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四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布县。

    虽只是个县,因为在皇城边上,布县的老百姓便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对外向来宣称自己是帝都人。

    布县公安局位于县城唯二的商业街交汇处,左边是并排的3家银行,右边不出100米有4家金店,挨着公安局似乎能给商家带来不少心理安慰。

    吴端和闫思弦赶到布县公安局时,已是后半夜。

    一进门,正碰见个认识的刑警队长在审讯室外灭烟。

    走廊上烟雾缭绕,垃圾桶上放的灭烟槽里插了十几支烟蒂。

    那刑警队长作势又要掏烟点,被吴端按了一下一把拿打火机的手臂。

    “少抽点吧。”吴端道。

    那人便不再掏烟,“也对,一辈子熬下来,要是老了熬出个肺癌,太亏了。”

    “怎么样?”吴端朝着审讯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身份问出来了吗?”

    “进来就说过一句话,’故意杀人,未遂,判不了死刑。’妈的再问就什么都不说了,亡命徒啊……”那刑警队长问吴端道:“你这是得罪谁了?竟然要杀你全家?”

    “一个……大佬?”吴端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带有神秘色彩的唐二。

    他拍拍那刑警队长的肩膀,“不好意思,兄弟,给你添麻烦了,已经通知墨城公安局过来接人,明儿一早我们就把人带走。”

    “诶诶你说哪儿去了,”那刑警队长忙道:“我是这意思吗。”

    吴端道:“我明白,可人是冲着我来的,这案子有多危险,有多麻烦,难说,兄弟们挣点奖金不容易,我不能把烂摊子铺得到处都是。”

    那刑警队长不再坚持,只道了一句“那你放心,你父母那边,我派人照应。”

    “多谢。”

    吴端指指审讯室,刑警队长点点头,他便和闫思弦一同走了进去。

    审讯室里坐着的女人应该有二十七八岁,皮肤偏黑,相貌并不出众,身材却十分吸引人。

    她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凹凸有致,而是一种十分敏捷健壮的感觉,你看着她,便会联想到非洲草原上野生的猫科动物,或者一辆兼具流线型和肌肉感的超跑。

    她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却给人一种正在积蓄力量的感觉。吴端甚至有一瞬间慌神,他怀疑自己真的从这女人手上将母亲救了下来吗?

    闫思弦却并未被对方的气场所影响,他从容落座,道:“听说你不喜欢说话。”

    女人用沉默回答了他。

    “没关系。”闫思弦随意地指着吴端道:“你应该早就了解过他了吧?你们要杀的就是他父母,你行动失手,是因为他及时赶到,就不用多介绍了吧?”

    女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我能打听个题外话吗?买两条命,雇主付了多少钱?”

    没想到,这次女人却答话了。

    “30万。”

    “啧啧,”闫思弦道:“便宜了。”

    “我也觉得。”女人的视线不经意地从吴端脸上扫过。

    “所以你们只是雇佣关系,严格来说,你不是唐二的人,那为什么要替他保秘?”

    听到“唐二”,女人恢复了沉默。

    闫思弦知道,绝不能陷入僵持,于是他继续道:“好吧,不说唐二,说说你……呃……无名氏小姐?”

    女人显然并不打算接话补全自己的名字。

    “你刚刚说什么?故意杀人未遂,判不了死刑,是吗?

    话倒没错,看来你很了解中国法律,但你应该并不了解中国警察,这是你第一次跟我们打交到吧?

    指纹库和dna库里都没有你的信息——即便你装出老手的样子,但老手可不会像你这么干。

    一上来就承认故意杀人未遂?呵呵,老手会百般抵赖,为了脱罪,连’不小心跌倒,正好倒向那个妇女’这样的谎言都编得出来……”

    闫思弦注意到,女人神色微变,眼中有了懊悔之色。

    但她的情绪波动转瞬即逝。

    “哦……no……”闫思弦摇头,“现在改口恐怕晚了……况且,你该考虑的也不是改口的问题。

    不妨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查出你的身份,揪出你之前做过的案子。

    这不是你第一次杀人吧?你们的计划还有后手,可不像新手的做法。

    就算这次是未遂,那之前呢?

    啧啧……你不会以为之前的每一次犯案都天衣无缝吧?……我说了,那可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调查,甚至包括向监狱里的服刑犯打探消息,或者花钱向国际掮客购买消息……你觉得我们不会?那些欧美刑侦片里酷炫的事我们干不出来?那真可惜,据我所知,无知者只配跟失败作伴。

    你觉得我危言耸听?看来你不了解中国警察,对警察下手要付出代价的。

    我很好奇,这一点,你的雇主竟然没告诉你,他应该很有经验啊,他弟弟的死就是前车之鉴……

    说回你的秘密吧,你真以为犯过的罪能藏住?”

    女人依旧沉默,但此刻的沉默与一开始不同。

    一开始,她的沉默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这种心态,在第一次被捕的重犯里比较常见。

    可是现在,闫思弦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她从没想过——或者说她根本不敢想的那种结果,她有了顾虑。不堪一击的侥幸心理被狠狠砸烂,女人既害怕又迷茫,但拜她超强的心理素质所赐,她还能故作镇定地强撑着。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

    闫思弦: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嘴炮了,要是这还搞不定,我也没辙。

    吴端:别介啊,你怎么可能没辙,你可是闫思弦,来来来,大声告诉爸爸,你有没有信心?

    闫思弦:滚!

    两人的眼神交流只在一瞬,吴端很快接过了话头。

    “你不是中国人吧?国籍在哪儿?也是越南?”吴端从那女人的眼神中看出了答案,“看来是了,怪不得你盼着以故意杀人未遂入狱,你接了唐二的活,却搞砸了,对你来说中国监狱是个安全的好地方吧?

    可是,我们凭什么花纳税人的钱给一个外国人提供保护?引渡像你这样的犯人,怎么看都是一笔划算买卖,等你被引渡回越南,唐二自然会收拾你。

    哦,我忘了,你不是故意杀人未遂,你只是不小心跌倒,倒向了那名妇女,我们可不会胡乱抓人……不过你的护照或者入境方式没问题吗?……没问题也不要紧,想找出点问题不难,不如引渡流程也省了,直接把你驱逐回越南,顺便给唐二放点风声,你觉得怎么样?”

    “我可以……我……”

    女人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却在犹豫。

    吴端和闫思弦耐心等待着她在心里将账算清楚。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