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章 福音(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家,卧室。

    “我擦姓吴的你轻点!拽到老子头发了!……靠!”

    “姓闫的你老实点!手抬好!别弄湿了!……”

    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医生给闫思弦的手拆了纱布,刚说一句“恢复得不错……”实在看不下去两个鬼叫的男人,一把抓过吴端手里的吹风机,指挥道:“你去拿条毛巾给他手挡着点,伤口千万不能沾水。”

    吴端如获大赦。

    等他从卫生间拿了干毛巾出来,女医生已经开始娴熟地给闫思弦吹起头发。

    吴端生怕头发上的水滴沾上伤口,赶忙撑着毛巾。

    他看到了毛巾下的那双手,手掌上各有一道深深的伤口,其中右手虎口被豁开,缝了针,即便痊愈,短时间内肯定也能看出差别。

    手指也有伤口,深可见骨,左手小指几乎从关节处断开,吴端已不记得自己在现场捧着他的手大喊医生的行为,但他记得那种心悸无助的感觉。

    不得不感慨现代医疗技术的发达,以及……有钱真好。

    闫思弦当天是被医疗直升机接走的,显然他已习惯了那庞然大物,比吴端淡定多了,躺在坟地里一边说笑道:“别喊了队长,鬼子都让你喊跑了……”

    一边指挥吴端拨打了一个电话,报了位置,并调侃道:“抱歉,你这辈子的第一次直升机之旅,恐怕不那么美好。”

    一架直升机轰隆隆地来,接上闫思弦,又轰隆隆地走,如闫思弦所说,吴端做为队长,肩负起了送伤员去医院的责任,跟他一起上了直升机。

    前后总共20分钟,直升机就在一家私立医院顶楼停稳,与此同时,全市最好的神经科、骨科医生已经在手术室准备就绪。

    吴端第一次见识到医疗领域里的一路绿灯。

    当然,第二天帮闫思弦结账时,看着那七位数的费用,吴端重新认识了家中老妈曾说过的一句话:钱花哪儿哪儿好。

    他还为局里究竟能报销多少着实忐忑了一把,谁知闫思弦大手一挥,表示那都是小意思,不必在意。

    此刻,这双手虽然还有些苍白,却已经有了大病初愈的样子,吴端最担心的那根小指已经完美地接了回去,依旧修长,连伤口都不太明显了。

    许是受了吹风机里热风的刺激,那根小指微微动了一下。

    帮闫思弦拆纱布的女医生道:“就一会儿啊,纱布给你放这儿了,完事儿了你记着包上,你这根指头现在一点儿都不能受力,受风也对恢复不利,保护不好就等着残废吧……”

    闫思弦突然凑到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医生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女医生脸一红,娇嗔地看了闫思弦一眼。

    她计上心来,指了指闫思弦受伤的手,坏坏地丢下一句“你行吗?”便拎包离开了。

    看着被质疑行不行的闫思弦,吴端噗嗤一声乐了,仿佛大仇得报。

    闫思弦无所谓地起身,用一根手指推开衣柜,开始搭配衣服。

    吴端实在是忍不住,笑得几乎蹲在地上,要捶着柔软的羊毛地毯,以至于闫思弦实在没法继续忽视他。

    “想什么呢你,脏心烂肺,我约她一块打游戏!”

    “哦——打游戏——啊哈哈哈哈——”

    闫思弦:滚过来,爸爸要踹死你!!!!

    笑归笑,闫思弦拉开衣柜时,吴端还是注意到他的衣服挂得十分整齐,想来应该是家政每天收拾的结果。

    衣柜里大致有三个区域,代表三种不同需求。

    其一是居家服,但凡纯棉或纯毛质地穿起来舒服的,不分品牌价格,占据了衣柜半壁江山,余下位置一半是高订西装,每套下方都有配套的纯手工定制皮鞋,严谨内敛,属于穿上就能直奔华尔街上班,另一半的衣服虽也价格不菲,却略显轻佻,吴端已经能想象闫思弦穿着它们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战绩。

    “想什么呢?”闫思弦从华尔街区域拎出两套西装,问道:“哪个?”

    吴端看看左边的,评价道“人模狗样”,又看看右边的,评价道“貌似忠良”。

    最终,闫思弦选择了貌似忠良。

    他穿衣服问题不大,可是系领带、袖扣等精细活儿,手就不那么灵光了,只好由吴端代劳。

    吴端正帮他系领带,有人敲卧室门,叫了一声“闫总,方便吗?”

    闫思弦显然听出了来人是谁,道了一句“进。”

    身材凹凸有致的秘书开门,眼看吴端拽着闫思弦的领带,只愣了一秒钟。

    “闫总,合同范本我按您要求打出来了,放这儿了。”

    说完,秘书便退了出去,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全程相当职业化?

    吴端觉得浑身别扭,开启了尬聊模式,“我……你……她……她有你家钥匙?”

    闫思弦淡定道:“有备用钥匙,我去外地的时候,她帮我照顾屋里的几盆花。”

    “哦……”

    2小时后,西城制药楼下。

    吴端眼看着一个年近40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将闫思弦送到车门口,并亲自帮他拉开车门。

    直到车子启动,那人还在驻足目送。

    “哈——”闫思弦摊在副驾驶位置,长长舒了一口气,“爸爸我花一个小时梳妆打扮,还是值得的。”

    吴端:是是是,您梳妆打扮下海挂牌起码一夜八万。

    心里虽在吐槽,却在路边停车,拆开一袋医用纱布,帮闫思弦包扎起来。

    闫思弦絮絮叨叨道:“我报了一笔陈树绝对没想到的巨额投资,把他给弄懵了,哈哈哈哈……

    我卡着公司前景这活不松口,他最后总算交了个底,说是近期有望在治疗癌症上获得划时代突破,把公司前景吹得天花乱坠,我说要看他研发团队,他又推脱今天不方便,非得明天……

    哎你听我说了没呀?”

    “听着呢,”吴端道:“你觉得绑架兰老的是西成制药?”

    “明天就知道了。”

    “明天?”

    咚咚——

    吴端降下车窗,与同一名交警面面相觑。

    “还是你们,违章停车。”

    “呃……兄弟,缘分啊……”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