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章 福音(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倒没打算直接找研究院院长,反而道:“我想先见见鲁仁松,就是那个最后见到兰老的学生。”

    说是学生,其实鲁仁松已经三十多岁了,两鬓斑白,头顶已经没剩几根头发,看起来比董悦还要老一些。

    师出同门的关系,鲁仁松和董悦显然认识,两人很自然地寒暄起来。

    董悦:“老师究竟出什么事了?你有消息吗?”

    鲁仁松摇头,有些戒备地看着和董悦同来的吴端和闫思弦。董悦赶紧介绍道:“这两位警察,是来调查老师失踪的。”

    吴端亮了一下警官证,道:“据了解,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兰老的人,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已经有警察来问过了。”鲁仁松道。

    “我知道,但存在疑点,据兰老的餐卡使用记录来看,他几乎一天三顿饭都在研究院的食堂吃,可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出去吃的午餐,而且……”闫思弦顿了顿,“是一家价格不菲私密性也很好的西餐馆……”

    “我明白你的意思,”鲁仁松道:“你们觉得老师给我留了信息或者线索?我也希望如此,我希望能帮到你们,可真的没有,那就是一顿普普通通的饭,我们说了一些科研上的事,但……在我看来很平常,甚至都没提到我们现在的研究难点……”

    “他有没有交给你什么东西?”闫思弦打断他道。

    鲁仁松摇头。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走进了会客室。

    老者梳着背头,精神矍铄。一进门,他就道:“警察同志来了?我叫张凯杰,研究院的院长,副市长刚刚给我来过电话,要求我们全力配合,警察同志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吴端赶紧起身,表达对老科学家的尊重,顺便介绍道:“我是姓吴,市局刑侦一支队队长,这位是我们副队,闫思弦。”

    “吴队长。”老人招呼道。

    吴端还没答话,闫思弦却道:“我们怀疑兰老的失踪与他的某项科研成果有关,事情紧急,就不跟您客气了,”他指了指董悦道,“这位是市局请来协助调查的专家,能否让她检查一下兰老的工作资料?包括兰老使用的电脑。”

    “没问题,小鲁,你带这位……”张凯杰顿了一下。

    董悦捋了一下头发,“我姓董。”

    张凯杰继续道:“你带这位董专家去。”

    鲁仁松应了一声,和董悦一起出门,吴端紧随其后。

    三人一走,会客室里就只剩下闫思弦和院长张凯杰了。

    不得不说,张凯杰看起来很有学者气度,跟电视里那些卖假药的老专家截然不同。

    他身上似乎有一种令人平和的气场,即便与他并不熟悉,即便共处一室无话可说,也不会觉得尴尬。

    闫思弦可不打算默默熬时间,他开口问道:“兰老给您做副手,有快20年了吧?”

    张凯杰点头,“是啊,你们查过他的档案吧?他其实是我的学生,毕业后一直跟着我,我在医院当主任,他就在科室里做主治大夫,后来我进了研究院,把他也带来,从研究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我带过的项目,基本上他都是科研主力。”

    “我不明白,二位关系这么亲密,他失踪十余天,您就没想着找他?”

    “上岁数了,身体不好,我已经是半退休状态,具体工作全是向晨在抓,说实话,要不是他家儿子找到研究院,我根本不知道他失踪。”

    “那跟他一起做研究的人呢?同事也都没发现他失踪?”

    “发现向晨失踪后,我召集他所在的研究小组紧急开会,问了他们,他们的回答是,向晨喜欢独自在家里工作,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有时候实验进行到关键阶段,他会把自己关在家里,连续几天都不露面——这习惯我倒知道,他年轻时候就这样了。

    所以,同事们没在第一时间发现他失踪,我想也可以理解吧。

    说来说去,还是我的不对,我疏于管理,向晨这么宝贵的人才……哎……”

    眼看一个能做自己曾祖的老人自责,闫思弦少有地于心不忍了一下,但他还是继续道:“我们的确查了兰向晨的档案,发现他过世的妻子也是您的学生。”

    “是啊,”张凯杰沉默片刻,像是陷入久远的回忆之中,他慢慢地讲述道:“两个高材生,无论专业方向,还是人生理想,都那么契合,谁见了都会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谁知道发生那样的事,难产……”老人苦笑一下,“医学也不是万能的。”

    闫思弦决定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便道:“关于兰向晨的科研成果,您了解多少?他是不是在研究什么抗癌治癌的新药?”

    这问题就显得相当外行了,张凯杰却耐心道:“研究肯定是在研究,他一辈子都在做抗癌治癌的相关工作,要说新药……现在主流的化疗药品就是我们共同参与研发的,至于更进一步的事……我是有心无力了……”

    老人家虽然把问题解释清楚了,却没给出答案。

    闫思弦盯紧了这位老人,他满眼淡定慈祥,迎接着闫思弦的目光。

    张凯杰真的已经老到一点儿都不关心研究项目了吗?那还不退下来?科研机构的关键岗位是那么好混的?

    “假如说,”闫思弦道:“假如科学院里有人研发出一种能治愈癌症的药物,组织会怎么处理?”

    “荣誉可以属于个人,但研究成果是国家的,科学院的各项研究本来就由国家立项拨款。

    如果……如果有生之年能看到药物问世,国家一定会把救人做为第一宗旨。”

    又是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张凯杰的情绪却激动了起来,问道:“怎么?你们觉得向晨发明了这种药?”

    “面前的种种迹象表明,的确有这个可能,但医疗、制药毕竟不是我们的专业,所以……您觉得呢?从您的角度来看,兰向晨有可能做到吗?还是说我们的推测太不着调了?”

    闫思弦重新将问题抛给张凯杰。

    张凯杰十指交叉放在身前,沉默了很久,这个老人像是有些累了。

    “他能,我希望他能。”

    不知为何,闫思弦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叹息的意思。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