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八章 梅兰(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闫思弦知道几人想破脑袋也不会有答案,便痛快道:“因为矛盾爆发了,张雅兰决定单干,而且——这仅仅是我的感觉,没什么事实根据——可能跟我有关。

    我恰好是在那个时间段回国,成了你的副手。”

    闫思弦指指吴端,“你是那个追查亚圣书院案的警察,李建业案出现异常的时候,疯子团伙一定对你做过功课,通过楚梅他们知道你是当年的卧底。”

    他们尽其所能盯住你的动向,所以,当我成了跟你同组的副支队长,张雅兰第一时间发现我可以利用,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利用就开始了。”

    “你有什么值得利用的?”

    “那可太多了,至少我有钱,说她是有目的接近想要嫁给我,我都信。”在吴端反驳之前,闫思弦问道:“你也有过这方面的怀疑,不是吗?”

    吴端没话了。

    闫思弦得了胜利一般,又打了个指响,继续道:“你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可相当尴尬。

    一方面,你是唯一肯为当年的受害者坚持的刑警,是个好人,另一方面,他们其实已经不需要你查下去了——一个会帮倒忙的好人。

    我必须得说,没对你杀人灭口,再次充分体现了这个团伙的自律。而张雅兰要摆脱的,就是这个。

    她显然还没意识到,长久以来,保证她不被警察抓住的正是这种可贵的自律。”

    “我不明白……”

    “你还记得审问许阳时他所表达的观点吗?他觉得精神病院和福利院是疯子的乐园,疯子们只有呆在那种地方,才不会受到歧视,他痛恨将他当成异类的普通人,排斥他们。

    那你说在疯子们眼中,张雅兰是不是异类,是不是会受到排斥呢?”

    吴端皱着眉,“你别告诉我,你所说的组织内讧,跟小学生排挤同学是一个道理。”

    闫思弦沉默思索了片刻,一摊手,“还真就是。”

    “兄弟行不行啊?太不靠谱了吧?”

    “哪儿不靠谱了?”闫思弦反问,“人的劣根性在小时候是赤裸裸的体现,随着年龄增长,虽然学会了伪装,但也只是换种形式。

    对张雅兰来说,她为疯子团伙提供金钱支持,是金主,疯子们理应乖乖听话,奉她为老大,可疯子们显然不买账,甚至排斥她,以至于她做为一个正常人的某些复杂欲望——比如利用杀人来赚钱,或者别的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总之她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矛盾往往就是从不为人知心理失衡开始。”

    吴端不置可否,闫思弦继续道:“简单回顾一下张雅兰现身以后发生的重要事件,你就能看出端倪了。”说着,闫思弦拿过一张空白a4纸,用钢笔在上面写道:

    重逢张雅兰

    胡志明遇害——凶手杜珍珠

    李八月孩子遇害——凶手郭子爱

    胖子遭绑架——凶手孙坚成、侯顺等

    乔丽死——凶手孙吉成

    闫思弦的字明显是下功夫练过的,乍一看之下张牙舞爪,狂得好似在昭告天下老子有钱又有颜,却又苍劲有力,乱中有序。

    他写完,吴端还真看出了一些异常。

    “胖子!”吴端道:“是胖子把张雅兰介绍给你的吧?”

    “我在想,胖子为什么给我介绍女人?这不符合他的……怎么说呢,他就算能听进去我的话,有把我当大哥的意思,但也绝对不会刻意讨好我,顶破天了有什么好事儿能想着我,他那种天生浸在钱堆里的人,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讨好’这一说,你明白吧?

    所以他把张雅兰当个贡品似的双手奉上,这就已经反常了。

    再加上,张雅兰是长得好看,但说真的,没好看到那种程度,胖子有点表演过头了。”

    “表演过头……你是说,他是在配合张雅兰表演。”

    “被胁迫或许更恰当,张雅兰通过疯子团伙了解到胖子曾经找人顶罪的事儿,于是胁迫胖子,把她引见给我……”

    吴端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不对不对,在那种聚会上跟你重逢……太尴尬了吧?为什么不选一个……”

    “一定要在那种聚会上,因为她要戳我的心啊,”闫思弦做了个西子捧心的动作,想表达自己很受伤,可惜他人高马大,完全不得要领,只好放弃,苦笑一下,继续道:“她或许最能理解我为什么热衷于那种事。”

    “等等,”貂芳不满道:“哪种事?你们打什么哑谜?”

    潘小宁睡得很沉,听出了些许端倪的张明辉将目光别向屋角。闫思弦和吴端默然不语。

    冯笑香少有地扫视一圈,用毫无情绪的声音对貂芳道:“小皮鞭小蜡烛了解一下?”

    !!!

    您的好友黄心萝莉上线了!

    闫思弦愤愤地看着吴端,眼神交织间,两人已经传递了心中想法。

    闫思弦:是不是你把老子的秘密说出去的?!

    吴端:天地良心不是我啊!……诶诶诶,不对啊,当初谁跟我说无所谓用不着我保守秘密的?!

    闫思弦决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分析案情。

    “总的来说,张雅兰在疯子团伙里受到排挤,做为少数派,她没什么发言权,所以她开始求变——找疯子的亲属合作。

    一个疯子受了欺负,亲属会满肚子委屈,急需寻求情绪发泄。

    比如母亲受到同村悍妇欺负的侯顺,还有哥哥被人拐去顶罪的孙坚成,张雅兰找到了这些人,跟他们一拍即合。

    这些人效率奇高,三个月内致使122人失踪——他们一定掌握了某种隐秘的杀人手法,现在还不得知。

    张雅兰野心勃勃,不仅要组建自己的犯罪团伙,还留了后手。”

    “什么后手?”

    “你还记得吧?救护车司机陈强失踪当晚,有个疯子去过被陈强害死的病人家里,给病人的儿子扔下一些东西。

    病人的儿子凭借当晚的印象,协助我们画出了那疯子的画像。

    当时我们一眼就认出画像上的人是许阳,除了因为的确很像,还因为有一道伤疤,在右侧额头上,跟眉毛平行,许阳也有这么一道伤疤。”

    “对,我记得那道伤疤。”

    “问题就出在伤疤上,我在查许阳的病历时,无意间发现,他的额头在2018年3月21号受伤,福利院有给他处理伤口的记录,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可是陈强的描述中,他见到许阳的日子,是在2018年3月18号。”

    !!!

    吴端心中一惊,“他根本没见过许阳!他撒谎!目的是把罪行往许阳身上推!”

    闫思弦点头,“这就是张雅兰的后手,我敢说,如果多找几个受益者问问,还会拿到更多许阳的画像,她要把所有罪行都推到老派疯子团伙身上。

    我有种感觉,许阳就是老派疯子团伙的指挥官!他身上有太多谜团,聪明,单单他的病情,就是世界范围内罕见的病例。

    他和张雅兰之间有着某种必须置对方于死地的理由,或许相互有什么把柄,又或者是某种情感或利益纠葛,现在还不知道。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推论。”

    吴端揉了揉鼻子,案件牵扯太广,他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评价和回应闫思弦的推论。

    吴端需要一点时间思考。

    闫思弦也不催他,将茶壶里的茶叶渣倒出来,从那贵得要死的茶饼上起下一小块新的,煮上一壶新茶。?他的目光落在了张明辉身上。

    “嘿,”闫思弦一笑,“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