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八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酒店房间。

    托闫思弦的福,吴端第一次住进五星级酒店,据说,某落马官员从前风光时经常带着各色女人光顾吴端现在所住的房间,一掷千金,可谓极尽奢华。

    房间主卧有一张大床,大到……吴端觉得那床好像比自家整个卧室还大。

    此刻,床上铺满了案件材料,包括一男一女两名杀手的口供、唐二以前犯过的案子,尤其是他在崇岭市犯过的绑架案案宗。

    吴端和闫思弦则分别坐在大床左右两侧的地毯上。

    “那个男人,你注意到了吗?”吴端看着手中的案宗,头也不抬道。

    “得跟他聊聊。”闫思弦应了一声。

    “为什么唐二撕了那华裔富商的票,却饶过了一同绑来的——怎么称呼他合适呢?负责看守老房子的管家?还是……弟弟?”吴端道,“或许唐二觉得这个小人物无关紧要?”

    “或许吧,”闫思弦将一个男人的照片摆在床上最显眼的位置,“可从唐二以往的犯罪风格来看……”

    闫思弦没将话说完,吴端接过话头道:“心狠手辣。唐二办事向来心狠手辣,且相当严谨,绝对的不留活口,属于杀完了人临走还要再朝脑袋补几枪的,这个叫李天行的人却能逃过一劫,我们该去找他聊聊。”

    “是得好好聊聊,尤其在他的两次询问笔录前后存在矛盾的情况下。”吴端抬手看了下表,“9点40,还不算太晚,如果我们现在去找李天行……”

    闫思弦问道:“今天要是没见到李天行,你晚上是不是就睡不踏实?”

    吴端点头。

    闫思弦起身,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那走吧。”

    吴端:“你哪儿来的车?”

    闫思弦:“呃……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家还做汽车生意,崇岭市算是正好有业务吧,就……打了个招呼,借一辆先用着。”

    吴端有点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他应该知道,通常此类问题的答案都可以用“有钱”二字概括。

    正是崇岭市华灯初上的时候,两人路过了一条夜市街,街道两旁全是卖食物的摊贩,烤串的,烤鱼的,炒海鲜的,炒粉的应有尽有。

    吴端抽了抽鼻子,叹了一句真香。

    闫思弦问:“你想吃?”

    吴端盯着那卖啤酒的小摊,问道:“你酒量好吗?”

    “干嘛突然问这个?”

    “就……随便问问,上次聚餐你好像只喝了一点。”

    闫思弦耸耸肩,“所以喽,酒量差,酒品还不好,据说干过喝醉酒满大街撒钱的事儿。”

    吴端:“……”

    崇岭市不大,两人很快找到了案宗上记录的地址。

    那是位于老城区的一套平房,坐北朝南,独门独院。无论是门环,还是屋顶的瓦片,都给人深深的沧桑感。若是在旅游城市,这样的建筑兴许还会圈起来,做为旅游景点售票收费。

    吴端不由多看了几眼那油漆斑驳的木头院门,随着现代化城市建设,这样的建筑真是越来越少了。

    吴端敲门,总共敲了三次,每次时隔十几秒。

    敲完三次,屋里没有任何反应。

    两人对视一眼。

    闫思弦秒懂了吴端的意思,低声道:“真要进去?”

    吴端一边观察周围,寻找着左邻右舍的视线死角,一边道:“敌人都欺负到我老娘头上了,我就用点非常手段吧。”

    说着,他已摸到了院墙侧面。

    那是一条狭长的巷子,没有路灯,没有监控,两面都是高高的院墙,左手边就是李天行家。

    闫思弦望着那近三米高的院墙,默默蹲下了身。

    “踩吧。”

    吴端看着他身上那件人模狗样款定制衬衣,问道:“要不你踩我?”

    闫思弦:“少废话。”

    “哎哎哎。”吴端踩上了他的后背。

    闫思弦:为什么总觉得这货刚才只是客气一下?

    “站稳,我要起来了。”

    不得不说,闫思弦的身体素质还是相当过硬的,十分平稳地将吴端送到了合适的高度。

    手一攀上墙檐,吴端一个引体向上,便将自己提了上去。

    他骑在墙上,尽量压低身体,观察了一下院子,确定没有危险,便弯腰伸手。

    闫思弦一个助跑,以腿蹬墙,高高跃起,吴端精准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手上有伤,所以吴端并不敢抓他的手。

    借助闫思弦跳起的惯性,吴端只用了一下寸劲,便将他捞上了墙头。

    闫思弦刚一坐稳,吴端便焦急地问道:“手怎么样?”

    “没事,走吧,下去。”闫思弦率先跳进了院子。

    院子总共两进,搁在旧社会,也算个大户人家了。

    吴端低声道:“看来那个被绑架的华侨出国前家底就很殷实了,怪不得,那个年代能留洋念大学,不简单啊。”

    闫思弦赞同道:“收养孩子给自家小孩当伴读,也是大户人家才干得出来的事儿啊,李天行不就是华侨的伴读吗。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没跟华侨一块去美国读大学。”

    “费用太贵?”吴端问道。

    闫思弦摇头,没再说话,因为两人已进入了空无一人的前厅。

    前厅门没锁,两人首先注意到的便是地上的陶瓷碎片——桌上有一只茶碗,另一只则已经摔碎在地。

    出于痕检的职业习惯,吴端蹲下身仔细观察着。

    “看这个。”

    他以衣角垫在手前,伸手捏起了一块陶瓷碎片。

    “血!”

    已经凝固的血迹在白花花的瓷片上,格外明显。

    地上也有血迹,亦是凝固的,已经发黑。

    两人对视一眼,快步走向了后院——主人的卧室便在那里。

    “没人,已经没人了。”几分钟后,吴端给出了结论,并补充道:“但从血液凝固和屋里的积灰程度来看,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他郁闷地在后院走来走去,压着声音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们仅凭资料就找到了线索,超出想象的顺利,却晚了一步?要是早点来……”

    闫思弦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同样压低了声音,“你冷静点!”

    吴端不再说话,但看样子依旧烦躁。

    “你听我说,仅凭这个,还不能确定是唐二干的,即便是唐二,李天行也不一定死,没有尸体!记得唐二的做事风格吗?他可从不会处理尸体,他要拿尸体跟警方炫耀!”

    有道理。

    吴端很快恢复了冷静。

    闫思弦使劲捏了一下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道:“现在我们原路返回,把进院子以后可能留下的痕迹全部擦掉,这需要你的专业判断,你不会出错吧?嗯?”

    吴端点点头。

    闫思弦再次跟他确认:“你确定?没问题吧。”

    吴端:“跟紧,我来清理痕迹,你给冯笑香打电话,让她调取这房子附近的所有监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