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二章 死局(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换了车,刚刚重新上路,吴端的耳麦里就传来了冯笑香的声音:

    “李八月露面了!”

    吴端绷紧了后背,“具体情况!”

    “宛城警方刚刚发来消息,进城高速一处卡口监控拍到一辆银色科鲁兹,司机对面部进行了伪装遮挡,且车辆使用的是套牌。

    我刚刚拿到图片,经过辨认,司机上衣和李八月离开墨城时所穿的是同一款,有重大嫌疑,现在宛城已经开始车辆排查,就是要抓这辆银色科鲁兹。”

    “知道了……”吴端揉着眉心,“法医那边毒物鉴定结果出来了吗?医院方面的排查怎么样?”

    冯笑香将耳麦递给一旁的貂芳,片刻窸窸窣窣后,只听貂芳道:“跟我推测的情况一样,致死毒物就是抗霉素a,这东西国家只实行了买卖管控,但医院买回去以后,在使用管理上存在漏洞。

    在几处消毒室和杂物间里分别找到了抗毒素a,如果八月存心要偷,易如反掌。

    医院近半个月的监控已经拷回来了,但八月的反侦察意识跟一般嫌疑人不在一个级别,想靠监控抓现行,图侦那边说希望不大。”

    “知道了,家属呢?”

    有刑警接过话头答道:“接来了,也问过话,但家属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找到家属的时候,他们还正犹豫要不要报警,让我们帮着找人呢……吴哥,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合起伙来骗咱们……”

    吴端打断对方道:“八月失踪前有什么反常举动吗?”

    “据家属回忆,没有。”

    “好好安抚吧,让他们再仔细想想,任何细微的反常举动都别漏过。”

    “那万一他们是骗……”

    “他们不是,”吴端笃信道:“一个能为了孩子杀人报仇的人,绝不想连累家人,让家人成为共犯,不是八月的作风。”

    ……

    一路沉默无言,除了吴端偶尔向同事下达指令。

    车后座,钱允亮和赖相衡一左一右偏着脑袋,尽量避免在后视镜里跟前排两人视线交汇。

    此刻两人的内心:支队大佬和二佬冷战中,血会不会溅我身上?怎么办?急,在线等啊……

    接连三辆开了远光灯的车迎面驶过,闫思弦只觉得被闪瞎了眼,终于忍无可忍,降下车窗大骂:“奶奶个腿儿,赶着回驾校退学费啊?!”

    吴端看他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心里觉得好笑,面上依旧冰冷。

    一路警灯超速,几人终于在四小时后赶到了墨城。

    凌晨3:22,这座娱乐业不太发达的小城一片寂静,路面上的车辆很少。

    因为跟墨城相比更靠近南方,车上四个习惯了北方沙尘暴天气的鼻子,一下就闻到了空气里湿润的味道。

    吴端暗暗叹了口气,李八月常跟他说家乡如何安逸,如何山清水秀,等有了假期一定请吴端去玩,想不到第一次来宛城,竟是这样的局面。

    吴端帮闫思弦开了导航,几人直奔殉职老民警吴东临家而去。

    “前方直行,前边路口有丈母娘;友情提醒:副驾驶坐的如果不是原配,建议您上桥右拐赶紧跑,出点儿事我们可不管……”

    某知名相声演员的导航配音透过高订车载蓝牙音响,清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车里更加寂静,鬼一般寂静。

    吴端脸上终于挂不住了,悻悻关了导航,“再几百米的事儿,你能找到路吧……”

    砰——

    因为距离不够近,加之闫思弦的车隔音效果太好,声音听起来很小,可车上的几人都是一激灵。

    “枪!开枪了!”

    “就在前面!左前方!”

    钱允亮和赖相衡同时摸向了身侧挂着的配枪,反应异常迅速。

    闫思弦一脚油门猛然加速,吴端一手拨电话,一手按住蓝牙耳机……

    几秒后,电话接通,只听宛城方面行动指挥以中气十足的声音吼道:“露面了!”

    吴端这边虽然不吵,但被紧张的氛围感染,也吼道:“开枪了?人怎么样?”

    “没打中,人没事。”

    风声使得那浑厚的声音断断续续,能听出来,对方正在狂奔。

    “站住!再跑开枪了!”

    吴端听到那浑厚的声音吼着,心提到了嗓子眼。

    “哪个方向?我们去堵!”吴端大吼。

    砰——

    “喂喂……喂!!!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扭打叫骂声,吴端大急,瞪着眼四下张望,真真是睚眦欲裂。

    断了联络,闫思弦只能凭借枪声判断大致方向,车不敢开得太快。

    终于在一处路口看到一个身影迅速跑过,几人下车就追。

    那身影回头看见几人,不明来意,愣了一下。

    吴端大喊:“墨城来的!警察!”又遥遥晃了晃警官证。

    那人冲几人一招手,意思是自己人,让他们跟上。

    跑了约莫四五百米,眼看就要进一处城中村了,只见一人正从地上往起爬,见后援来了,赶忙道:“不用管我,没事没事……那边!他往那边跑了!”

    听声音,正是刚刚跟吴端通话的宛城方面行动负责人。

    吴端率先向他指的方向冲去,顾不上打招呼,只在擦肩而过时相互点了点头。

    这一跑,就跑进了城中村,小路四通八达,只跑了一两百米,吴端就觉得不好,人已经跟丢了,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边追。

    冷静!冷静!

    不能像只没头苍蝇。

    他强迫自己停下脚步,问一同追来的宛城刑警道:“李八月是去吴东临家了?”

    “是,发现我们的埋伏,扔了手包就跑,我们在他手包里发现了四万多现金。”

    “他就是来送钱的,”吴端焦灼地踱着步,“他有没有说什么?只字片语也算。”

    “一个字都没说,一打照面直接就开枪,特果断……”

    “他还要往哪儿逃?还能往哪儿逃?”

    吴端知道得不到但,却还是问了出来,这问题堵得他呼吸都不大顺畅。

    “他好像对这片地形很熟悉。”闫思弦道。

    宛城刑警道:“你们还不知道吧,当年老吴就是在这附近牺牲的,听说李八月每次回墨城,都要来这附近转转。”

    “墓地!”

    “吴东临埋在哪儿?”

    闫思弦和吴端异口同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