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五章 梅兰(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要说的重点是,这些疯子在动手前绝对经过了精细的准备和练习,他们好像是……瞄准了目标的肝脏下手。”

    貂芳将16人的尸检报告依次在地板上排开,随着这个动作,再次飞快地浏览了一遍16名死者的死因,并笃定道:“没错了,即便是那三名因为心脏、颈动脉、颅脑损伤而当场死亡的死者,肝脏部位也有不同程度的刺伤。”

    闫思弦打了一下指响,意思是貂芳说到了重点。

    他接过话头道:“他们要致人死地,可要是拿把刀乱扎一气,未必能达到目的,打架斗殴的案件里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人被刺了十几二十刀,但恰好都避开了致命位置,送医抢救后不仅命保住了,就连伤情鉴定也只是轻伤。”

    貂芳点头,“的确有这种情况。”

    “想想看,这群疯子既要把人杀死,又要给警方留下’疯子犯病乱刺一气’的印象,最大可能避免警方发现疑点从而串案侦查,那么肝脏就是最好的攻击部位。

    首先肝脏够大,不像颈动脉目标太小,一击不成基本就没戏了,其次它位于人体的上腹部,柔软,易刺穿,不像心脏有肋骨保护。

    基本上,只要在腹部扎上几刀,肝脏受伤就没跑了。

    一旦肝脏受伤,九成九是大出血,十分钟——顶多十五分钟内没有止血措施,人就救不回来了。

    而法医鉴定也不可能辨认出朝着肝脏的一刀或者几刀是故意的,其余的都是瞎刺的。

    要是连这都能鉴定出来,就不是法医了。”

    “那是什么?”貂芳问道。

    闫思弦想了想,“半仙儿。”

    貂芳噗嗤一下乐了,“我承认,这种主观意向,目前的科学手法很难鉴定出来。”

    “前有乔丽牵线搭桥……后有……有人悄悄对疯子士兵进行着某种训练,保证他们在出手时可以命中肝脏……”吴端总结道:“这就是我们已知的信息。”

    “你觉得这是个怎样的组织?”闫思弦突然问道。

    他用了“你”,而不是“你们”,显然是问吴端一个人的。

    出于受宠若惊,吴端竟卡壳了。

    闫思弦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了一下,“不用顾虑那么多,就是你的主观感受,第一感觉。”

    吴端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一下。

    “心思缜密——一定有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计划着每一步具体执行。”说这话的时候,吴端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老版《三国演义》里几个诸葛亮的镜头。

    他摇摇头将不断鬼畜重复的“厚颜无耻之人”抛到脑后,继续道:“还有就是……自律……。”

    吴端微皱着眉,一边思索一边说话,所以语速慢吞吞的,带着迟疑,“他们掌握了一种光明正大杀人又光明正大脱罪的方法,却没有滥杀无辜,而是小心翼翼地挑选帮助对象,为人复仇,每年只杀死两三个人……如果换做是我……”

    “换做是你?”闫思弦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吴端突然笑了,“从前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他问我如果穿越当了皇帝,会是个贤明帝王吗?”

    “你会吗?”

    “不会,因为自律太难了。

    权利高度集中,全天下都是我的,要啥有啥,我还贤什么明,肯定花天酒地张扬跋扈,可着劲儿地作,满足自己的一切**,说不定还会像商纣王似的,搞出酒池肉林虿盆炮烙……唐玄宗够贤明吧?不照样抢了自个儿儿媳妇?

    永远不要低估人性深处的**……你明白了吧,套用在疯子团伙……”

    “套用在疯子团伙,他们的自律克制就尤为珍贵,甚至,我想说值得敬佩,你没意见吧?”

    吴端耸了一下肩膀,“虽然我讨厌夸赞罪犯,不过,你随意。”

    “记住你的感受,回到对案件本身的分析。”闫思弦道:“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个结论:乔丽是疯子团伙的早期成员,那么就来看看,从她身上能挖出什么吧。

    首先是我们这次卧底任务最直接的收获……”闫思弦看向潘小宁。

    潘小宁大喇喇道:“她临死前提到楚梅,还有一个——用她的话来说,是楚梅的姐妹,我拿手机上的照片让她辨认,很可惜,没亲耳听到她的辨认结果,不过,她临死前最后看着的那张照片,是张雅兰。”

    “为什么提到楚梅?”吴端问道。

    “大概是你们编造的家暴经历引起乔丽的注意了,她流露出帮我报仇的意思,对我旁敲侧击,你来我往地几番试探下来,她说出帮疯子复仇的是’楚梅的姐妹’,而这位姐妹,无论从楚梅和张雅兰过命的交情来看,还是从乔丽最后看的照片来看,都很可能是张雅兰。”

    不等别人追问,潘小宁给出了结论:“我认为,张雅兰是疯子团伙的指挥官,即便不是指挥官,也是个重要角色。

    不过,毕竟乔丽精神有问题,说话颠三倒四,我只能根据当时的语境做出揣测。”

    “明白。”闫思弦道:“不用有负担,换了谁都会做出类似的合理推测。”

    听闫思弦这么说,潘小宁立即放下心来。

    吴端的心却揪了起来。

    他知道闫思弦和张雅兰的之间说不清的关系。

    张雅兰真的是犯罪团伙成员吗?那闫思弦会怎么做?

    他会不会……想法帮她脱罪?他究竟站在哪边?

    纵然闫思弦不止一次解释了他对张雅兰的态度,可吴端还是莫名紧张,觉得不得不防。

    毕竟,谁跟闫思弦做对手,都不会好过。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瞟向了闫思弦。

    闫思弦神色自若,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吴端的偷窥。

    “张雅兰是疯子团伙的指挥官,”闫思弦重复了一遍,“那是最好的情况了。”

    他扫视一圈,最后眼帘垂了下来,长长的睫毛遮掩了他的情绪,“我的推测更倾向于,张雅兰效力于另一个不具备自律能力的犯罪团伙,那个致122人失踪的团伙,那个……为了报复警察,而向不足月的婴儿下手的团伙。”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