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三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霍家村卫生所。

    就在城里女人一跃而起,扑向吴端的母亲时,一个人影飞也似的冲进了屋。

    “蹲!妈!”

    因为焦急,吴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尖锐,加之他用了方言,这一句喊话如一颗炸裂的子弹,竟是有些刺耳。

    吴端的母亲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儿子的声音,她毫不迟疑,迅速照做。

    这或许就是血缘的微妙之处,毫无保留的信任。

    刀片在吴端母亲头顶一厘米的位置划过。

    哐啷啷——

    吴端一下子扑倒了那女人,惯性太大,女人的头撞在墙壁上,晕了过去。

    “操你大爷!”

    面对要杀他父母的人,吴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破口大骂,要不是做为男人和警察的底线,他真恨不得立即就手撕了这女人。

    闫思弦紧跟而来,看到吴端将人救下,长长松了口气,扶起吴端,“你没事吧?”

    吴端摇头,给女人戴上了手铐,又搜了身,确定她没再藏什么凶器。

    救护车和警车先后赶来,受伤的妇女被送走,吴家过意不去,吴道远将家里的一千多元现金全部塞给了伤者家属,吴端也将身上的钱给了人家,并再三嘱咐家属,需要用钱就找他,他来想办法。

    女人被押上警车,送往县派出所。

    她的同伙逃进了后山,特警迅速赶到,开始组织搜山。

    霍家村并不属于墨城管辖范围,但因为两地相邻,曾联合行动数次,吴端跟当地公安局的两三个人十分熟稔。

    恰好负责他这案子的,就是个熟人。

    对方不敢怠慢,消息很快传回了墨城,刑侦一支队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正在休假的众人纷纷请求赶来支援,被吴端劝住,局长赵正也在知悉情况后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询问吴端父母的安危。

    赵正的语气里不无担忧,“对方如此明目张胆,又涉枪,干脆把父母接到墨城来,局里负责保障两位老人的安全。”

    吴端道了谢,向父母说明情况。

    母子两人都看向吴道远,显然,关键时刻,家里还是父亲说了算的。

    吴道远却一摊手,“你们看我干啥?”

    他转向吴端:“该怎么处理,你们单位没个规矩?就按规矩办。”

    吴端赶紧应下。

    吴道远又对自己媳妇道:“明儿个一早我要去医院看看道坤媳妇,人家是因为咱们才受了无妄之灾,给点钱就了事,咱们成啥人了。”

    道坤,大名吴道坤,他媳妇便是那腿部中枪的妇女。

    “哎哎,”吴端的母亲连连答应,“那我把卡带上,咱们到县城顺便娶点钱。”

    吴道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又对闫思弦伸出了手,“你是吴端的同事吧?”

    闫思弦赶忙伸手,毕恭毕敬跟吴道远握了一下,“叔叔好。”

    “好。”吴道远道:“走吧,回家吃饭。”

    家肯定是回不了了,做为第一现场,吴端家院门口拉了警戒带,院子里打了大灯,四五名痕检刑警正在检验痕迹,搜集弹壳。

    吴端抬起警戒带,走进院子,问道:“怎么样?有发现吗?”

    立即有相熟的刑警跟他打招呼。

    “吴队!”刑警道:“找到两枚弹壳,其余的……暂时没发现。”

    吴端径直进了厨房。

    锅里正炖着一直鸡,刚好到了该出锅的时候,香气四溢。

    吴端用一只不锈钢饭盆盛走了一半,又和父亲吴道远一起进屋端走了一盘牛肉,一盘西红柿炒蛋,一盘青菜。

    临出门,吴端对现场忙碌的刑警道:“歹徒只在院子里停留,没进屋,也没在我家开枪,当时他从这里翻墙进院,在葡萄架底下,欲向厨房开枪,被我打断了……厨房锅里还有菜,桌上的菜也留给你们,兄弟们晚上加个餐,太晚就别回了,楼上两间卧室,还有客厅沙发,随便凑合一下吧。”

    刑警们风餐露宿惯了,也不跟吴端客气。

    吴道远带着吴端和闫思弦往另一处院子走,并道:“今晚你俩哪儿也别去了,先上你爷爷家住一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吴端看了一眼闫思弦,见他没异议,便答应下来。

    爷爷家的格局跟吴端家差不多,只是房子看起来老旧一些。

    见宝贝孙子回来,老人家十分开心,又担心儿子儿媳的安危,拄着拐杖非要亲自进厨房,给他们加两个菜,并放话抓住凶手前一家人就住他家,哪儿都不准去,颇有“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的意思。

    为了不让吴端担忧,饭桌上,长辈们努力营造热闹的氛围,两个小辈尽力配合。

    吴妈妈——靳(jin,四声)花花女士,十分热心地询问闫思弦。

    “小伙子长的好俊,多大了?”

    “父母身体好吗?”

    “有女朋友吗?”

    “没有啊,我二姐的表舅的邻居的孙女条件很不错哦,也在墨城上班,护士,正式工哦,要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她的微信……”

    ……

    遭受了靳花花的相亲十连后,受惯了西式教育的闫思弦终于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任由靳花花拉着他的胳膊,语重心长地从结婚聊到了二胎。

    闫思弦眼神有些呆滞,低头苦苦刨饭,饭量竟是以往的两倍不止,似乎是化郁闷为饭量了。

    吴端想笑,说真的,他挺感激闫思弦,这次回家,闫思弦显然帮他挡下了一大波攻势。

    热热闹闹吃完一顿饭,留下睡觉是不可能了,吴端牵挂着案情进展,想立即赶往县公安局,参与对那女歹徒的突审。

    他帮家里锁好门,又叮嘱负责保护吴道远、靳花花的三名民警,让他们晚上务必打起精神。三民该民警承诺倒班值守,至少保证两个人处于清醒状态。

    上了车,闫思弦打了个大大的饱嗝,无奈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开光嘴,还是柯南体质。”

    吴端只能苦笑。

    闫思弦也不忍再多挖苦他,便道:“阿姨说的事儿,你怎么想?”

    阿姨自然是指吴端的母亲靳花花女士。

    “什么?”吴端不解。

    “关于结婚生孩子什么的……你有30了吧?还不结婚?”

    吴端怒道:“29!还没到30呢!”

    转而又道:“今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要不是你提醒,我可能连父母的安危都没法保证,况且是女朋友或者妻子呢?

    咱们干这行的,说不好听点,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光棍一条,没牵挂挺好的,免得拖累别人,反正……我没想过结婚。”

    闫思弦沉默,吴端反问:“我倒觉得奇怪,你那种豪门家庭,就没催着你赶紧……呃……配种,毕竟传宗接代是大事啊。”

    闫思弦挑挑眉,“你很了解我这种豪门家庭?”

    “八卦新闻总看过嘛,女明星嫁了豪门不都拼命生儿子保地位吗,有的生了儿子还进不了门呢。”

    闫思弦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道了一声“肤浅”便闭目不再说话。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