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一章 福音(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鲁仁松:“吃饭就算了吧,我现在走不开,实验室有一项反应进行到关键步骤,今儿晚上得通宵盯着。”

    董悦:“这样啊……我还想着咱们好久没见面了……不过,老师失踪了,实验室里就得靠你了,忙得很吧……”

    鲁仁松:“还行吧。”

    董悦嗫嚅片刻,终于不再东拉西扯,“老师的事你怎么想的?你……不着急?万一他是被坏人绑架了呢?老师的心脏病发作起来……”

    电话那头鲁仁松沉默了一下。

    “急有什么用?研究成果是国家的,老师想据为己有,所以才玩失踪,他对得起我们的信任吗?还好意思跟我们讲医者仁心吗?”

    这次,董悦愣住了。

    她并不擅长反驳别人,只能苍白无力道:“不是的,你肯定搞错了,老师不是……”

    “别傻了,”鲁仁松气鼓鼓道:“你当我们现在没日没夜地忙活,是干什么呢?逆推老师隐瞒的关键步骤!你应该清楚这有多难,几乎就不可能……别说研究院了,你们诺氏制药也忙起来了吧?”

    “他们给你洗脑了是不是?这都是谁告诉你的?”

    “汪彦尧亲眼看见的!老师清空了他自己的所有研究资料,还偷偷把硬盘拆走了……呵呵,我都不知道老师还有拆硬盘的手艺……”

    董悦:“不可能不可能……”

    鲁仁松:“警察让你来跟我打听消息的吧?我不怕,你可以把我原话转述给警察。不过,看在师出同门的份上,我劝你一句,别管闲事,老师的事比你想得复杂……嘟——嘟——”

    闫思弦的车上,三人一起听完了电话录音,董悦道:“我是不是……帮倒忙了?”

    吴端赶忙安抚道:“没有,您……”

    闫思弦摆摆手,示意吴端别说话,又听了一遍录音。

    “鲁仁松在电话里提起的那个汪彦尧,您认识吗?”闫思弦问道。

    董悦摇头,“没听说过。”

    “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没。”

    “哈,”闫思弦勾了下嘴角,对吴端道:“查查这个人,莫名其妙提起一个对方听都没听说过的人,还刻意强调’原话转述给警察’,要不是他说话太不着调,那就是刻意给我们传递信息。”

    “这么说……我帮上忙了?”董悦十分欣喜,像个小女孩。

    “嗯!”闫思弦十分肯定地点头。

    董悦看了看手表,“那个……谢谢闫总一大早来送我上班,真不好意思……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去公司了……能帮到你们我很高兴,真的。”

    闫思弦也不跟她客气,“嗯,我也该上战场了。”

    这天早晨,闫思弦又是一身华尔街精英打扮,由吴端将他送到了西城制药研发大楼下。

    吴端忧心忡忡,“你确定不用带个专家,你又不懂行,带上董悦也好啊……”

    “董悦毕竟是诺氏的人,带她去场面肯定不好看,再说了,你真当西成会向我展示什么核心技术?前景这种东西,还不是靠吹牛。放心吧,我能搞定,我只是有点好奇……”闫思弦一笑,“算了,等验证了猜测,再告诉你。”

    闫思弦进入西成研发楼不久,等在楼门口的吴端便收到了他发来的消息,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个穿白大褂的女性科研人员,她的长发束在脑后,不大看得出年纪,不知正讲解着什么。

    照片是偷拍的,好在偷拍技术不错,角度选得也好,那研究人员的面目还算清晰。

    吴端一眼便看出,正是汪彦尧!鲁仁松在电话里提了一嘴的汪彦尧!

    吴端也是刚刚收到冯笑香发来的资料,其中就有汪彦尧的照片,因此才能认出来。

    鲁仁松究竟为什么提起她?她又为什么出现在西成制药?吴端觉得就快抓住那条关键线索了。

    直到闫思弦又发来一条简短的消息:

    盯!

    吴端的目光在停车场逡巡一圈,很快锁定一辆银色奥迪。

    墨a-yy719,汪彦尧的车牌,冯笑香发来的资料里标注过。

    吴端悄悄下车,装作透气抽烟的样子,慢慢接近银色奥迪,发现摄像头是躲不掉了,便弯腰装作整理裤脚,利用自己的身体做遮挡,顺手将一枚纽扣追踪装置贴在了奥迪车屁股底下。

    吴端转身离开时,正好看到汪彦尧出了西成制药大楼,她没注意吴端,打着电话上了车,径自离去。

    闫思弦离开西成制药已经是两小时以后,依旧是陈树亲自出来送,两人有说有笑,直到闫思弦坐上车,陈树还在留他吃饭。

    闫思弦再三婉拒,陈树只好一个劲儿强调“下次,下次一定在我这儿吃个饭。”

    车一启动,闫思弦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派人跟着没?”

    吴端将平板电脑递给闫思弦,只见那平板电脑显示的是一幅电子地图,地图上有蓝色的线标记出了汪彦尧的行车轨迹。

    闫思弦粗略看了一眼,“呦,这是绕圈呢?”

    “绕半天了,还挺谨慎,”吴端道:“咱们跟上去?”

    两人追上汪彦尧时,她的车正停在城郊一家药店门口,幸亏装了追踪器,那银色奥迪不知何时已经更换了套牌。

    汪彦尧从药店走出来,手里提了个药店常用的塑料袋,里面是几个药盒。

    她开门上车时,两人看到了她副驾驶位置上是某家连锁快餐的食品袋。

    食品袋里是摞得冒尖的便当盒,起码十几份,看样子是要给人送饭,还是不少人。

    闫思弦和吴端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吴端下车,走进药店,掏出警官证道:“刚才那女的,她都买了什么?”

    药店收银小妹吓了一跳,不敢怠慢,赶紧将刚才的收银单据底联递给吴端。

    吴端拿了单据就走。

    “除了两盒普通的感冒药,两大盒板蓝根冲击,一盒消炎药,还有一盒硝酸甘油片……”闫思弦道:“我记得,董悦和鲁仁松的电话录音里,董悦提起过兰老有心脏病。”

    “是。”

    “硝酸甘油片的功效,就是缓解心绞痛。”

    两人皆皱起眉头,眼下的状况忧喜参半。

    好消息是他们方向应该是对了,兰老还活着,只要跟紧汪彦尧,找到兰老只是时间问题。

    坏消息是,不知老人家的身体状况现在如何。

    好在,汪彦尧的很快就带着两人见到了兰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