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六十章 叛逃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市局,审讯室。

    这大概是孙浩入职来最受重视的时刻,他整个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透着一股简易之感。

    随大流是孙浩最大的特点,基本上,同事们去走访,他也跟着去,同事们出现场,他也会准时准点儿地在现场出现,帮着抬尸体照相之类。

    成事不足,却也不会惹出什么大乱子。

    这就是吴端对孙浩的评价。

    可事实上,市局里一大半人和孙浩类似,他们最大的好处是,能严丝合缝保质保量地执行任务。

    毕竟,刑警破案不是侦探小说,仅凭主角的脑洞和嘴炮就把案子搞定,那是不现实的。

    现实里的破案过程枯燥苦闷,一条线索的获得,可能意味着上百次走访,数百小时的监控阅览,需要的正是孙浩这样的螺丝钉刑警。

    可是这次,孙浩出了岔子。

    此刻他正坐在审讯室里,看到吴端进来,努力摇摇头,把“完蛋了,这季度奖金肯定没戏了”“市局会不会直接把我开了?”的想法赶出脑袋。

    “吴队……”和其他一支队的刑警一样,看到吴端,他的心先放下了些。

    吴端扔给他一支烟,“说说吧,具体怎么回事儿?”

    “哎哎……”孙浩拿出视死如归豪无保留的架势,“上午11点你电话通知乔丽死亡,还说案情有突破,下午要再审张雅兰和许阳,我就带人去看守所提人。

    我们总共去了四个人,提人的过程很顺利,跟以往一样。

    就是回来以后,我一进办公室,看见李哥也回来了。

    当时他就坐咱们办公室里,老位置。

    我跟他寒暄了几句,就问问伤势什么的,还让他好好养伤。

    李哥就说看见我把嫌疑人提回来了。

    我能看出来,他想跟我聊案子,可我不能说啊,纪律我还是知道的,当时好几个人都在办公室,可以给我证明……”

    吴端摆摆手,“少扯蛋,当人面谁都不敢违反纪律,说你俩独处的时候。”

    孙浩像是被人揭了遮羞布,瑟缩了一下。

    “后来李哥就出办公室了,他趁你没回来,想进审讯室,我看见了。

    我把他拦住了,李哥说,他就进去说几句话——尤其那女的,那女的是最后见过他孩子的人,还照顾了两天,他就想进去说两句话,保证不会有过激行为,他还说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搜他身……

    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说我能不让他进吗……我承认,违反纪律了……”

    孙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瑟缩地问道,“吴哥,组织打算怎么处理我?我能不能将功补过?”

    做为一个车奴以及准房奴,吴端其实特别能理解孙浩的担忧。

    小伙子刚订婚不久,报了一套市局的集资房,正准备交定金。

    要是这时候工作上出什么岔子,估计房子老婆都要丢。刑警也是人,光凭一腔热情是不能解决温饱问题的。

    吴端道:“怎么处理之后再说,你先说说李八月进审讯室之后,你在外面盯着没?”

    “盯了盯了,”孙昊连连点头,“我生怕出什么事儿,一直在外头盯着呢。

    可真的……挺正常的……就是说了几句话,李哥问张雅兰孩子最后的情况,还……还跟她道谢呢,说没让孩子孤零零死,多亏了她……跟张雅兰说完话,又是那个许阳,一个疯子能说什么呀,没几句话李哥就出来了。

    我全程都在外面看着,真没什么事儿……我录像了,你们可以看录像啊!

    ……谁能想到,李哥前脚刚走,这俩人就倒地不起,我还叫了法医帮忙,好多同事都参与抢救了,还打了120。

    可是,120还没到,人就已经断气了。

    再之后就是……找李哥,李哥已经不在市局了。”

    “审讯室里有一次性水杯,是李八月给他俩倒的水吗?”吴端问道。

    孙浩浑身发抖,跟个筛子似的。

    “看来是你倒的水。”吴端得出了结论。

    “不是!”

    否认完,孙浩又觉得不对,连忙解释道:“李哥让我倒的,可我只倒了水呀,我跟那俩人又没仇,为啥要害他们呢?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啊……”

    “他让你倒的水?”吴端皱眉思索。

    “对对对,”孙浩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想借力往岸上爬,“我只把水送到审讯室门口,李哥站起来接过去,是他把水递给嫌疑人的!”

    吴端起身就往审讯室外走,孙浩带着哭腔又喊了一声“吴哥——”

    吴端叹了口气,回头道:“小子,爷们儿点,我这不是在调查吗。”

    ……

    天色渐沉。

    市局大楼里许多朝九晚五的文职警员都下了班,跟灯火通明的一支队办公区域形成鲜明对比。

    吴端将脑袋探进毒理检验室。

    “还没结果吗?”他焦灼地问道。

    “快了。”貂芳道:“根据尸体死亡症状,初步推测所投的毒物是某种呼吸中枢抑制剂。我在审讯室的一次性水杯里发现了少量针状结晶物。

    再结合——如果是李八月投毒,他很可能是在医院里拿到了某种毒物,医院里可令人致死的毒物种类繁多——现在推测毒物是抗霉素a。”

    吴端问道:“这东西很容易搞到吗?”

    “相对容易。”

    “相对?”

    “因为它是一种高效的螨虫、真菌和昆虫抑制剂,医院消毒的时候可能会用到。做为消毒剂,而不是管控药品,看管不会那么严格,所以相对容易拿到。

    但它有呼吸抑制剂的作用,而且效果异常显著,按照张雅兰和许阳的体重来推测,只要200毫克——就是一指甲缝的量,足以致死。

    这是我的推测——照理说现在不该告诉你,应该等仪器验证结果……”

    吴端道了声谢,按住耳麦道:“医院!医院方面去查一下,李八月住的医院用不用抗霉素a,还有,调取医院监控,我要看到他最近半个月在医院里的所有活动轨迹!”

    得到答复后,吴端又开始调遣另一组人马,“找李八月的媳妇来谈话,还有他父母,不是都在墨城吗?……对!带人来的时候注意态度,不要向他们透露李八月疑似投毒的事……还有他一切可能联系的人,可能落脚的地方,统统布控!十组人马全部撒出去!”

    交代完这些,耳麦里传来冯笑香的声音。

    “吴队,图侦这边有发现,你来看一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