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四章 福音(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5月18日,晚9点。

    夜幕降临,郊区不似处处霓虹的城市中心,天扎扎实实地黑了下来,如假包换。

    吴端的耳麦传来各组的汇报声。

    特警队长道:“热感系统锁定,屋里总共五个人,分布在二楼……重复一遍,五个人,全在二楼,我们的人已经上了屋顶,随时可以强攻。”

    吴端带着一队刑警猫在厂房门口,问道:“狙击手有机会吗?”

    特警队狙击手:“目前没有,遮光布太严实,找不到射击位置。”

    现场外围,闫思弦的车上,冯笑香少有地迟疑了,手心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等等……”

    终于,冯笑香道。

    “小冯?”吴端道。

    听出她语气的迟疑,吴端将耳麦频率切换到跟冯笑香的私聊,“怎么了?”

    “我之前说过的黑色桑塔纳,还记得吗?”

    “嗯,疑似绑架兰老的车辆。”

    “查到车里的人了,是三个越南人……”

    吴端一愣,“外国人?”

    “如果是外国人,就麻烦了,不仅会牵涉到国籍问题……”

    吴端会意,“明白了,搞个外国国籍,方便犯案后第一时间出逃……职业杀手的一贯做法。”

    冯笑香:“我就是担心这……”

    吴端已将耳麦切换至公共频道,低声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初步推测屋内共三名绑匪,两名科研人员,其一是兰向晨,其二是汪彦尧,我们的目标是保证两名科研人员安全,解救兰向晨,控制三名绑匪,”吴端最后犹豫了一下,终于道:“以及汪彦尧。”

    特警队长声音传来,“要控制汪彦尧?那个女性研究人员?”

    “是。”吴端继续道:“绑匪可能是职业杀手,有携带枪支的可能性,状况复杂,强攻不可取,我先摸进去看看,你在楼顶随时准备,等我信号。

    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击毙。”

    “收到,你注意安全。”

    吴端对身后的钱允亮、赖相衡两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上,又对其他刑警打了个原地待命的手势,他掀开一楼门口的遮光布一角,见没有人,迅速闪身进入,钱允亮和赖相衡紧跟其后。

    通往二楼的楼梯就在进门左手边,吴端几步跨到了楼梯一侧,三人并排而立,后背均是紧紧贴着楼梯下方的三角形墙壁。

    厂房虽然老旧,但里面的地面还算干净,不似吴端想象的那般积灰满地,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看来,为了达到制药要求,有人专门清理过这间破厂房。

    吴端隐隐听到楼上传来的动静,似是有人在说话,但听不清楚。

    他深吸一口气,示意自己先上去看看,双手持枪,踏上了楼梯。

    吴端双腿肌肉紧绷,控制着每一步落脚的力度,几乎只用脚尖着地,如一只猫。

    快要上到二楼时,他停下脚步,只探出半个脑袋。

    只见二楼被塑料门帘隔成了两间,眼前这一间摆着个破旧的麻将桌,两把折叠椅,一张打开的简易行军床,还有一张行军床立在墙边没打开。

    吴端隐约看到塑料门帘里有四道人影,其中两个穿了白大褂,应该是兰向晨和汪彦尧,另外两个则穿深色衣服,应该是绑匪。

    眼前有个绑匪正站在塑料门帘外,仰着脖喝矿泉水。

    喝完了,他将水瓶放在麻将桌上,冲着塑料门帘里面道:“老头,我们龙哥说话算话,明天早上再看不到东西,你死定了!”

    绑匪后腰别着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黑森森的,叫人看了胆颤。

    吴端冲钱允亮打了个“上”的手势,两人一起又快又轻地摸上了二楼。

    吴端突然伸手,一手死死捂住那绑匪的口鼻,持枪的手拿弹夹去砸他的后脖子。

    那绑匪显然是练过的,肩颈周围有厚实的肌肉群,加之为了避免发出声音,吴端只敢用巧劲,一下并没将他砸晕。

    绑匪的反应速度极快,立即伸手去摸别再后腰的枪,却被钱允亮扭住了手腕。

    卡——

    绑匪的手腕脱臼,疼痛令他瞪圆了双眼,一声低哼即将冲出喉咙。

    吴端的枪托又在绑匪太阳穴上砸了一下。

    绑匪翻着白眼,身子软了下去。

    钱允亮准确地接住了绑匪壮实的身躯,没发出落地的声音。

    与此同时,赖相衡上到了二楼,跟钱允亮一起将那绑匪往外抬,两人临下楼前,吴端冲他们打了几个手势。

    一出厂房,钱允亮便通过耳麦低声道:“绑匪还剩两人,有枪,重复一遍,绑匪有枪,人质在二楼东侧,最佳的强攻地点是二楼东侧的窗户。”

    “收到。”楼上的特警队长立即开始调整强攻计划,“我们随时待命。”

    钱允亮跟特警沟通时,赖相衡又摸进了厂房,此时吴端已经从二楼退了下来,重新猫在了楼梯口。

    里间的低声对话又持续了片刻,吴端听到有人掀开门帘的声音,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

    只听一人道:“老头拖拖拉拉……龙哥你看咱们这尾款……”

    被叫做龙哥的人有些烦躁地点了根烟,“算我这回看走眼,活儿扎手……不拖了,明天一早,还拿不到东西,就地处理老家伙。”

    通过厂房内两人的耳麦,外面的人能听到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也足够听清,要被处理掉的,只有一个“老家伙”,绑匪似乎并不打算对汪彦尧动手。

    ……

    “那尾款?”

    “不要了,为了钱被条子盯上不值当……考子呢?人上哪儿去了?”龙哥问道。

    “可能出去放风了吧。”

    “妈的!”吴端听到龙哥狠狠将烟头甩在地上的声音,“说了没**事别往外跑!”

    龙哥便要下楼去找人,口中骂骂咧咧,“让我拎回来非得……”

    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吴端自下而上飞扑而来,与此同时冲耳麦喊道:“就是现在——”

    他的话音刚落,实验室南面的两扇窗玻璃便稀里哗啦碎了,钉在墙上的遮光布也被两名破窗而入的特警用身体坠了下来。

    “趴下!”一名特警眼疾手快地来到兰老身边,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按。

    兰向晨似乎时刻都在等待着这一刻的来临,变化发生时,他只短暂地愣了一瞬,便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特警的要求趴在了地上。

    “兰老——”汪彦尧想往兰向晨身边靠,被另一名特警一把按住,瞬间制服了。

    是制服。

    “别动。”

    特警的声音里充满了防备,这令汪彦尧惴惴不安,又有两名特警从窗户进入厂房。

    大势已去,她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机会都没了。只能装出瑟瑟发抖的样子,趴在地上。

    砰——

    装了消音器的劫匪的手枪,终于开了第一枪。

    屋内所有听到枪响的人都绷紧了神经,几道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外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