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一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知道有很多耸人听闻的警察故事,大都讲述警察如何被坏人报复、折磨。

    他也曾多次梦到,自己某日走在街上,被一个突然从背后窜出来的人几刀捅成血葫芦。周围路人冷漠地看着他,任凭趴在地上呼救,大家只会躲开。

    刚开始,这种梦令他手脚发凉,浑身发颤,后来似乎是习惯了,翻个身,暗骂一句“老子弄死你”,便继续睡去。

    他从没想过,因为工作,乡下的父母会受牵连,直到他真真正正地看到那翻墙而入的人影举起了枪,枪口正对着厨房里忙碌的母亲。

    和大部分农村家庭一样,吴端家有个小院,进院门先是一面影壁墙,墙上是瓷砖贴出来的迎客松,过了影壁墙,便是两侧摆满了花架的院子,院子正当中的过道两侧种了葡萄,过道上方是葡萄架,天已热了起来,正是葡萄藤茁壮成长的时候,绿叶爬满了葡萄架。

    想来有这绿伞遮盖,即便正午时分从院子里进出,也不会觉得晒。

    正对过道的是一栋二层小楼,外立面贴着白色的瓷砖,不新也不旧。

    为了通风乘凉,屋子正门敞开着,隐约能听到电视里正在播晚间新闻,主播的声音字正腔圆。

    “观众朋友,以上就是今天的新闻内容,祝您……”

    正对着堂屋门,饭桌已经摆了出来,其上形状不一材质不一的碗盘里冒着热气,饭香味十分诱人。

    那就是所谓家的味道吧。

    堂屋左侧的一间平房便是家中的厨房了,此时门也敞开着。

    厨房里灶台很大,灶台上的铁锅也很大,给人一种乡下特有的质朴实在之感觉。

    此刻,吴端的母亲正用锅铲翻搅着什么,她背对着厨房门,根本无法察觉身后正有个歹徒用手枪瞄准她。

    吴端的父亲则坐在灶台旁,拿着一把蒲扇,往灶坑里舔柴火,时不时用蒲扇扇两下,以达到火借风威的效果。

    “咋还没回来?”吴端的母亲问道,“快了吧?”

    “快了。”他的父亲答道,“要不我上村口看看?”

    父亲显然已有些坐不住了。

    母亲却道:“算了吧,万一你们爷俩走岔了,没碰上,他回来还得找你去。”

    话虽这么说。

    母亲却还是回过头,似乎是要朝着院门口的方向张望。

    就在这时……

    砰——

    吴端听到锅铲乒乓落地的声音。

    没人希望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开枪,即便是出于正义——对一个母亲来说,眼看自己的孩子对别人开枪——有可能剥夺他人的生命,那是相当残忍的。

    可吴端知道,歹徒不会手软。

    歹徒是个三十多岁的健壮男人,他手臂中枪,狼狈地踉跄了一步。

    可他的枪并未脱手,那是一把土制手枪,枪口上有一个用矿泉水瓶做成的简易消音器——看来是个用枪的老手。

    那歹徒心理素质相当过硬,踉跄的瞬间抬枪,朝着吴端和闫思弦所在的院门口方向便是几下点射,硬是将吴端即将脱口而出的“警察!放下枪!”挡了回去。

    吴端和闫思弦向左右扑倒,躲闪着。与此同时吴端又开了一枪,他听到歹徒骂了一句脏话,似乎是被打中了哪里。

    子弹有限,歹徒并不恋战,“清理”出门口的通道后,他便大步飞奔出了院子。

    吴端心中百感交集,终究还是让父母见识到了他工作的危险性,还是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

    他叫了一声“妈!没事!”算是安抚,再也顾不上多说什么,转身便和闫思弦一起追出了门。

    一出门,正看见被歹徒吓了一跳,紧贴路边墙根呆若木鸡的邻居两口子。

    吴端大喊道:“叔!帮我报警,他要杀人!”

    “诶诶!”那被吴端叫叔的中年男人如梦方醒,掏出了手机。

    歹徒跑得极快,且显然是提前选好了逃跑路线,他一边跑,一边不时向后开一枪,以震慑追赶的两人。

    此时正是刚刚吃完晚饭的时候,村民们喜欢在这出来遛弯,男人们抽着烟,有的还凑了牌桌,妇女三五成群地聚在院门口,一边干着手里的零活,一边东家长西家短地拉闲话。

    见有村民,歹徒十分嚣张,不管不顾地冲着几个妇女聚集的地方就开了一枪。

    妇女应声倒地,吴端急得冒泡,大喊道“进院!他有枪!快进院!”

    许是因为他用了方言,村民很快反应过来,纷纷往就近的院子里窜,也算是反应迅速。

    吴端再也不敢紧追,停下脚步,检查那妇女的伤势,闫思弦略一犹豫,远远追着那歹徒。

    中枪的妇女捂着腿,嘴里吱哇乱叫。

    只见其左侧大腿中弹,鲜血瞬间在地上淌了一大片,看样子伤及股动脉。

    吴端让她就地躺下,心脏与腿部伤口处于同一水平,以降低伤口处的血压。

    他一边大叫,指挥一名胆大的男性村民去卫生院叫大夫,一边脱下自己的衬衣,紧紧系在伤口上方,还在拨打120电话时亮明了警察身份。

    做完这些,村卫生院的大夫赶来了。

    吴端认得那大夫,小时候有个头疼脑热都是他给瞧,论起辈分,他还得叫那人一声伯。

    大夫接替吴端,替伤者按住伤口,道了一句“交给我”,一脸天将降大任的表情。

    吴端虽然担忧那妇女的安危,但深知自己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加之他牵挂这闫思弦,心中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终于起身朝着歹徒逃走的方向追去。

    刚追出十几米,又是两声沉闷的枪响——那是装了简易消音器后特有的枪声。

    吴端的心瞬间揪了起来,他知道闫思弦手无寸铁,且手上还有伤。

    他循着枪声的方向猛跑,口中大喊着:“小闫!小闫你怎么样?在哪儿呢?!……小闫!回话!”

    没有回应,吴端登时乱了阵脚。

    后山,后山的方向。

    他只能朝着那地方狂奔,目光不确定地四处游移,既希望快点看到闫思弦,又害怕看到他倒在血泊里生命垂危。

    小闫!无论如何要活着啊!小闫!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