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六章 福音(1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老天爷帮忙,后半夜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使得灭火工作事半功倍。

    纵然如此,因为实验室里情况复杂,火彻底扑灭时,天边已泛起了白。

    冒雨一夜,许多刑警都淋透了,好在周围的老百姓人身财产没受损失。

    天亮之后,有两个家庭妇女熬了一大锅姜茶,给忙碌了一夜的火警和刑警们送来,还有人从家里拿出了热腾腾的馒头和白水煮蛋,警民情深,场面很是温馨。

    闫思弦给吴端盛了一杯姜茶,吴端却显然没什么胃口。

    他已回到了闫思弦车上,拍着方向盘道:“反了天了!真是反了天了!那混蛋只承认协助绑架!还是协助!从犯!其它的一问三不知!……”

    闫思弦将吴端赶下驾驶座,又将他塞进车后座,拎了一个一大早赶来参加善后工作的小警员。

    “往市里开,进市区我告诉你去哪儿。”

    警员小心翼翼地接过闫思弦的车钥匙,通过后视镜打量着后座上的两人。

    闫思弦:“淡定。人家怎么说也是职业干这个的,要是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有,也太对不起本职工作了,市局那边也开始审了吧?”

    吴端将车窗打开,希望流通的空气带走心中的烦躁。

    “考子也一样,一问三不知,什么事儿都往死去的龙哥身上推。”

    “所以啊,审他俩有什么用呢?他俩的确只实施了绑架——就连兰老也明确指认,杀人的是龙哥——而且,即便是绑架,从兰老的证词来看,这两个人全程听龙哥的,的确是是胁从犯啊。他们的交代没问题啊。”

    “那就审汪彦尧!”

    “好。”

    吴端看着闫思弦,等他的下文。

    谁知闫思弦却对开车的小警员报了自家地址。

    “就去那儿。”闫思弦道。

    “我要回市局!”吴端抗议。

    “你把自己累死,案子就破了?”闫思弦道:“我看那个赖相衡就不错,你能想到的,人家也能,你能审的,人家也能审……诶,当初谁跟我说的,要信任身边的同事?”

    闫思弦不容置疑道:“回家睡觉,睡饱了再说。”

    吴端理亏,只能同意闫思弦的提议,却又狐疑道:“为什么去你家?”

    “因为我懒得单独送你一趟。”

    驾驶位置上的小警员道:“我可以送吴……”

    闫思弦笑眯眯地从后视镜里看了那小警员一眼,小警员的声音越来越小,后半句话终于吞进了肚子里。

    闫思弦满意地微微一点头,吴端又问道:“还有,我车哪儿去了?那天在去宛城高速……”

    “报废了。”闫思弦淡定道。

    “啥?”

    要不是空间不允许,吴端真想现场来一个“震惊得跌倒在地”。

    闫思尴尬地咳了一声,“我也是好心,给你送到一个玩改车的朋友那儿去,想让你鸟枪换炮,可是改车有风险,我那朋友吹牛倒是厉害,手艺着实不怎么样,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是受害者……”

    闫总某发小:阿嚏……阿嚏……阿嚏……奇了怪了,闫总吃错药了?他究竟为什么突然送我一辆小破车?让我随便拆,随便练手,还说再也别让他看见那车……好可怕,车主究竟哪里得罪我们闫总了……

    闫思弦继续淡定道:“再说你那车底子本来就差……”

    底子本来就差……

    子本来就差……

    本来就差……

    来就差……

    就差……

    差……

    吴端生无可恋地靠在靠背上,半天憋出一句:“可我的车贷还没还完……”

    “那个啊,你就别管了,剩下的车贷我来还,爸爸是那种搞完了不给钱的男人吗?”

    吴端:泥垢了!!!

    闫思弦又笨拙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车钥匙,“你开这个吧,就算是……在没协商清楚具体的赔偿之前,至少先给你找个代步工具,算我这个过错方主动承担责任。”

    吴端警惕地直起身来,“你干了什么亏心事?是不是疯子团伙那案子……”

    闫思弦:“你能不能别那么草木皆兵?我睡觉了,别吵!”

    闫思弦果然闭上眼睛,任凭吴端再说什么,他那金贵的眼皮再也没抬一下。

    开车的小警员:果然传言都是真的!果然一支队是副支说了算的!果然有钱就是任性啊!

    吴端已经连轴转了近四十八小时,他虽然还想再问问疯子团伙的案子,可那小警员在,有些话总是不太方便的,只好作罢。

    困意很快袭来,待小警员将车开到闫思弦家楼下,吴端睡的正香,竟有些不想下车。

    去他的大床!去他的热水澡!老子不想动!

    最终吴端还是被拽上了楼,安排进了客房。

    这一觉睡得十分沉,闫思弦家厚厚的遮光窗帘使得吴端有点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闫思弦进来了两趟,一趟似乎是拿走了他时不时震动一下的手机,另外一趟……吴端只是听到床头柜上有轻微的响声,以为他在找东西,也并不在意。

    吴端醒来时,以为自己没睡多久,直到他拉开窗帘,发现天黑了。

    想看看几点,无奈手机不知被闫思弦拿哪儿去了。

    屋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闻起来让人肺腑之间很是舒服,借着月光,吴端看到床头柜上有个十分精巧的金属香炉,大概是闫思弦点了某种安眠的香。

    咕噜咕噜——

    吴端的肚子叫了起来。

    他悄悄地出了客房,下楼,每走一步都带着进入别人领地的拘谨。

    闫思弦并没有回屋,他歪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他自己和吴端的手机就摆在茶几上,旁边还有个笔记本,两部手机都安静了下来,看来他忙了一天,已经将能处理的工作都处理了。

    此时他虽睡着,却还戴着耳机,耳机连着一只平板电脑,不知在听些什么。

    吴端蹑手蹑脚进了开放式厨房,怕弄醒闫思弦,他也不敢开灯,打开冰箱,胡乱地拿出一块面包,打算随便吃两口凑合一下。

    就在他往嘴里狂塞面包时候,突然听到身后闫思弦用发着颤的声音弱弱道了一声:“吴队?”

    这是一个尴尬的时刻,因为吴端被吓得噎到了。

    他没顾上答话,取过一直杯子,接了一大杯直饮水,咕咚咕咚灌下了肚。

    就在他打算解释一下时,闫思弦却突然道:“你……梦游?”

    说话时,闫思弦小心翼翼地挪到刀具架跟前,不动声色地将刀具架抱在了怀里。

    吴端突然觉得好笑,决定骗一骗他。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