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九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监控已经调出来了,正给你发离线文件,你们到酒店就能接收了,我也会在这边帮你们过监控内容,虽说那一片是老城区,但崇岭市天网系统覆盖率极高,还是有希望看到些朱蛛丝马迹的。

    还有,我匿名报了警,警察等下就会赶到李天行的住处,我会监听案件负责人的电话,调查有任何进展第一时间跟你们通气……”

    不得不说,冯笑香人虽然不在,却还是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黑客萝莉,居家旅行必备佳品。

    一回酒店,闫思弦占据了房间里唯一的一台电脑。

    直到吴端洗完澡出来,他仍在电脑前看着监控视频。

    “我看会儿。”吴端道。

    “上百个小时的视频,有些探头没有夜视功能,夜里拍到的内容一片模糊,且得仔细看呢,你先睡觉去吧,半夜我叫你,我们轮换着来。”

    吴端想了想,答应下来。

    这一整天算不上疲惫,却有点熬人,尤其发现李天行失踪,对吴端来说实在是种精神折磨。

    躺上床,他很快就睡着了。一觉直睡到天亮。

    在酒店华丽的房间醒来,吴端莫名生出了一种不真实感。

    他坐起来,愣了一秒钟,冲到隔壁房间——闫思弦订了一套家庭客房,他就睡在隔壁的次卧,也是刚刚起床。

    看到吴端,他打招呼道:“早上好啊,昨晚睡得怎么样?”

    “你怎么不喊我?”吴端道。

    “有崇岭市刑警帮咱们筛监控内容,我觉得这活儿咱们就不用干了吧,人手有限,重复的机械式劳动就算了。再说……”

    门铃响起,闫思弦开门,让侍者将早餐送进来,摆上桌,待侍者走了,他继续道:“再说,某人不是说了吗,自香港回归以后再没睡过觉,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我怎么好意思叫你。”

    吴端想到了闫思弦那1米9的个头缩在沙发角伤心落泪的情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狂往嘴里塞面包。

    闫思弦:“有一个消息,我也不知是好是坏。”

    “什么?”

    “不久前,边境巡警抓获一支从越南往中国来的人贩队伍,其中负责押运的团伙头子是个越南人,名字翻译过来叫阮宏,据越南方面提供的信息,这个阮宏是唐二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双方在越南境内曾有过一次大规模火拼。”

    “对手?或许对手才是最了解唐二的人?”

    “没错,”闫思弦道:“但是——算了,直接说结果吧——警方想办法撬开了阮宏的嘴,可他说自己也不知道唐二在哪儿,他只知道唐二最近身体不好,去国外治病了,跟他一起去的,很可能还有两个心腹手下。”

    闫思弦起身,从他的房间里拿出两张照片。

    吴端接过,只见第一张照片上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他梳着油头,看起来毫无特点,属于人群里擦肩而过你绝不会想看他第二眼的那种。

    闫思弦介绍道:“这个,宋飞,算是唐二手下的军师吧,一直呆在越南,实施犯罪时他从不出面,但多起大案都是他策划和筹备的。”

    吴端记住了宋飞的长相,将他的照片切到后面,露出下一张照片。

    那是个长相坚毅的男人,年轻,看起来25、6岁。他五官棱角分明,有一双褐色的眼睛,头发微卷。

    这明显不是亚洲人传统长相,但也因此有了几分异域的帅气之感。

    “外国人?”吴端问道。

    闫思弦介绍道:“嗯,混血,名字就一个字,金,相关资料很少,只知道他曾在中东某特种部队服役,边境冲突时上过战场——你知道,中东那些国家乱七八糟的,动不动就起冲突,我也不大能搞清楚。”

    “嗯,明白你的意思。”吴端道。

    闫思弦便继续道:“金的枪法很准,格斗也厉害,曾经在边境被我国警方追捕,跟他一同入境的走私队伍全部被捕,只有他一人在受伤的情况下甩掉了追捕,逃回越南。

    据阮宏交代,陪唐二一起出国治病的,就是金和宋飞,他们是唐二的心腹,跟随唐二多年,忠心耿耿。”

    “生病?唐二他……生病?……”吴端放下手中的牛奶杯子,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

    他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条消息。

    “你觉得阮宏的交代可信吗?”吴端问道。

    “大概率可信,”闫思弦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之前我就在想,为什么唐二没亲自动手报复你,不难看出,做大案的时候他喜欢亲自动手,况且,你杀了他相依为命的弟弟,难道不应该亲手报仇?可他没去,而是花钱雇了两个——虽然手艺还可以,但显然算不上拔尖的杀手。

    显得有点……匆忙,似乎——似乎是受了某种不可抗力的影响。

    没有证据,我之前只是有这么个模模糊糊的感觉,就没跟你说。

    如果唐二病了,而且病到需要专门出国就医,我的想法就能说得通了。”

    吴端点点头,把玩着手里的餐刀,“这可算不上好消息,无论是唐二可能病死,就此永远逃脱法律的惩罚,还是他有可能根本就不在崇岭市——毕竟,崇岭算不上什么大城市,医疗水平显然没法跟北上广这些地方相比,真要治病,唐二没理由来这么个地方啊。”

    闫思弦皱着眉,显然这一点他也想不通。

    吴端没了主意,一时间两人陷入沉默。

    大约一分钟后,闫思弦喝完最后一口橙汁,解决了自己的早饭。

    他道:“哦,对了,笑笑托我给你报声平安,你父母现在很安全,除了惦记家里种植的花,总想回去看看。”

    总算有个能让吴端感到安慰的消息,他唇角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一点。

    “接下来怎么办?”吴端道,“只能等了吗?”

    “只能等,等崇岭警方的监控调查进展,还有笑笑那边——我让她帮着查崇岭市医院、诊所收治的病人。

    唐二入境的事已经上报公安部,全国范围内的协查通告今天就能发出来。”

    闫思弦伸手捏了一下吴端的肩膀,“考验我们耐心的时候到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