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九章 福音(9)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国内能排得上号的西药制药公司,有抗癌药物研发生产经验,有能力迅速量产并推广药品的,不超过15家。

    之前咱们看过兰向晨的日程计划,他就是从这些公司筛选合作伙伴的,但他避过了4家综合实力排名比较靠前的……”

    闫思弦将手机递给吴端,吴端看着表格上纵横交错的数字、信息,只觉得两眼一抹黑。

    闫思弦解释道:“这4家公司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背后都跟研究院有关系,甚至,其中3家公司的主打药品就是研究院研制的。

    这足以说明,在选择合作伙伴时,兰向晨要躲的不是某些公司公司,而是他任职的研究院。

    研究院有问题,可以板上钉钉。”

    吴端此时才将表格看了个大概,他指着其中一家叫做西成制药的公司道:“可是——我应该没搞错吧?——这家也跟研究院有关系,但兰向晨还是联系了西成制药。”

    “你没错。”闫思弦陷入沉思。

    片刻后,他道:“所以我才说有意思,但现在还看不透。”

    “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韩粟?”吴端随口道:“说不定有些信息他没写在表格里。”

    闫思弦一愣,觉得自己刚才智商为负,却还想找回面子,一边拨打韩粟的电话,一边笑道:“你这就叫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滚!”吴端骂到:“爸爸一天不打你,你就要上房揭瓦。”

    ……

    接到闫思弦的电话,韩粟颇有些忐忑,生怕自己工作没做好,引得这位喜怒无常的股东不满。

    闫思弦说明问题后,韩粟明显松了口气,解释道:“西成是因为最近高管变动,才跟研究院搭上关系的。”

    “高管变动?”

    “换了ceo,新来的ceo叫陈树,跟研究院有些关系,是院长的熟人,我打听到,新人已经走马上任,但不知为什么,还没对外公布消息。”

    原来如此。

    闫思弦道:“兰向晨跟陈树有交情吗?”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韩粟犹豫了一下。

    闫思弦道:“你只管说,不用有顾虑。”

    韩粟便继续道:“我对兰向晨虽然了解不多,但能看出来,他就是个纯粹的科研人员,对市场运作什么的不敏感,也没兴趣。

    而陈树,他跟我是一类人,我们其实不太不关心科研情况,更多的精力放在市场扩张上,所以……我估计,他们不大可能有交集。”

    “知道了,干得不错。”闫思弦少有地开口夸人,电话那端的韩粟一愣,来不及说什么,通话已经被挂断了。

    电话刚一结束,只听有人敲驾驶位置旁的车窗,吴端一看是交警,赶忙降下车窗。

    “路边禁止停车,麻烦您出示一下驾驶证。”交警行了个礼,作势就要抄车牌写条子。

    吴端一看,刚刚两人只顾着看资料打电话,将车随意停在了路边。

    他赶紧掏出警官证,“执行任务。”

    交警一愣,看看吴端的警官证,又看看闫思弦那辆价格在五百万往上的座驾,登时对吴端的警察身份产生了怀疑。

    吴端一时百口莫辩,就差背诵的当年入职宣誓以证身份了。

    当同行怀疑你的警官证造假时,你怎么证明警察是警察?这尼玛是个哲学问题,和你如何证明你妈是你妈有着异曲同工之感。

    好在,一番解释外加保证立即挪车之后,那交警还是选择放两个可疑人员一马。

    吴端乖乖挪车,闫思弦则拿过他的手机,接起冯笑香的电话。

    “吴队!有发现……”

    闫思弦按开免提。

    “……有发现,图侦调取了兰向晨失踪当天的外围监控,发现了可疑车辆,是一辆黑色桑塔纳,因为司机刻意遮挡了车牌,我们只能根据监控追踪车辆行驶轨迹……需要些时间,而且,无法保证一定能查到。”

    吴端问道:“怎么个可疑法儿?”

    “我们还原了兰向晨失踪当天的行为轨迹,早晨8:16他开车去了研究院,一切正常,10:17有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在研究院正门马路斜对面。

    11:22兰向晨乘坐鲁仁松的车离开研究院,两人直奔西餐厅吃午饭,这时候那辆黑色桑塔纳动了,就跟在他们后面。

    两人进了西餐厅以后,黑色桑塔纳就近停靠。

    12:15两人吃完饭出门,鲁仁松独自驾车回到研究院,而兰向晨选择向不同的方向步行,结合老人家的日程来看,他要去一家位于西餐厅附近的写字楼,他跟那里的一家慈善机构办公室负责人约好了见面。

    我们看到黑色桑塔纳再次发动,缓缓跟着兰向晨,老人路过位于秦川路的最后一个监控后,便不见了踪影,而黑色桑塔纳在下一个直行路口处恢复了正常速度。

    以上,我们怀疑是黑色桑塔纳劫持了兰向晨。”

    “好!有进展随时联络!”吴端道:“笑笑,再帮我查一家公司。”

    “吴哥,你说。”

    “西成制药,还有这家公司现任ceo陈树的所有信息,尤其是兰向晨失踪前后,陈树的……”

    闫思弦却对着手机说了一句“笑笑,这个你不用管”便挂了电话。

    吴端憋气道:“你故意的吧?仗着手上有伤,我不敢跟你抢手机,你故意的吧?啊?”

    “别生气啊,队长,听我说,”吴端道:“黑客就别指望了,按照制药公司惯例,重要的配方资料即便有电子版,也绝对跟互联网绝缘,黑不进去的,你倒是可以指望我。”

    “你?”

    “你想啊,一家有望掌握治癌药物配方的公司,他们是不是得准备购置新的设备,建新的流水线,甚至是新的制药工厂,你说,这时候他们需要什么?”

    “……钱?”

    闫思弦点头,“那我最不缺的是什么?”

    吴端:“……”

    闫思弦以熊掌拢住耳朵:“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吴端:皮一下很开心吗?

    闫思弦:队长我错了。

    “总之,我刚让秘书向陈树办公室透露了投资意向,陈树新官上任,正是不惜一切手段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我给他送了一大块肉,他当然得咬,已经迫不及待想和我见面了。

    我做为砸钱的一方,探探他的底牌总不过分吧?

    所以,陈树这边我来解决,至于吴队你……”闫思弦抬了抬熊掌,不无遗憾道:“就麻烦你做回司机吧。”

    吴端:好像我现在不是在给你当司机?

    吴端道:“那你什么时候跟陈树见面?”

    “我知道越快越好,毕竟兰老那颗装满知识的脑袋十分宝贵,但是……”闫思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行头,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最后目光落在自己的一双熊掌上,“打仗总得有个准备吧。”

    闫思弦果断道:“先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