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一章 福音(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用“熊掌”费力地翻着桌上的一份案宗,接连翻了五六下,还是没将封面翻开,他不信邪地鼓起腮帮子去吹。

    吴端拎着早点进屋,伸手从闫思弦嘴边拿过案宗,看了一眼,“失踪?现在连失踪也往市局报?没死人的不归咱们管,不知道吗?”

    “你看看失踪者名字。”闫思弦道。

    “兰向晨……怎么了?”

    “兰这个姓很少见,所以我有印象。”

    “你认识这个人?”

    “兰向晨,知名药理学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副所长……类似这样的头衔,他还有十几个,足以证明这个人对国家的价值等同于大熊猫。”

    “你还关心医学领域?”

    “你误会了,他是诺氏药业的特聘科学家,专门负责新药研发的攻坚,而诺氏药业……”

    “你家有投资?”吴端问道。

    四个月接触下来,当闫思弦告诉吴端“xx是我家的”“我家是xx的大股东”“xx拿了我家的投资”,他已经不会再表现出诧异,甚至还学会了抢答。

    闫思弦点头,一脸的“孺子可教”。

    而吴端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一边翻看着案宗,一边道:“报案人是兰向晨的儿子兰家言,这报案内容……也太诡异了……”

    闫思弦站起身,举着一双手,“过来点,我也看看。”

    吴端干脆向他陈述道:“据兰家言说,他随一支援非医疗队,历经半年时间,辗转了十几个赤道国家,通讯不畅,条件艰苦,并不是每天都能跟父亲兰向晨联络,但父子俩因为都从事医疗行业,还是会保持大约每周一次通讯。

    17天前,也就是5月1日,兰家言最后一次电话联系父亲,两人通话大约15分钟,之后他就跟父亲断了联络。

    前天兰家言回国,问遍了家中亲戚、熟人,找遍了父亲的工作单位、可能停留的实验室、公司,一直没消息,昨天一早报了案。

    因为失踪的是国家级的重要科学家,分局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展开调查摸排,走访了兰向晨经常出现的地方,可是,你能想象吗?最后一个见到兰向晨的人是他的学生,而这名学生最后见到兰向晨,也是在5月7号——也就是10天前了。

    7月5号之后,他人失踪,手机失联。

    一个医学领域的重要人物失踪10天,他的学生、同事、领导,竟然没一个人找他,大家好像……都没发现似的,你说诡不诡异?

    分局也是心里没底,所以赶紧把案子往市局移交。”

    “他老婆呢?”闫思弦问道:“离婚还是丧偶?”

    “丧偶,老婆生二胎的时候难产,没救回来,兰向晨二十年来跟儿子相依为命。”吴端拧起眉,思索道:“失踪10天了,早过了黄金救援时间,情况不太妙啊……”

    闫思弦倒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报案人身上,便评价道:“援非,到处传染病、疟疾,胆儿挺大啊……那个兰家言,我要跟他聊聊……他人呢?没跟案宗一块送市局来?”

    “没。”

    “走吧,”闫思弦搓了搓熊掌,“反正我开不了车,就跟着你了,你也得去询问兰家言吧?”

    闫思弦的越野车驶出市局,他想从两人中间的杂物匣里掏根烟抽,被吴端扫了一眼,“惜命的亿万富豪,忍着点吧。”

    闫思弦从善如流。

    自从追击李八月时两人发生口角,闫思弦这两天一直有点小心翼翼的意思,像是在观察吴端的态度。

    吴端则开门见山道:“你这么露拙示弱,我总感觉后头还憋着大招,真想让爸爸原谅你,就拿出点诚意来,有话直说。”

    “诚意有用得话,lv普拉达每年出那么多新款干嘛用的,要不还是给你买个包吧,上不封顶随便挑啊……”

    在吴端露出“老子要砍你狗头而你现在并无还手之力”的表情后,闫思弦立即改口道:“口红也行啊……咳咳,我就是想知道,赵局给你灌什么药了,这都回来三天了,你也不提李八月的案子,真要移交二支队撒手不管了?”

    “赵局的指示总共三条。

    第一,为了我将来前途着想,不准跟省里纳税招商引资和解决就业的大户过不去;

    第二,大户现在就在我们局,我们支队,我应该抓紧一切资源,不惜一切手段,近水楼台先得月,紧紧抱住大户大腿,一百年……呃,至少在你家破产前不动摇;

    第三,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闫思弦老脸一红,“我那天说的话不对,已经深刻意识到错误了,要不等手好了给你写份一千字检查,请求组织别翻旧账了行吗?”

    吴端不接他话,继续道:“顺便,赵局也指点了一下李八月的案子。”

    “怎么说?”

    “案件事实清楚,动机明确,先是张雅兰伙同精神病患者许阳、郭子爱抢夺李八月的孩子,企图拐卖儿童牟利,致李八月的孩子死亡,李八月为了报仇,利用警察身份,接触两名已经归案的嫌疑人,投毒将其杀死,后畏罪逃回老家,服毒自杀。

    刑侦一支队办案流程存在重大漏洞,全员都别指望年终奖了,开展自查自纠,加班学习一个月,每人每周交一篇学习心得,出现工作疏漏的孙浩,以及出现管理疏漏的我,全局通报批评。

    赵局亲自拍板,就这么办。”

    闫思弦深深看了吴端一眼,“你甘心?”

    “我一个小警察,既得听上面吩咐办事,又得把大户伺候舒坦了,能做好分内工作就不错了,我有什么不甘心的?”

    “别装蒜,我知道你肯定要偷偷查下去。”

    吴端不置可否,反问道:“所以呢?你是指望我跟你分享信息,还是想给我使绊子?”

    “看看,你这么说多伤革命友情,我给你分享信息还不行吗?”闫思弦笨拙地用熊掌拍了拍放在腿上的兰向晨失踪案件,“这案子结束之前,我给你分享一个重要信息——我需要一点时间求证,就快有结果了——我保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