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三章 死局(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凌晨4点半,东方虽还没泛白,天却已经黑得不那么浓稠了,即便在缺少路灯霓虹的郊区墓园,吴端远远看见一辆银色轿车的车顶在杂草中冒着头。

    刑警们悄悄下车,向那银色轿车摸去。

    说是墓园,显而易见并无规范管理,杂草丛生,不时有几声奇怪的鸟叫虫鸣,蛾子扑棱棱扇着翅膀,四下乱飞,有的甚至张牙舞爪地直往人脸上撞。

    然在这种环境下,难免觉得不舒服。

    终于摸到了车前,一番小心翼翼的探查后,终于确定车里没人。

    有宛城刑警向着一个方向指了一下,示意那就是埋葬殉职民警吴东临的地方,让吴端等人跟上。

    几人更加小心地摸过一座小山头,隐隐约约看见一座坟前有个坐着的人影。

    几人互相使着眼色,正欲再往前摸两步,却听那人说话了。

    “吴端,是你吗?”那人问道。

    是李八月了!

    吴端示意其他人别轻举妄动,独自起身,向前走了二十余步,恰好站在众人和李八月中间的位置。

    “八月,跟我回去。”吴端道。

    “两条人命,”李八月道:“你清楚,回去也是个死。”

    吴端沉默片刻,问道:“为什么对他俩动手?”

    “他们害死孩子,不该死?”

    “你有证据?”

    “呵呵,”李八月笑了,“不就是因为没证据,你才拿他们没办法吗?现在好了,我全帮你解决了。”

    也不知是他真的想开了,还是他想故作轻松,这时候还不忘调节气氛道:“你多久没睡个好觉了?好好歇歇吧,明天去老东街,那儿的沈记炸货你一定得去尝尝,我跟你说的臭豆腐就在那儿。”

    “弟妹担惊受怕的,还有你父母,你好意思横着回去见他们?”吴端怒道:“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收尸的……”

    “你就不能喊回嫂子?”这回,李八月的笑十分舒心,“你听我说,我不怕回去熬程序挨枪子,真的,可我不能让家里人陪我熬,你见过死刑犯,知道那种绝望,你想让我也那样?

    你嫂子还年轻,也没有拖油瓶,父母都有退休工资,所以我更不能回去,你明白吧?回去了,当年抹除实习记录的事儿,连我爸都要受牵连……”

    吴端眼看着一个人影静悄悄摸到了李八月身后,天色更浅了些,足以让他一眼看清,那人就是闫思弦。

    就在闫思弦露头的瞬间,李八月突然抬手举枪,指向自己的太阳穴,“抱歉,这次要给你添麻烦了。”

    吴端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一枪。

    砰——

    李八月举枪的右臂被子弹冲击得猛烈抖动,枪脱了手。

    砰——

    脱手前一瞬,还是打出了一发子弹,子弹近距离擦着他的额头飞过,登时额头上就流出了鲜血,但近处的吴端十分确定,那只是擦伤,若是偏个一厘米,就有生命危险了。

    啪——

    李八月的枪落地,众人心下皆是一松。

    可就在这时,吴端却看见李八月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他不持枪的左手飞快地抬起,直指自己的喉咙。

    “别!”

    吴端没有把握,不敢再开枪,大步冲向李八月。

    闫思弦的速度比他更快,转眼已将李八月扑倒,双手死死抓住了李八月的左手。

    血迅速从两人交叠的指缝间流了出来,根本无从分辨究竟谁受了伤。

    “啊——”李八月发怒狂吼,用尽浑身力气,把自己的脖颈凑向两人交叠的手。

    有约莫两三厘米长的玻璃碴,闫思弦的手没能将其包住。

    闫思弦在地上又滚又蹭,使出浑身解数,避免李八月凑近玻璃碴。

    “是他逼你这么干的?!”闫思弦突然低声道。

    李八月一愣,力气卸了一半。

    吴端终于冲上前来,扑在李八月身上,将他死死按住。两人合力掰开他的手,一截十余厘米长的玻璃碴落地。

    李八月终于不再挣扎,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突然对闫思弦道:“你说错了,我自愿的……你也逃不掉。但你能比我强吧?啊?你能吧?……”

    转而又对吴端道:“对手是你啊,我怎么能不做两手……呃……”

    他声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是剧烈的抽搐痉挛。

    “抗毒素a!是抗毒素a!”吴端大吼:“医院!打120!叫大夫!快啊!”

    “要……要是……没杀……就……好了……哎……”

    ——————————

    运尸车辆是和墨城警方一道赶来的,荒无人烟的坟地突然间无比热闹,蒿草很快被踩塌了一大片。

    搬完尸体,貂芳抹了一把眼泪,咬牙道:“我早做好心理建设了,无论哪个战友躺上解剖床,我都得完成工作……”

    她摇摇头,“没用,不行……我干不了……这次真的不行……”

    吴端揽住她的肩膀,一下一下顺着她凌乱的卷发,“没事,没事……”

    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找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有法医汇报道:“在吴东临坟前发现一只碎的啤酒瓶,李八月企图用来割喉的玻璃碴,就来自这个酒瓶,酒瓶内壁有少量液体残留,初步推断李八月将抗毒素a溶进啤酒,并喝了下去,具体结果需要进一步药检。”

    “吴队,这是李哥的手机。”有刑警将一只证物袋递给吴端。

    吴端机械地接过,愣了足足半分钟,才意识到那是什么,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凭借多年来的办案习惯,解锁了手机。

    一段视频硬生生拽回了他的思考能力。

    “那个警察叫李八月,我认得他!”

    “替你报仇可以,但……”

    “放心,我答应的事从不反悔,你只按我说的做,我就放人。”

    “好,李八月我想办法解决。”

    “解决他?不,他不是快有孩子了吗?再等等……”

    视频到了这里戛然而止,因为拍摄角度和逆光的原因,只能看到许阳的后脑勺,张雅兰的脸倒勉强能看清。

    能看出来,视频的拍摄地点,就在许阳位于福利院的房间里。

    三天前,一个陌生的微信号将这段视频发到了许阳的手机上……

    天阴沉沉的,起风了。

    风压得蒿草抬不起头来,犹如受尽了折磨的人,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

    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宛城的刑警们知道梅雨季节就要来了。

    吴端眯眼看着天,乌云太厚,他看不到太阳。

    回程路上。

    闫思贤的手受伤,一根小拇指险些被玻璃碴沿关节切掉,好在伤口处理得及时,指头保住了。

    他的手上裹着厚厚的绷带,像两只熊掌。

    吴端开车,闫思弦坐在副驾驶位置,车上只有他们两人。

    闫思弦抬了抬手,“这能算是回答吗?”

    “什么?”

    “你问还能不能信我,这算回答吗?”

    “苦肉计?”吴端问道。

    “你见哪个亿万富翁舍得自己扮演苦肉的?我们惜命着呢。”

    吴端不理他的贫嘴,“归根结底,你跟我耍脾气,是因为我看出来你跟那些人有关系。”

    “别太骄傲啊小吴同志……不用想着从我这儿问出更多信息,至少现在不行,我也是受害人,我比谁都想把他们揪出来,只能告诉你这些。”

    “李八月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跟他说了什么?”

    闫思弦没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岔开话题道:“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跟赵局交代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