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章 福音(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鲁仁松亲自将三人送到了停车场,他和董悦脸色都不好看,直到即将上车离去,董悦突然开口道:“是不是他们逼你干了什么?你要是有苦衷,现在赶紧告诉警察同志。”

    鲁仁松摇头,“我知道的都说了,真的。”

    董悦的脸色更加难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鲁仁松向三人客气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电话联系吧。”

    吴端跟他握了握手,三人上车,车子刚发动,董悦便忍不住道:“我觉得不对劲儿。”

    她神色十分焦虑。

    董悦是那种典型的科研人员,智商极高情商一般,心里藏不住事儿,全写在脸上。

    闫思弦:“您先别慌,是有什么发现吗?”

    “我今天看了兰老留在研究院的资料,太过滞后和浅显了,完全不像老师的……风格。”

    “风格?”

    吴端不解,学术研究的风格该怎么划分?野兽派?抽象派?

    董悦尽量组织语言,让两个门外汉能理解她的意思,“我这么说吧,搞制药到兰老这个级别,已经能自成一套体系,哪怕是跟怹同样水平的专家,要看懂怹的资料,也得费一番工夫,更别说我这种比怹水平低的了。

    可今天我看到的所谓兰老留下的科研资料……怎么说呢,反正我轻轻松松就看懂了,明显不在那个级别。”

    这下,吴端理解了,便追问道:“您的意思是……科学院拿出来的并不是兰老的资料,而是某个或某些水平不如他的人准备的。”

    董悦想了想,给出一个十分保守的答案:

    “不排除这种可能。”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都觉得科学院内部问题很大。

    吴端有问道:“您觉得鲁仁松有可能成为突破口吗?”

    董悦沉吟片刻,“我们都是兰老的学生,所以见面有种天然的亲近,但要真说交情,不过点头之交,我不确定,但如果你们需要我联系他试试……”

    “请您帮帮我们。”闫思弦诚恳道。

    “好,那……我抽合适的时间私下里联系他——就这一两天——有了进展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闫思弦递上一张自己的名片,“今天真是麻烦您了,那现在……送您回诺氏还是……?”

    “回诺氏吧,有个重要的培养实验,我得回去盯着,不能离开太久。”

    送完董悦,吴端手机响了,他一看是手下刑警,接起电话后按了免提。

    “吴队!可能被兰向晨接回家的病人找到了!”

    “什么人?”

    “一个病人——我的意思是,不是兰向晨的亲戚朋友,而是一个他接诊过的癌症病人。

    说起来还是咱们系统内部的人,叫李平昌。”

    吴端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闫思弦倒是接过话头道:“国保支队队长?”

    “没错!就是他!”

    吴端给闫思弦递了个诧异的眼神,意思是“你什么谁都知道”。

    闫思弦耸耸肩,意思是“过目不忘怪我喽”。

    吴端表示不想跟故意炫技的妖孽对话。

    只听电话那头继续道:“李平昌一生未娶,是个老光棍,没有子女,父母去世,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也在3年前相继去世……”

    “孤家寡人啊。”吴端道。

    “是啊,”刑警继续道:“三年前,也就是李平昌的最后一位亲属——他的姐姐去世的同年,他被查出患了直肠癌,先后经过两次手术、放化疗,这期间兰向晨一直是他的主治大夫,李平昌也一直积极配合治疗,甚至被市人民医院肿瘤科评为抗癌模范,他的照片现在还挂在肿瘤科的激励墙上。

    半年前李平昌病情再次恶化,但与以往不同,这次检查出癌症恶化后,李平昌没有入院治疗。

    不仅如此,他还遣走了家里唯一的保姆阿姨——据我们了解,这位保姆在李平昌家工作足有十年了,李平昌接受治疗期间,就是她一直在身边照顾。

    还是在半年前,遣走保姆后不久,李平昌就失踪了。”

    吴端思索片刻道:“有没有可能是寻求了安乐死?”

    癌症患者无法忍受病痛折磨,从而自杀或者寻求安乐死,并不少见。

    “不太可能,”电话那头的刑警道:“在失踪前,李平昌签订了一份遗体捐赠协议,他愿意将遗体捐给医学院,用做教学解剖。

    这份协议签订后不久,他就失踪了,这跟偷偷寻求安乐死的做法前后矛盾。”

    刑警给出结论道:“如果兰向晨将一位病人带回家——进行新型药物实验——从现在的调查结果来看,李平昌是可能性最大的人选。

    他孤身一人,自己就能对这件事做主,没什么外部阻力,而且他本身就是个心态积极的病人,又有为医学献身的觉悟。

    吴队,这条线我们要继续跟下去吗?”

    “跟。”吴端道:“说说你的打算,怎么跟?”

    “找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打算出一趟差,去拜访一下李平昌的保姆——被他遣走以后,保姆阿姨回老家养老了。

    再者就是走访李平昌的朋友、同事,他虽然没有亲属,但做出这样的重大决定,总要找人交代一下后事吧,毕竟是个正处级待遇的退休干部,不至于穷到没得交代。”

    “好,李平昌这条线索就拜托你们了。”

    “得嘞!保证完成任务。”

    “还有,”吴端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从你们组调两个人盯住鲁仁松——就是最后跟兰向晨见面的那个学生,监听他。”

    挂断电话不久,吴端手机上收到了李平昌的照片。

    看着照片,吴端道:“你相信吗?他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被治愈的癌症患者。”

    这想法让吴端觉得,照片上的人越看越怪,有一种当年在电视里看到克隆羊多利的奇怪感觉。

    他深知这种带有有色眼镜的想法不对,摇摇脑袋。

    闫思弦看出了他的心思,道:“看着奇怪?你这是病啊。”

    吴端深以为然,颓然问道:“还能抢救吗?”

    “能,等多一些被治愈的癌症患者,你这病自然就好了。”

    “也对。”吴端点头。

    闫思弦手机传来微信消息的声音,他笨拙地用绷带外露出的指尖点开消息,眯着眼认真看了片刻,“啧”了一声。

    “怎么了?”吴端问道。

    “我得承认,在挖信息这方面,韩粟有一套办法。”闫思弦指着韩粟发来的消息道:“有个……挺有意思的发现。”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