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七章 福音(1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直勾勾地盯着闫思弦,他走一步,闫思弦就向后退一步。

    “吴……吴队……你别吓唬我……”

    吴端终于走到了闫思弦刚才站的地方,伸手朝原先摆放刀具架的位置摸了摸。

    能看出来,闫思弦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可惜光线不允许,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咦?哪儿去了?”吴端低下头,小声疑惑道。

    唯有低头才能极力忍住笑,他转过身又默默吃了一会儿面包,闫思弦说话也不是,沉默也不是,干脆开了一旁阳台的门,往返几趟,将家里的刀具架、刀叉勺、锅铲等利器纷纷倒腾到了阳台上,又将那门锁得严严实实。

    忙完这些,回到屋里时,吴端正点煤气灶玩,听到闫思弦回来,考虑到火光能将他这张憋笑憋到扭曲的脸照得清清楚楚,他赶紧关了火。

    闫思弦如临大敌,赶忙去关了煤气阀门,又顺手拉了电闸——鬼知道吴端会不会干出伸手抠电插板玩的事来。

    吴端实在忍不住笑了,决定回屋继续睡觉。

    他上楼,闫思弦便跟在他背后,既担心他一脚踩空跌下来,又想不明白,他怎么每一步都踩得那么准,究竟怎么做到的?

    吴端终于躺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到闫思弦小心翼翼凑上前来,用打量怪物的目光看着自己。

    “闫思弦。”吴端开口道。

    闫思弦吓得向后跳了一大步。

    “乖儿子。”

    闫思弦眼角和嘴角都在抽搐。

    屋里短暂沉默片刻,吴端觉得自己就要憋笑憋出腹肌了。

    突然,他的手被用力抓了起来,不等他反应……

    咵嚓——咵嚓——

    手腕一凉。

    熟悉的触感告诉他,不妙!非常不妙!

    他睁开眼,看到一条锃亮的手铐,将他拷在了铁艺床头上。

    伟大的思想家苏格拉没有底曾说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拉格朗月同学也说过:你今天的作,都是为明天的死埋下伏笔。

    闫思弦如释重负,满意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回屋睡觉去了。

    吴端看着手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究竟是咬牙死扛一晚,还是立即认错,这是个哲学问题……好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第二天一早,吴端开车,和闫思弦一起赶往市局。

    两人少有地一路无话。快到市局的时候,闫思弦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开口道:“你上大学是住校吧?”

    “嗯。”

    “室友没跟你说过什么?比如……呃……你有些什么怪癖。”

    吴端想了想,“被好多女生喜欢算不算?”

    闫思弦: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市局。

    一支队的大部分刑警都度过了一个不眠夜,眼睛发红,头发凌乱。

    赖相衡刚从审讯室出来,脚下风风火火,脸上喜气洋洋,一看到吴端,立即停下脚步道:“队长真神了!拿到绑匪的口供了!”

    吴端一愣,接过赖相衡递来的口供。

    这时貂芳也来上班了,一大照面就问道:“听说有尸体?昨晚谁负责审人的?尸体在哪儿?”

    赖相衡道:“埋了,刚刚问出埋尸地点,走,我跟你一块找尸体去。”

    两人一走,吴端低声问闫思弦:“你借我的名义干什么了?”

    “当然是好事,爸爸做好事从来不留自己名。”

    吴端想起昨晚喊闫思弦儿子,然后被手铐拷了大半夜,直到凌晨时分被偷偷摸进屋的闫思弦解开,自知理亏,少有地没反驳,安静等待闫思弦的下文。

    “你不是要从汪彦尧那儿打开突破口吗?总得有点实质性的东西吧?

    两名绑匪只是从犯,这事不假,可对他们来说,承认汪彦尧也是同伙,总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所以,对绑匪的审讯,我让赖相衡转移一下重点,把讯问绑匪们干了什么,变成询问汪彦尧都干了什么,她在整件事中起什么作用。”

    吴端看着案宗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汪彦尧跟绑匪的利益并不一致,绑匪选择把她卖了以换得减刑机会。”

    闫思弦很想打个指向,可惜条件不允许,只是抬了下熊掌,“现在可以审汪彦尧了。”

    汪彦尧憔悴了不少,眼睛下挂着黑眼圈,法令纹也出来了,脸上冒了不少油,妆容凌乱。

    刚过去的一晚,协警在附近的招待所为她安排了一个房间,供她休息,除了暂时不能和外界联络,一切都和兰向晨一个标准。

    没有审讯,没人跟她说话,她试图跟守在门外的协警沟通,问清状况,还想去看一看兰老,被委婉地拒绝了。

    兰老倒是真的如释重负,跟儿子兰家言见了面,长谈一番,便沉沉睡去。

    但这一晚,也足够她想明白一些事,建立起应对审讯的心理防线。

    审讯室。

    她虽然憔悴狼狈,却并不太慌乱。

    直到见到闫思弦的那一刻。

    “我们又见面了,那天多谢你在西成药业的精彩解说,”闫思弦嘴角带笑,“还真是让我这个外行……”他斟酌着用词,“看清了不少问题。”

    汪彦尧的防线瞬间崩溃。

    闫思弦继续道:“西成药业许给你什么好处?你这么替他卖命。我猜猜……你最想要的……兰老死后,新药的研发者就是你了……医学界的爱因斯坦……这荣誉和荣誉背后的利益的确够诱人的。”

    汪彦尧放在桌板上的手发着抖,这双取用试剂时精准如量器的手已经很久没发过抖了。

    吴端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追问道:“陈树跟这件事是什么关系?”

    “他……”汪彦尧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呢?他人呢?他说不会不管我……”

    这个搞了半辈子科研的女人绝不会想到,自己落到这般田地,放声大哭。

    关注这场审讯的人,对她却没有丝毫同情。

    “除了兰老,还有两名科研人员遭到绑架,可惜他们遇害了,你还记得第二个遇害的科研人员吗?他就死在你们的简易实验室里,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兰老本想制造爆炸,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创造逃跑的机会。

    因为你通风报信,绑匪突然决定杀死那名科研人员,给兰老警告和教训。

    最坏事的时候心理素质很好嘛,双面间谍,都能拍电影了,现在哭什么?哭给谁看?”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