头,但因为太瘦,所以才显得高。

    他的嘴唇发紫,似乎心脏不太健康,皮肤是长期浸淫在酒色之中所泡出来的黄色。

    闫思弦也并没有难为他,示意他坐下,给他到了一杯酒,加了冰块。

    “说说吧,谁让你打听李天行的。”

    掮客眼珠一转,“嗨,他啊,我一朋友,这不这两天找不着人了,我就到处问问。”

    “朋友……”闫思弦也不拆穿他的谎言,而是道:“哪种朋友?是找你牵线买了200万假币的夏磊,还是通过你介绍找到新的毒品购买途径的方泽?”

    这些消息,是在确定了掮客身份后,冯笑香查到的。

    据电话那头的冯笑香说,这家伙有多个假名、外号,与多起案件有牵连,但因为其生意遍布全国多个城市,且对整个案件——诸如贩毒案或者倒卖假币案——来说,他的参与程度相对较弱,基本通过一次见面撮合买卖双方,拿了自己的佣金便销声匿迹,所以至今没有归案。

    此刻,突然被闫思弦揭穿老底,那掮客不自在地放下了酒杯。

    闫思弦可不打算给他做心理建设的时间,直接掏出了警官证。

    “实话跟你说吧,这次落警方手里,你就别想跑了,据我所知,至少有4个供出你的人等你归案立功呢。”

    “不是!叶老大不是这么说的!”掮客瞬间急了,“他他他……他说你们是道上的朋友,要……”

    说话间,那掮客已经起身朝着门口挪去。

    闫思弦哪儿能给他机会,快走几步,肩膀靠在房间门上,封死了他逃跑的唯一出口。

    “谁跟你道上?!”闫思弦粗暴地打断了他,“叶老爷子是崇岭市酒吧行业协会会长,正经生意人,你当跟你一样呢?”

    “不是那个……我我我……”掮客百口莫辩,知道自己被阴了,狠狠骂了一声“老不死的!”

    吴端此时开口道:“当然,你也有立功机会。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坐下听听警方的条件。”

    掮客只好重新坐回沙发,问道:“你们想让我干嘛?”

    他虽开口了,但很显然,他深深陷入忧愁之中,心思并不在跟吴端的谈话上。

    所以吴端并不急着开口,而是道:“你成家了吗?”

    掮客低头,几秒后再抬起头,眼圈有点红,“老来得子,儿子刚刚1岁多。”

    “那选择就简单多了,你是想争取缓刑机会,在家陪着儿子,还是等儿子——至少小学毕业以后再见他呢?”

    这次,那掮客明显集中了注意力。

    “好吧,你们想让我干嘛?”

    “联系上家,告诉他,李天行找着了,人现在就在你手上。”

    “可是……我……他……”掮客显然非常害怕,双手微微颤抖着,他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不知道,那些……那些都是亡命徒,我骗他们,要是被发现,我就完了……”

    吴端不为所动,“那你就祈祷我们能抓住他吧,只有这样,你才安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