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章 福音(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如果将刑警最喜欢的走访调查对象排序,保洁阿姨绝对能进入前三,甚至排在死者的亲友之前,她们毫不起眼,却又可能对一户人家有什么怪癖,是否抠门,是否心术不正了如指掌。

    李阿姨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的保洁。

    在电话接通之初,李阿姨以为有生意上门,十分热情,吴端说明身份之后,那热情虽然减退了不少,但因为怀有好奇,李阿姨还是耐下心来回答了吴端的问题。

    “……你说那户人家啊,老科学家,搞医的,想起来了,我去过,帮他家里打扫过几次,老人家很有素质的……奇怪的地方……有啊,他不让我上二楼,每次只打扫一楼……原因?这我可不知道,人家让怎么干,我就怎么干,问多了人家要烦的……病人?……嗯……我想想啊,哎呦都过了挺长时间了……”

    吴端耐心等待着李阿姨回忆。

    “好像有一个男病人。”李阿姨有些迟疑。

    “你知道是男的?你见过他?”

    “那倒没有,老科学家扶着他上厕所,走得挺慢的,我没见过他,但是听脚步得话……你知道,男人和女人的脚步听上去不太一样,我也说不清,但就是觉得那是个男的。

    哦,对了!还有说话!他们说话了!”

    “说什么了?”

    “那就不知道了,他们在二楼说话,我在一楼只能听见嗡嗡嗡的,他们声音很小,好像怕我听似的,但是那声音挺沉的,不像女的的声音。”

    “是什么时候的事,您还记得具体时间吗?”

    “有的有的,我有记账,你等等。”

    电话那头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片刻后,只听李阿姨道:“3月3号!”

    “2个多月了,您的账本上记得很清楚啊。”

    “当然了,素质那么好的人当然要记住。我还给他留过电话号码,让他以后有什么活儿直接找我,别走中介,中介太黑了……”

    李阿姨絮絮叨叨,但之后便再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出了兰向晨家,吴端给市局同组刑警去了电话,分配任务道:“立即围绕兰向晨的人际关系展开摸排,重点寻找今年3月份重病或受伤,需要人照顾的亲友,看是否有人被兰向晨接回家照顾。”

    挂了电话,吴端对闫思弦道:“我总觉得奇怪,即便有病人,为什么不送医院,而是在家里照顾?凭兰老的关系,什么样的医院不能进啊?”

    “或许不是不送,而是不能送。”

    吴端不解,正欲再问,却听闫思弦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子承父业也挺好。”

    吴端一愣,随即骂道:“是是是,你可千万别逮着市局一个地方祸祸,你家公司更需要你。”

    闫思弦自知理亏,最近几日可谓骂不还口,只笑了笑。

    “饿了,”闫思弦抬起手腕看看表,“先找点吃的吧。”

    因为手受了伤,既不能用筷子,勺子也拿得不是很稳,吃饭成了闫思弦的一大难题,在家还可以用保姆,来工作总不好带个保姆在身边,吴端只能暂代保姆一职,伸手喂他。

    说实话,在李八月死亡现场,吴端对闫思弦的立场颇有疑虑,可他看到闫思弦手上的伤,便无话可说,再也对他怀疑不起来。

    或许,我也需要一段时间,重新整理关于疯子团伙案的思路。吴端想道。

    这还是吴端头一次如此亲力亲为地照顾病号,眼中满是“又当爹,又当妈”式的慈爱光芒。

    他不太娴熟地夹起盒饭里的一块扣肉,用筷子卷了卷,以方便入口,然后递到闫思弦嘴巴跟前。

    闫思弦深知吃人嘴短的道理,本想评价一句“太油腻,不健康”,生生忍住。

    吴端对儿子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面上却不表现出来,反而道:“你看看人家没手的残疾人,脚都能学会用筷子。”

    闫思弦盯着西红柿炒鸡蛋直眨巴眼睛,吴端喂他一筷子鸡蛋,他心满意足地答道:“行啊,我回家练练,下次你要是受伤了,我就拿脚丫子喂你,保证熟练……”

    事实证明,这是一段有味道的对话。

    吴端看了一眼车后座上一边默默吃饭一边摆弄电脑的存在感极低的冯笑香。

    “你再恶心人,就让笑笑喂你吃饭。”

    冯笑香面无表情,“可以,我来吧。”

    闫思弦大惊,几乎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我错了!吴哥我错了!求求求吴哥饶命……”

    吴端挖了一勺米饭送他嘴里,“那就少废话!”

    闫思弦含着米饭,几乎要流下悲伤的宽面条泪水。

    “谢谢谢谢吴哥不杀之恩……”

    冯笑香费解:“为什么不让我来?”

    她倒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在一次给闫思弦喂饭时,抱着纯学术研究的态度,脸不红心不跳地跟闫思弦探讨了一些不可描述的问题,以至于闫思弦这个老司机全程涨红着脸,接话也不是,不接话也不是,一顿饭吃下来,恨不能咬舌自尽。

    就在前排两人心不在焉吃饭时,冯笑香道:“内存数据恢复了。”

    两人一起转头看向她。

    冯笑香道:“我恢复了电脑自动记录的钥匙串——也就是一些密码。”

    “都有什么密码?”

    “最有价值的,要数日程软件登录密码。兰向晨用了一款日程管理软件,我刚登上来……老人家还真是……”冯笑香少有地评价别人,“日理万机。”

    “我看看,我看看!”闫思弦着急道。

    吴端接过兰向晨的笔记本电脑,只见其上已经打开了一个日程软件,密密麻麻地记录着老人的工作安排。

    那日程软件按照日历格式,每月占据一页。

    闫思弦扫了一眼,指挥道:“往前翻。”

    吴端便往前翻一页。

    翻了四次,直到今年1月分,闫思弦便不再要求他翻页,而是道:“你看这里的日程,是不是根本看不懂?”

    吴端点头,“晕头转向,这些化学反应的名字,我听都没听说过。”

    “那你翻回来再看最近的。”闫思弦道:“是不是有一些能看懂了?比如这条‘约见韩粟,并探讨相关事宜。’

    他一个搞科研的,约见诺氏药业ceo干什么?据我了解,这个韩粟只懂得运作公司,是钻研市场的一把好手,对制药本身一窍不通,并不会亲自跟进研发项目。

    他约见的人除了制药公司ceo,兰向晨最近还约了一些风投、慈善机构的话事人。

    怎么感觉兰老要从德高望重的学者,变成交际花……”

    吴端道:“注意你的用词,那可是国宝!”

    “我的错我的错……”闫思弦虚心受教,继续道:“可对于要探讨的事,兰老并没有记在日程上,他究竟找这些人干什么?”

    闫思弦思索片刻道:“下午去趟诺氏吧,我要跟韩粟聊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