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章 福音(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两人见到兰家言时,他正一脸疲惫地走出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的手术室。

    他大约175的个头,穿蓝色短袖手术服,露出古铜色的小臂,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健康结实。

    也正因此,他虽然比吴端和闫思弦要矮,但三人站在一起,他的气场却并不受到压制。

    见吴端亮出警官证,兰家言立即打起了精神,道:“两位辛苦了,我父亲他……找到了吗?”

    闫思弦率先问道:“你刚回来,赶上父亲失踪的事,也不休息一下就上手术?”

    “前天回医院报道收治的病人,那时候没想到我爸真的失踪。

    良性肿瘤切除,只是个头大了些,算不上什么大手术。长了肿瘤,病人本来就吓得够呛,我们当医生的要是再把她推来推去,心里得多难受,我就抽空把这台手术做了。

    已经跟院领导打过招呼了,下手术就休假。”

    解释完,兰家言道:“我爸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但我们已经开始全力搜寻,你放心,兰老是国家级的科学家,市局很重视。”

    显然这安慰效果甚微,但兰家言还是表现出了绝对的家教和涵养,并未催促或者追问,只是道:“有什么我能配合的吗?”

    吴端对这个年轻医生的印象很好,说话时声音都放轻柔了:“有几个问题,想跟你了解一下。”

    兰家言带着两人走进医生的更衣室,更衣室里没人,倒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5月1日你最后一次联系到父亲,电话里他有什么反常吗?”

    “确切说,不止电话联系,我们是视频联系的,我之前没说清楚。”

    吴端点点头,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当时国内时间大概晚上9点半左右,我爸在家,跟大多数情况一样,坐在他的卧室里,反常情况得话……他委婉地要求我回国,这应该算是吧。”

    “委婉的……要求?”

    “因为我从小比较独立,我妈走得早,我爸做大夫又特别忙,我小学3年级就开始住校,一直到大学毕业,我爸几乎没怎么管过我,也很少要求我什么,我觉得……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向我提要求。

    我还记得,他的原话是’如果队里允许,你还是回来一趟吧’——大概就是这样吧,总之他说得很委婉。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他当时欲言又止。

    可惜,我没当回事。”

    “但你还是提前回国了,”闫思弦道:“我们查到,你所在的援非医疗队所公布的计划,要在非洲呆满一年。”

    “的确,我这次回来,不是因为我爸,而是队里有个同事被毒蛇咬了,没法继续留在那边工作,需要有个人把他送回来。

    原本我的计划是,送完了人在国内修整一个礼拜,抽空跟我爸见个面,顺便去拜访一下队里其他同事的家人,看看他们的家里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帮着带过去的。一个礼拜后归队。

    我压根就没想过家里会出这样的事。”

    “你父亲在视频里有没有说为什么让你回国?”

    “没,我当时还问过他究竟有什么事儿,他只说等我回国。”

    看来,父子俩的最后一通电话挖不出更多线索了。

    “那你父亲有什么仇人吗?比如……”吴端斟酌了一下用词,“一些有纠纷的病人。”

    兰家言摇头,“肯定没有。”

    他如此笃定,倒是出乎两人的意料。

    兰家言解释道:“因为我爸是研究药理的,属于内科,跟我们这些做外科手术的不同,产生医疗纠纷的概率要低得多。

    而且,在我印象里,我爸最近十年一直专心于抗癌药物的研发,经常呆在研究所或者制药企业的实验室里,实质性的临床工作参与得比较少了。”

    “明白了,”吴端点头,“那他的同事呢,你熟悉吗?有没有跟他存在过节的?”

    兰家言皱着眉,看起来在努力回忆以往跟父亲相处的点滴,希望找出些端倪。

    但他失败了,眼里的血丝更红,摇头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关注的方向不一样,连学术上的事都很少探讨,更别说他单位里勾心斗角的事了,我们不聊那些。”

    “你用了’勾心斗角’,”闫思弦道,“说明真的存在这种事吧?”

    “有人,有利益的地方,就免不了吧?我认为一定有,但我真的不清楚。而且,太奇怪了,我爸是好几个科研项目的攻坚带头人,他失踪了这么多天,怎么会没人发现?”

    兰家言的回答睿智,且无懈可击。

    “这方面的调查,交给我们。”吴端道,他看向闫思弦。

    两人早已有了默契,闫思弦接过话头道:“我有个跟案情不太相关的问题,你为什么当医生?”

    兰家言一愣,闫思弦解释道:“你父亲很少管束你,那你受他的影响应该比较少吧,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当医生?”

    “你问这个啊,”兰家言道:“其实我不是受我爸影响,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老大夫——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哦?”

    “小时候有一次去医院找我爸,那会儿好像才上一年级吧。

    你知道的,医院的大楼里路总是错综复杂,对一个孩子来说,实在太不友好了,而且我还严重路盲。总是记不住去我爸办公室的路,好在走丢了可以找个护士姐姐把我送过去。

    那天不知怎么走到一个手术室门口,听见有家属哭嚎的声音,家属就跪在手术室门口,求一个老大夫救自己的家人。

    你知道,对孩子来说,成年人那种发自肺腑的悲伤、绝望、哭嚎……太有冲击力了,当时的场景其实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但我就是能记得那种感觉。

    大概那时候我就有了想要做医生的想法吧,因为医生能把人从那种悲伤绝望中拯救出来,能让人少些眼泪。”

    出了医院,两人回到车上,闫思弦一本正经地评价道:“我喜欢这个年轻人。”

    “你自己也是年轻人好吧?别拿出一副老前辈的口气啊!”吴端白了他一眼,“接下来你想去哪儿?我觉得有必要再去跟那个学生聊聊——就是5月7号最后一次见到兰向晨的学生。”

    闫思弦思索片刻,摇摇头道:“我想先去兰向晨家里看看。

    兰家言说得有道理,有人有利益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况且咱们这位失踪者在国家级的科研单位工作,全是聪明人,吃人都不吐骨头。

    跟他单位里的人打交道,怕是一场硬仗,总得有点准备。”

    “好,那就先去他家。”吴端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拨通了冯笑香的电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