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一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崇岭市在全国以酒吧文化著称,很多大红大紫的歌星发迹前,都曾在崇岭市的酒吧做过驻唱歌手,音乐公司的经纪人也颇爱在此停留。

    对怀揣音乐梦想的人来说,这座城市就像个大熔炉,待糟粕被洗练殆尽,能剩下的,自然就是金子。

    燃情岁月。

    虽有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可若只看酒吧的门脸装潢,你并不会特别有想要进去的**——它看起来太普通了,而且小,不仅没有劲歌热舞的噱头,就连个抱着吉他的驻唱歌手都没有。

    酒吧里灯光昏暗,使它看起来像个垂暮之人。

    进门,吴端发现,这酒吧虽然陈旧,里面却并没有长年累月积攒下的酒精味,也没有想象中酒鬼们呕吐物留下的难闻气味,反倒有一股淡淡的香烛味。

    吴端很快注意到,屋子东边的墙角上有个扇形托架,托架上供着一尊关公像,关二爷身前的香炉里,三根线香悠悠燃着。

    他和闫思弦在吧台旁的高脚凳落座,酒保走到两人跟前,指指自己手中的酒瓶。

    “只剩龙舌兰了。”酒保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这说明,他的确跟别家总是在脸上挂出廉价微笑的酒保有些不同。

    “两杯,”闫思弦道:“一杯兑1/4柠檬汁。”

    他转向吴端,似乎在征求吴端的意见。

    吴端对洋酒并不太懂行,胡乱道了一声“我要纯的”。

    他心里却在想:看来小闫同志酒量真的一般。

    酒杯摆在两人面前,闫思弦抬手看了看表,吴端问道:“你说的人真会来?”

    “会。”

    “你就这么有把握?”

    “当然,因为……她的确很难拒绝我的请求,她很清楚,让我欠她一个人情,是相当划算的买卖。”

    吴端有些按耐不住,毕竟,他已在酒店等待了一天。

    沉默片刻,吴端又开口了,他问道:“你说我认识那个人?”

    “是。”

    “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她是谁?”

    闫思弦叹了口气,看吴端几乎就要抓耳挠腮,有些不忍,“好吧,告诉你也没什么,只不过……”

    挂在门上的铜铃响起,一个女人进门。

    室外有30度,可那她裹着一条头巾,将自己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像个阿拉伯国家的女人。

    然而通过女人仅露出的一双眼睛,吴端看出,女人满眼写着“热死老娘了,空调呢?冰啤酒呢?老娘就要狗带了!!!”

    吴端有点想笑。

    除了头巾,吴端还注意到了她的手,那是一双纤长的手,手上的美甲十分精致。

    随着这双手三下五除二扯下头巾,吴端的眼睛直了。

    “叶浅语?!……啊啊啊啊!叶浅语!”吴端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大声叫出来。

    闫思弦勾勾嘴角,说出了刚才没说完的话,“……只不过,就没有这种戏剧效果了。”

    叶浅语,当红女摇滚歌手,独立音乐人,唱作一体,才华横溢。

    吴端其实并不追星,但因为叶浅语实在太有名,突然看到活着的名人,吴端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激动了一把。

    对吴端这种因为见到她本尊而情难自已的人,叶浅语已经见怪不怪,正准备挂出应付歌迷的专用表情,见闫思弦笑眯眯地拽了吴端一把,提醒他别太失态,便知道这位不是普通歌迷。

    叶浅语对吴端笑笑,转向闫思弦道:“闫哥。”

    闫思弦点点头,寒暄道:“你的演唱会,下礼拜?”

    “嗯,你来吗?vip区,给你留票。”

    “看情况吧,如果我们的事顺利。”他将话题转回了正事上,“怎么样?他肯见我吗?”

    “当然,我还没见过拒绝你的人。”

    “还不是你的面子。”闫思弦展现出了对女性一贯的绅士态度,不抢功不邀功,“他也要来这儿吗?还是我们一起换个地方?”

    “她已经来了。”叶浅语走向酒吧深处,那里有一扇门,通往后厨。她示意两人跟上。

    闫思弦快步跟了上去,吴端虽然揣着问题,但也清楚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只能跟着。

    穿过狭长的厨房,通过厨房尽头的一扇铁门,竟到了一处后院。

    后院种着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梧桐树下有石桌石凳,一个五十来岁的矮胖男人正坐在石凳上喝着茶。

    他穿着白色跨栏背心,沙滩裤,拖鞋。

    任谁看到这么个人,都会以为他不过是个退休大爷,和自家小区里每天提着菜篮子赶早市的大爷情况差不多。

    也正因此,当叶浅语恭恭敬敬对他叫了声“大伯”,画面着实有些荒诞。

    大伯伸手冲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坐吧。”大伯笑眯眯的,看起来慈眉善目。

    叶浅语竟是先恭恭敬敬给三人倒了茶,自己最后才坐下。

    大伯吸溜了一口茶,先是对叶浅语道:“一年没见了吧?”

    “一年多了,上次来看您还是趁着宣传专辑,我应该多来看看的。”

    大伯笑着摇头,“你可少来,太吵,你那音乐连吼带叫,年轻人喜欢,我可听不懂,还是听戏舒坦。”

    他笑,叶浅语便陪着笑,闫思弦眼中虽也有恭敬之色,但仅仅因为对面的是个老人。

    此时,大伯看向了闫思弦,叶浅语便介绍道:“我跟您说起过……”

    “闫思弦。”他打断了叶浅语的话,主动朝大伯伸出手。

    大伯也伸手,两人握了一下。

    “幸会,”闫思弦又介绍身边的吴端,“这是我朋友,姓吴。”

    大伯也跟吴端握了手,又对闫思弦道:“消息我帮你散出去了,的确有人打听一个叫李天行的。”

    “哦?”

    “一个掮客,专干些帮销赃者牵线搭桥的活儿,跟我不对付,现在他主动送上门,找我们打听消息,我就帮你把人留下了。”

    闫思弦:“您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不知有什么我能为您做的。”

    他话说得委婉,意思却很清楚,这是让对方开价。

    大伯一笑,“浅语这几年发展得好,承蒙你照顾,后生可畏啊,我帮你不过举手之劳,提要求也太掉价了……再说,我也算一条地头蛇,在本地办事比你方便,用不到你。”

    这算是个顺水人情,闫思弦也不多客气,只道:“那以后您用得到我尽管开口。”

    “好。”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个掮客?”

    “你给个时间地点,人我给你送过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