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二章 福音(1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5月8日,凌晨。

    兰向晨睁开眼,地板冰凉的触感和腹中饥饿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纵然天花板上只有一只10瓦的黄灯泡,还是晃得他眼花。

    兰向晨努力眨了眨眼,视线终于聚焦,能够看一看周围了。

    这是一间只有六七平米的屋子,因为渗水,一处屋角有黄澄澄的水渍,在水渍的衬托下,脏成了灰色的墙壁倒也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屋里有一股霉味。

    但这些都不是最糟糕,最让兰向晨无法忍受的,是全身关节的疼痛。

    他一刻也不能再躺下去了,凉气正透过水泥地正往他的骨头缝里钻。

    兰向晨以手撑地,慢慢站了起来,眩晕袭来,他双手撑住墙,紧咬牙关,舌尖抵住上牙堂,稳了半天才确保自己不会一头栽倒。

    乙醚令他的大脑昏昏沉沉,上了年纪后手脚总不那么利索……

    那些人终于动手了吗?真狼狈呀。

    可他顾不上狼狈,上前几步,拍着屋子仅有的一扇铁皮门。

    嘭嘭嘭——

    铁皮门的声响回荡,有些刺耳。

    “有人吗?!有人吗?!”

    很快,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兰向晨立即停止拍打,保存体力。

    开门的是个长头发的高大男人,叼着烟,穿短袖,露出手臂上纹着的一条龙。

    兰向晨记得这条龙,用浸过乙醚的毛巾捂住他口鼻的,就是这条手臂。

    男人并未蒙面,兰向晨深觉不妥,通常情况下,绑匪露出面貌就意味着他们决定撕票。

    不等兰向晨想得更深,纹身男道:“呦,大科学家醒了,把人带上来吧。”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名科研人员被两个持枪的男人带了上来。

    兰向晨注意到,纹身男后腰上也别了一把手枪。

    而那三名被带上来的科研人员,兰向晨全都认得。

    其中两个男人是他在科学院的同事,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人——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在一些学术交流会上也算是见过面。

    三人和他一样的迷茫,战战兢兢。

    “你们要干嘛?”兰向晨问道。

    纹身男咧嘴一笑,十分江湖地伸手勾住了兰向晨的脖子,领着他穿过两道半透明塑料门帘,兰向晨被他胁着,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敞开式房间,其内堆满了制药所需的实验器材。

    纹身男开口,简明扼要地回答了兰向晨的问题。

    “你应该清楚我要什么。”

    兰向晨不答话。

    纹身男也并不恼怒,继续勾着他的肩膀,将他带回了众人所在的过道。

    “现在,帮你选助手。”纹身男道,“两个人就够了吧?可惜多了一个……啧啧啧,我很好奇,大科学家会用谁呢?”

    兰向晨和那三人皆是一愣,齐齐看向纹身男。

    纹身男似乎非常享受他们的恐惧,咧嘴笑了笑。

    “没被选中的……那就不好意思了,技不如人嘛,下辈子记得好好学习喽。”

    这话从纹身男口中说出,除了如同被人掐住喉咙的威胁之感,还十分诡异。

    纹身男对自己的黑色幽默也很满意,嘴巴咧开的弧度更大了。

    三名科研人员的目光在纹身男和兰向晨之间徘徊。

    “不不不,不能这样……你不能……”

    “救命……兰老救命啊……”

    ……

    兰向晨已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可他没想到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你不能伤害他们!”兰向晨大吼。

    “我当然能。”纹身男掏出了别在背后的手枪,“快选吧,这个选择,你躲不掉。”

    “我都需要!三个人我都需要!你们不就是让我制药吗?可以!我答应你!”

    “原来大科学家这么好说话。”男人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我怎么才能确定你没骗我呢?”

    “我……”

    嘭——

    兰向晨不必组织语言了,他看到一名与他合作多年的同事用迷茫的目光看着他。

    那人额头上多了一个小洞,后脑炸裂出拳头大的伤口。

    他瞪圆了眼睛,仿佛在询问兰向晨发生了什么。

    几秒后,他的身体直愣愣地向前倒下,四肢无意识地痉挛抽搐,像某种可怕的节肢动物。

    “啊——”

    女性研究人员情绪瞬间崩溃,她大张着嘴,可惜叫声还没彻底发出来,就被人打中了后脖劲,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那动手打她的人朝地上啐了一口浓痰,骂道:“女的就**麻烦。”

    纹身男将手中的枪别回后腰,继续伸手搂住兰向晨的肩膀。

    他能明显感觉到,兰向晨浑身抖得触电了一般,就连体温都降下来不少,看来“血都吓凉了”这说法是有道理的。

    “你看,”纹身男开口了,“我已经证明了我的态度,说杀人就一定会杀人。”

    他指了指余下的两名科研人员,“恭喜你,选了两个好助手。

    容我提醒一句,五天后我要是没拿到东西,就再杀一个人。”

    兰向晨使劲咬了一下舌尖,才没有昏过去。

    不能再死人了!他心里有个声音吼叫着。

    兰向晨道:“你们的仪器不全。”

    “会给你配全的。”纹身男道。

    “一个培养反应就要三天——我没骗你,你可以随便找专业人士打听——我保证,现在就开始制药,但五天时间肯定不够,你不能再杀人了,否则你什么都拿不到。”

    兰向晨的声音发着抖,还变了调。

    恐惧催动他的心脏,跳得又快又乱,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可能就要心脏病发当场死亡了。

    可他还不能死,他死了,其余两个人质怎么办?他的研究成果怎么办?

    所以纵然害怕,兰向晨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绑匪讨价还价。

    “你要多少天?”纹身男问道。

    他皱起了眉头,显然并不喜欢被人拒绝服从。

    “一个月。”

    纹身男搂着兰向晨的手骤然用力,老人只觉得肩膀就要被他捏断了。

    他没说话,眯着眼睛想了一秒钟。

    “10天,10天后取谁的命,你来选。”不待兰向晨再讨价还价,纹身男对收下两人使了个眼色,两名手下拎起两个暂时保住了性命的科研人员,将他们和兰老一起推进了简陋的实验室。

    十几分钟后,昏过去的女人悠悠转醒。

    她迷茫地四下看看,似乎并不相信自己刚才经历的事,以为那只是个梦。

    兰向晨扶了她一把,问道:“你叫什么?”

    “汪彦尧。”

    哎呀呀,不要总说我短小,人家明明胜在持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