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章 福音(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兰向晨的家位于市区一片别墅区内,联排别墅靠左手边的那一户,总共两层,第三层是一间可以当做花房的玻璃屋,还有一个巨大的晒台。

    从外面看,其余住户的花房里都养了各种各样的植物,有些甚至还在晒台上铺设了草坪,摆放了躺椅或者烧烤炉。

    吴端有些羡慕地看着别人家的花房。

    闫思弦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不会也喜欢这种设计吧?”

    “你不喜欢?”吴端问道。

    “也没有特别不喜欢,就是……你不觉得好像给房子戴了顶绿帽吗?不是什么好兆头。”

    吴端:“……”

    两人很快收敛心思,开始观察兰向晨家的情况。

    首先,父子俩显然都没时间侍弄花草,三楼的花房和晒台不似别家那般生机盎然,玻璃花房里放着一些暂时用不到的物件,诸如老式衣架,破损的搪瓷脸盆,工具箱,甚至还有一个老旧的录音机。

    吴端道:“看来咱们这位教授也具备老年人的普遍特征,喜欢攒破烂。”

    两人下到二楼。

    二楼楼梯旁是个开放式的起居室,摆着一套木质沙发,乍看之下那沙发上有许多雕刻,似乎是价值不菲的红木古董家具,但走近一看就会发现,雕刻死板,显然是出自机器,而非手工,沙发一角油漆剥落,露出了三合板材质。

    二楼有两间卧室,其中一间几乎占了整个二楼三分之二的面积。

    走进一看,便知道是兰向晨居住的地方。

    一张双人床和一排靠墙的衣柜在进门左手边,右手边则是写字台、电脑,以及占满了两面墙的书柜。

    看来兰向晨睡觉和办公都在这间大卧室里。

    此时,冯笑香也赶来了,吴端便从二楼楼梯口扶手上探身,招呼刚进门的冯笑香道:“这儿!电脑在二楼!”

    “来了!”冯笑香穿着鞋套,上楼的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沉闷。

    闫思弦已打开了兰向晨的衣柜。

    里面整整齐齐地挂着一些老年人的衣服,以贴身穿的跨栏白背心居多,除了一套杰尼亚的定制西装——那应该是兰向晨出席重要场合才会穿的——其余的衣服价位在几十元的杂牌到数百元的中档国货不等。

    看起来,兰向晨是个对物质没什么要求的老人,生活作风绝对算得上朴素。

    闫思弦又来到他的书桌前,只见吴端也正皱眉看着那书桌。

    吴端道:“你觉不觉得,这桌子上太干净了点?”

    “嗯。”闫思弦点头,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盏台灯,桌面上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吴端伸手拉开了写字台左边的抽屉,空的。

    两人对视一眼,又拉开了中间的抽屉,也是空的。

    闫思弦蹲下身,将右边的小吊柜也打开了,同样空空如也。

    “嗯?”一直在捣鼓电脑的貂芳发现不对,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工具盒,从中拿出一个精细的螺丝刀,开始拆卸笔记本电脑的底板。

    “你这是……?”

    貂芳也不说话,只等她将底板卸下来,三人一看,登时就明白了。

    硬盘不见了!

    “我说怎么开不了机。”貂芳将笔记本电脑整个装进证物袋,“内存数据有限,想要恢复需要花些时间。”

    “看起来,有人清空了兰向晨所有的工作痕迹。”吴端道。

    闫思弦没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除了这间兼具书房作用的主卧,二楼还有一间小卧室。伸手推门,发现门是锁着的。

    吴端娴熟地从兜里掏出两截指头粗的铁丝,伸进那锁孔里捅了几秒钟。

    啪嗒——

    门锁开了。

    他丢给闫思弦一个“不客气”的眼神,闫思弦笑着摇了下头,开门。

    一股陈腐的味道扑面而来,与屋子长时间不住人的陈腐味道不同,那更像是因为长久居住着病人,死亡的味道已经浸入了地板和墙纸里,现在正慢慢地向外散发。

    屋里的陈设也让两人一愣。

    他们本以为小卧室是兰家言的房间,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屋子正中间是一张单人床,有点类似于医院里的病床,光板,其上没有被褥。

    床旁边赫然是个蓝色的氧气罐,还有一些东西,虽然能看出是医用仪器,但外行并不能分辨出那具体是干什么用的。

    “病房?”吴端道。

    “像。”闫思弦点头,随即嘴角浮现出笑意,“有意思,别人是金屋藏娇,咱们这位兰老倒好像藏了个病人。”

    可是屋里却没有丝毫“人”的痕迹,既没有指纹,也没有毛发——至少粗略检查之下,吴端没发现这些东西。

    “屋子被仔细检查打扫过。”吴端给出结论,“看起来,是要抹掉住在这里的人的痕迹。”

    吴端拨通了兰家言的手机。

    听起来对方正在开车,心不在焉地“喂”了一声。

    “我是市局的支队长吴端,咱们刚才见过面。”

    “哦哦。”兰家言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热切,等待着吴端的下文。

    “你已经回过家了吧?我是说你父亲的住处。”

    “当然。”

    “二楼有个锁着的房间,你进去过了吗?”

    “你是说放着病床的房间?”

    “是。”

    “去过,我打开那个房间看了一下,空的,就又锁门出来了——如果你想问我那房间是干嘛用的,我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回别墅住过了,那儿离我上班的医院远,我在国内的时候都是住医院附近的单身公寓。

    二楼那房间——我前天去看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感觉好像我爸接了个病人回家——但那也不稀奇,我爸还在家里搞过一个实验室呢——就是那个房间,那儿以前是他的实验室,好多瓶瓶罐罐。”

    “那你父亲的研究资料呢?他会放在家里吗?”

    “应该会吧,他老在家加班,有时候还通宵。”

    看起来,这个久在国外的年轻人能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

    吴端和闫思弦又下楼搜查了一圈。

    一楼的整体氛围就正常多了,不大不小的开放式厨房,阳光通过窗户撒进宽敞的客厅、餐厅,浅色的地砖让人眼前一亮,与楼上的深色木地板截然不同。

    一楼有一间凸形卧室,带有不小的圆窗,其内的布置更加现代,衣柜侧面还挂着一把吉他,应该是兰家言的卧室。

    和他的父亲一样,兰家言屋里的东西也十分整洁朴素。

    闫思弦正在观察搜索兰家言的房间,只听吴端喊道:“你看这个。”

    闫思弦快步凑到了吴端跟前,只见沙发边桌上贴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便利贴上写着“家政李”三个字,还有一串手机号码。

    “打过去问问?”吴端道。

    “打过去问问。”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